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九章 黄河长江 武当隐仙
    因为并不知道这年轻人究竟是什么身份来历,再加上眼见这年轻人出手只是抓他,并没有要伤他性命之意,所以林旭的这一脚,也并未用出全力,只使了三分力。ww┡w.ん.目的是想把对方逼开后,再问个清楚,并不想就糊里糊涂地打一架。而且现在还在李飞燕的宿舍,旁边还是台昂贵的电脑,他也并不想就在这里与对方大打出手,以免打坏了屋里的东西,造成损失。

    但他只使三分力,这一脚在年轻人眼里看来,就没什么威胁力可言了。轻蔑一笑间,年轻人本是抬手抓向林旭肩头的手,转而往他脚腕上抓去。

    这年轻人变招颇快,一转手间,就已探手抓住了林旭的脚腕,然后翻腕用力扭转拗下。这一扭之下,必会使林旭的身体失去平衡而摔倒在地。他若用力拗实了,也定能一下把林旭的脚腕拗断。

    察觉到这年轻人手上所用之力后,林旭丹田中内力一运,立即加力踢出。

    他近日正在炼化打通两腿上的足少阳胆经,经脉中原本储存有精华时,内力虽也可通行,但多少还是会形成些阻碍。虽然内气炼成,就可以在身体任何经脉中通行,所谓的打通经脉,实际是在炼化这条经脉之精,并不是只有打通后,内力才能够去通行。不然只炼出了丹田之气后,经脉不通,不能通行于体内诸脉使用,只能憋在丹田中,那练出内气与没练出,又还有何区别?

    所以内气的通行与打通经脉,并没有必然与直接的关系。打通也并不只是字面的意思,实际上是要炼化。经脉对于内气而言,实际上是天然畅通的。但经脉未曾完全打通炼化,存储有精时,对内气的通行还是多少会有些阻碍。

    林旭现在正炼化打通两腿中的足少阳胆经,并且已开始炼化了一部分其经脉中所存储之精。炼化打通了一部分,对于内气的通行自然也就少了一部分阻碍。所以他现在内气于足少阳胆经中运行时,比其它经脉中更快,所能够通行的内气量也更大。再加上他现在所修炼的《青冥诀》内气特性,本来也就是运转度极快。

    所以他现在只念头一起,丹田中的内力便急涌向腿部,立即加大了腿上的力量。那年轻人用力一扭一拗下,竟是未能扭动,而他再要跟着提力时,却已不及,因为林旭的力量比他增加的更快。

    他不及提力相抗,林旭腿上的力量自是大过了他手上,立即让他抓着自己脚腕的手不能做丝毫阻挡地,又继续向着其胸口踢去。

    而这个时候,年轻人的脚仍是还未沾地。身处空中,无法借力闪躲,只能连忙抬起另一只手臂挡在胸口处。

    “啪”地一响,林旭这一脚踢中他手臂后,因变起仓促,他这只手臂也未能完全提聚全力,挡下之后,仍是不能完全阻挡林旭这一脚上的力量,手臂被继续压着推到胸口,仍是在胸口处撞了一下,被踢得他忍不住一声闷哼,倒飞回门口处。

    落回门口处站定,他再瞧向林旭时,脸色已变得十分凝重,摆着个防守姿势,重新打量林旭道:“小子好狡猾,上了你的当。”

    他自己大意吃了个亏,却竟然怨林旭狡猾。对这种思维逻辑,林旭也实在理解不了,反口道:“上什么当了?是你自己问也不问就先对我出手,我可不会乖乖任你抓,也没说过自己不会武功。是你自己没问清楚,也是你自己大意轻敌吃的亏,与我无关。”

    年轻人微带怒气地“哼”了一声,道:“看来你不是个普通学生,而是他的弟子。”

    “谁的弟子?”林旭不解问道。

    “当然是楚黄河的弟子。”年轻人说罢,看林旭面上仍然是一副茫然不解之意,嗤笑道:“看来他连自己的真实身份都没告诉过你。”

    “楚黄河是谁?”林旭不解地问罢后,忽然脑中灵光一闪,心中一动地道:“你说的,难道是黄宗老师?”

    年轻人道:“当然是他。”说罢一顿,道:“我师父是魏长江。”摇头不屑地道:“想必你也是没听过了,更不知道他们两人原本是师兄弟。”

    从年轻人嘴里得到肯定的答复后,林旭忍不住心中暗叹。想不到自己怀疑许久的事,果然是真的。黄宗老师,原来真是个隐居田园乡间,不露形迹的高手。而且还是隐姓埋名,连黄宗这个名字都是假的,原名是楚黄河。现在的姓,只是用了原名的一个中间字。

    只是他没想到的是,这个情况不是由他自己所现,而是从外人口里被揭出来。他虽从那次宋永华失口叫了黄宗起,就一直对黄宗真正的身份有所怀疑,但却苦于一直没有什么明证。再加上他不想打破与黄宗现在的关系,也就一直维持着现状,没有强行试探。

    “楚黄河、魏长江,他们真名应该没这么巧合,应该是他们师父所取的名字吧,倒也挺有趣!”惊讶一阵儿过后,林旭心中暗道。暗道罢,他顺着年轻人的话道:“我确实没听说过魏长江,也不知道他们的关系。”

    “那你又知不知道咱们这门派叫什么?”年轻人再问道。

    林旭自是摇头道:“不知道。”

    年轻人讥讽地一笑,道:“你这师父可捂得够紧的,对你这徒弟都一星半点没吐露。”

    一再被年轻人误会自己是黄宗的弟子,林旭却也没解释,这时就此问道:“那不知咱们这门派叫什么名字?”

    “连自家门派名字也不知道,你这也可够欺师灭祖大不敬了。”年轻人又嘲讽了一句后,接着道:“听好了,咱们是隐仙派的,是武当张三丰祖师的秘传一脉,因隐而不名,历来少有人知,是名隐仙。”

    “隐仙派。”林旭自语地念了一遍,又心中暗道:“想不到竟然是武当祖师张三丰所秘传下的一派,这来头可也挺大的。既然是张三丰的弟子,那这一派应该练的是太极拳了,反正跟武当练的东西也差不多,算是武当的一个分支门派了。”(未完待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