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三章 内力一重 丹田划分
    (祝大家圣诞快乐!虽然咱中国不兴过这个,但现在是世界大同的地球村时代,想必大伙儿中过圣诞的也有不少,就祝一句吧!)

    “噗!”

    韩鹏张口喷出一口血,照准一轮二十多腿鸳鸯连环踢尽后刚落下地的林旭喷出。wwΩw.ん.

    眼见这口血喷来,林旭不欲溅一身血,眉头一皱地连忙往旁侧跃闪开。

    而韩鹏一口血喷出后,则是脚下不停地立即向后倒跃出了丈许开外。趁着林旭侧身躲避他这一口血时,终于跟林旭拉开距离,稍获得了些喘息之机。

    他这口血是受了内伤,被震伤内脏所出的血。不过这口淤血一喷出后,他体内却也是一松,稍好了些。他既喷出淤血,又趁机跟林旭拉开距离,获得了难得的喘息之机,却也是一举两得。不过他这时却并无半点一举两得的得意之色,而是瞧着林旭,满脸的羞恼愤恨与怒气难遏。

    本来也是,他这是被林旭打得吐血,哪里能谈得上得意?这与其说是一举两得,不如说是不得已下的奋力挣扎,都用到了这种等于是吐口水的下三滥招式了。

    他本自恃入门为先,年纪又比林旭大,再加上林旭连隐仙派的看家本领太极拳都没学过,是自认武艺要强于林旭的。虽然通过之前在室内的那两下交手,他也察觉了这个以前从未见过的“同门师弟”武功练得不错,但还是觉着自己胜算在握,自信满满。

    所以,他从一开始就是摆着副高高在上的师兄作派,对林旭也一直是教训小师弟的口吻。得知林旭师门师父全不知,连本门的看家本领太极拳都没学过后,还免不了大肆嘲笑。

    但不曾想,才嘲笑完没几分钟,林旭只用两招就把他给打的吐血了,刚才更是压制得他可说毫无还手之力,这对他来说何止是大丢面子,简直是被扒下来给踩在了脚底,他如何不恼不怒不恨?

    至于林旭竟已身具内力,刚才侵入他体内的分明就是一道内气,他对此倒是并不特别惊讶。因为隐仙派收徒历来严格,对天分资质的要求很高,可谓精中选精,千万里挑一。历代所收的弟子,几乎都拥有可以一开始就修炼内气的天资,他本人也拥有这种资质,并且在拜入师父魏长江门下没多久后,就已修炼出了内气。他这时的内气程度,也同样是丹田已满,开始修炼第一条经脉的时候。

    内力境是修炼的十二正经,到真气境才开始练奇经八脉。内力境武者,无论是修炼的什么功法,开始最先起炼的又是哪一条经脉,又是怎么样的排列顺序,这十二正经一条一条来的大前提是不变的。所以内力境因这十二正经,又可细分为十二重,成功炼精化气了一条经脉,开始练下一条后,便是晋升了一重。

    以此来论,林旭和韩鹏现在,便都是属于内力境一重的修为。所以他们现在本身力量的强度才差不多,只是因为修炼进度的不同,才多少有些差别。不过因为都在这一重的范围内,差别却也是不大。

    至于十二正经前的先炼化丹田内气,只算是内力境的打基础功夫,并不算在这十二重内。丹田内气的修炼,是等于对应外力境的层次。将丹田之精全部炼化为气,丹田气满时,这时所能挥的力量强度,是与外力境巅峰层次差不多的。所能挥的力量,也都是在两千斤,也即一吨左右。

    而采用外练方式的外力境武者,当能够抱劲入丹,将浑身的劲力炼化入丹田,成功跨入内力境时,因其先前外力境所打的坚实基础与劲力磨炼。只要一经抱劲入丹,几乎就可以将丹田之精转瞬间尽数炼化,一举踏至丹田气满的程度。即便有些不能一蹴而就者,也都会在很短的时间内就跨过这个阶段。

    所以对于丹田气满的划分,有许多是将其归入外力境,认为抱劲入丹,才是外力境最巅峰的修为层次,是外力之绝顶。而外力境武者一旦成功跨过这个阶段,也就可着手进行内力境第一条经脉的修炼,等于是内力境一重了。再加上还有些内功功法,并不是第一步就先练丹田,而是上手就开始修炼经脉的内气,认为只要打通炼化经脉,将炼化后的内气导入丹田存储,长久下来,丹田内所存储的精自然就会被这些内气所同化,所以不必一开始就专门针对丹田去修炼,没必要在这上面多花功夫。对于修炼这种内功法门的内练武者来说,也等于是一开始修炼,就是内力境一重。

    所以综上所述,这丹田气满才不入正式的内力境细分层次。对于有内练武者先炼丹田之气,把这做为内功上手入门第一步的,丹田的内气修炼,便只能是给个内力境前打基础的划分,与外力境去对应。

    因为隐仙派对这种精选弟子的严格要求,再加上韩鹏自己本身也同样拥有这种一开始就能修炼内气的资质,所以他便理所当然地认为,林旭既然能被楚黄河(黄宗)看中收为弟子,自然也是拥有同样的资质。因此对他这么小年纪就已能修炼出内气,自然也就没有什么好大惊小怪,特别惊讶的了。

    他韩鹏可是张三丰祖师所亲传下的隐仙一派高足,拥有万中无一的练武天分与资质,哪里是那些没资质只能靠外门功夫一步步艰难练起,练一辈子都未必能跨过内力境那道门槛的土包子可比,才不会对林旭这么小年纪就已练出内气有什么好惊讶的。

    让他惊讶的,是他还是对林旭有些过于轻视了,尤其在刚才看出林旭竟然连本门看家武艺太极拳都没练过后,就更是对林旭看轻了一层。却忘了所学武功的厉害并不是关键,关键的是要分什么人来用。寻常的武功,在高手的手里施展出来,同样可以挥出莫大的威力。

    他心里并不愿意承认林旭是高手,但事实上来说,林旭确实有这样的天分,能够把普通武功也用的精妙厉害,在实战交手中,同样拥有着很高的天分。

    因此,他现在对林旭的恨意中,还怀着很大的嫉恨。他本来认为自己天资就是很高的了,在当今江湖的年轻一代,绝对算可以排得上号的天才弟子。而且他不但天分高,出身也好,以往出手对敌时,也都是无往不利,几乎无一对手。但现在却偏偏遇到了林旭,而林旭不但比他更年轻,也表现得比他更有天分。这就让他有种“既生瑜,何生亮”的感觉。

    羞恼恨怒交加中,他咬牙切龄地向林旭道:“我本来只是打算把你擒住了事,但现在,我绝不会轻易放过你,你等着给我……”(未完待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