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七章 梅花易数 心忧所在
    黄宗没有起身相送,坐着目送林旭离去出门之后。』 』Ω学 Δ 迷..他低头看向眼前棋盘上的棋局,然后抬手数了数棋盘上的棋子,接着掐指推算,就着眼前的棋局起了一卦。

    起卦的方法有多种,有用时间起卦、数字起卦、生辰八字起卦、字起卦、颜色起卦、物品起卦等。还有专门的起卦工具,如铜钱,这也就是摇钱起卦法,是许多卦师经常且主用的一种方法。

    易学中还有一门独特的起卦之法,称为梅花易数。此法认为世间万事万物都可用来入卦起卦,随时随地也都可以起卦,没必要进行什么特别的仪式,或利用什么特别工具。讲究心潮感应,灵机一动,忽有所感,然后便可就着眼前之物排算天时地理、方位数目等起上一卦。

    古人有以鸟雀、花草来起卦的,黄宗就着眼前棋局来起卦,也不算什么特别之法。何况以棋子起卦,也是早有古人前例可循。围棋有黑白二子,本就可代表阴阳。棋盘上的棋子数目,未占节点之数目,黑白棋势如何等,皆可用于入卦,作为已知的基数来进行推算。

    他掐指推算了一阵儿后,忽然不由面色一变地皱眉叹了口气,竟是又算出了个凶卦。这并不是他今日第一次起卦,在这之前他就已经起过了两次,现在这是第三次。

    自今天中午开始,他就忽然有心绪不宁之感,也不知是出了什么事,而且无论做什么事,都很难转移注意力地平静下来。时不时地就会忽然心中难安,总觉着是出了什么事,或者将要出什么事。

    除了女儿黄容一人外,他心里再无什么别的过多牵挂。当时心有不安后,就立即先给黄容打了电话,担心可能是女儿出了什么事。但通过电话之后,黄容那边却是一切安好,并未有任何不妥。

    通完电话,得知女儿没事,黄宗也松了口气。不过之后却还是心中难安,便就起了一卦,推算何事。算完之后,竟是算出了个凶卦,但卦象所指的对象,却是自己,说自己可能会遇到凶险之事,或有刀兵之祸、血光之灾。

    他对于易学术数的研究,是最近五、六年方才开始,现在虽已掌握了许多起卦、推算的方法,却还并不算得如何精通。有时起卦占卜,也多有算错的时候。十次里面能有一两次灵光,推算的结果跟事实沾点边儿,那就已算很不错了。

    所以给自己算出了个凶卦,他并不是很信自己算的就对。在随后不久,又重新起了一卦推算。结果这一卦算完后,显示的仍然是个凶卦。但倒是比第一卦轻了些,是个小凶,说明虽遭遇凶险,但最后却会化险为夷,不会出什么事,至少性命无虞。

    算了这一卦后,他倒是稍微安心了些。可是之后还是不时地有些心绪难宁、心中不安,以致竟心中生烦地沾了很久都没碰过的烟。

    可惜的是,他这术数学的还并不精通。虽算出了自身可能会有的遭遇,但这凶险之事是从何而来,又是因何事而起,什么时候会到来地让他遭遇到,他便算不出来什么确切信息了。

    只是虽算不出来具体的,他心中却隐隐地感觉,应该是与自己以前的事情有关。而想及前事种种,他又更有些心忧难安。

    眼下的这第三卦,竟然又是个凶卦。虽然仍是最终能化险为夷的局面,但他心里却难免地还是有些担忧。但这担忧并非是为了自己,而是为了女儿黄容。如果这凶卦真是因他的前事而起,就算最终能够化险为夷,却也是必要造成影响,可能会打破他们父女俩现在这种平静的生活,带来难以预料与不可预知的变化。他也就罢了,但他却不想女儿也遭遇这种大变的人生。

    叹了一口气,他站起身来,走到窗边望向外面黑夜里连绵的桃林,自语道:“九二,见龙在田,利见大人。是要到这时候了吗?”

    ※※※

    林旭离开桃园,走回学校后,便径直往李飞燕的宿舍而去,打算到李飞燕的宿舍,给岳纤云回个电话。

    若平常时候岳纤云打他呼机,没什么重要事的话,他是一向无视不回的。但现在却不同,岳纤云才遭逢大变,既然呼他,那就是需要他。他以前虽不喜欢跟岳纤云之间多有什么瓜葛,只想着双方保持距离,大家君子之交淡如水,间或网上聊聊没什么深交也就是了。

    但现在岳纤云逢此大变,既相识一场,今日凌晨与早上又共同经历了那许多事,他觉着跟岳纤云之间的关系也近了些,这种时候也理应多安慰她支持她,不好再像以前那样冷冰冰对待了。

    到得李飞燕的宿舍,他拿出钥匙开了门后,顺手先拉开门口处的灯绳开关,打开了电灯。

    天气热,随手推门而进后,他便也没掩门,只让一层门帘遮挡着。门口正对着的是沙与茶几,他跨进门内后,也就难免顺便先往正对的方向上扫了一眼。一扫而过后,他本是打算立即转身往电脑桌旁打电话的。但一扫下,却现茶几正中间的最显眼处,一只玻璃水杯下面正压着张纸条。

    当即先移步到茶几处,拿起那张纸条看去。纸条上的字,一看就是妹妹林彤写的。上面也只是很简单的一句话,“哥,我回去了”,给他留个言。

    他拿起纸条后,脚下并没停。看过纸条上的字一笑后,又转身向电脑桌旁走去。走过去,他顺手将纸条放在电脑桌上,然后拿起电话拨了岳纤云传呼他的信息后面所附的电话号码。

    电话打通后,那边很快接起,岳纤云带着些惊喜的声音响起问道:“喂,林旭吗?”

    林旭道:“是我,你怎么样了?”

    岳纤云回道:“我挺好的,宋叔叔上午过了十点没多久就赶回来了,现在我们在我爸的向阳大酒店住着。我家里和宋叔叔的那座房子里,都还被警察封着。”

    林旭闻言放心道:“他赶回来了就好。”顿了下,问道:“你呼我是有什么事吗?”

    “没事。”岳纤云说罢顿了片刻后,接道:“我就是想你了,想听下你声音。”

    “哦!”林旭应了声,不知该回什么,张了下口后又再闭上,就这么含混过去地没再说话。(未完待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