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七章 变幻无常 有余不尽
    (祝大伙儿元旦快乐!新年好!)

    林旭自从学会三路华拳后,还并没遇到过几次实战交手,也就拿来跟李飞燕切磋过。另外,就是之前在平阳,跟那个平阳武术协会的王国庆打斗时用过。

    切磋虽也能磨练自身的武技,但熟人切磋,却是不免都会有所收敛,不会真正下死手地全力以赴。而且相互间太熟的切磋多了,两人对对方的武功都十分了解后,这切磋磨练武技的效果不免也就要大打折扣了。所以要想更好的磨练武技,还是以实战为佳。而且挑选的对手,最好是能与本身修为差不多的。太高或太低,效果都不会太好。

    他之前在市里遇到的那个平阳武术协会的王国庆,此人修为虽也不弱,尤其在本身力量方面,堪称达到了外力境顶峰的层次,但与他之间却还是有着些差距,而且这王国庆在身法方面与他相比,未免太过短板了些。所以他最终胜这王国庆,也并不是多难,没有花太长时间,甚至从始至终,都只使了九成力。

    眼下所遇到的这个韩鹏,才真正是与他实力相当。甚至单论本身修为的话,还要强出他一线。之前几招一直被他占了上风并被打的受伤吐血,是吃了轻敌大意的亏,眼下这认真对待,全力以赴,立即就跟他打个不分上下。

    能遇到这么一位实力相当的对手,也是十分难得。对于磨练他自身的武艺,是大有帮助的。所以他这时虽并不能一时立即取胜,却也并不着急,反而还希望韩鹏能坚持的时间更长些,让他可以多磨练会儿。而且这般棋逢对手的感觉,能够全力以赴挥,逼迫激出自身的潜力,打斗起来却也是有种痛快淋漓之感。因此他这时越加打斗下去,反而越精神振奋。

    而与他相比,韩鹏的心情就可谓截然相反了,越斗下去心情越糟糕,感觉越加没有取胜的希望与可能。尤其他这时还受了内伤,未能及时调理治疗,这般强运内力越斗下去,自己的身体状况也越糟糕,会不断加重伤势。而等到再无法压制伤势时,他也必会立遭落败。眼下的情况对他来说,就是个恶性循环,自然谈不上有半点振奋。

    自家知自家事,他若不能在一百招内打败林旭,结束战斗,必会在之后压制不住伤势地内伤爆战力大减。到那时,自是再无多少自保之力,很快就会被林旭击败,任凭宰割。

    打到这时,一连串的急快攻过后,韩鹏最初被引的愤恨怒气却也是逐渐泄出去,重新冷静了下来。他虽年纪还不大,但与人交手打斗的经验却也算丰富,冷静下来后,立即就清楚地判断出了双方间的形势。

    刚开始时,林旭因为以前未曾接触过八极拳,被他挟着怒气的一轮猛攻打得稍有些难以应付,连连后退了几步。但到这时,林旭却已适应了下来,再未轻易被逼退,与他以攻对攻,寸步不让,他再难以占到上风。而随着林旭对他八极拳的更加适应,每一招的反攻回击,反而让他更加难以应付起来。

    想到此处,他在林旭下一招攻过来时,忽然变招换使太极拳,以一个借力打力,借助林旭攻来的力道,将其顺势摔了出去。

    他本来一直用八极以攻对攻硬打硬拼用的好好的,都已连过了五十多招而没换过,这就造成了迷惑性,让林旭根本没料到他会忽然变换拳法。再加上他转换之前毫无先兆,转换极快,却是让林旭未曾防备下被他得手一招。

    不过林旭虽被摔了出去,但在将要落地时,却是及时以手一撑地面,然后一个前撑翻腾空翻出,在空中又再接着一个翻滚旋身,重新掌握变化重心地稳稳落地而站,并没被直接给摔到地上。

    但他落地之后,却也是面色凝重地有些难看。这一下他虽没被伤到,甚至连摔到都没摔到,但被韩鹏忽然变换拳法地得手一招,却也是吃了个亏。

    韩鹏得手一招后,也是秉着得势不饶人,借此占据先机的想法,立即趁胜追击。在林旭脚才方一沾地时,便迅合身扑至。扑身而至后,仍是以八极拳猛攻。

    林旭见状,毫不示弱,立即以攻对攻地迅迎上。不过他这回却是不敢再全力以赴,出招之时也更加小心了些,生怕再被韩鹏重施故技,忽然又转换太极地再借力得手一招。为了防备这般变化,他需要留些内力以作应变,不能全使出去后,在需要应变时已收不回来,无力做出在糟糕情况下的应变。

    想到留有余力,他忽然想起了小说里洪七公教郭靖降龙十八掌那招“亢龙有悔”时所讲述的其中武学道理。

    洪七公说“亢龙有悔”这招掌法的精要不在“亢”字而在“悔”字。掌法不能一味只求刚猛迅捷,亢奋凌厉。所谓“亢龙有悔,盈不可久”,有必须有收。打出去的力道有十分,留在自身的力道却还要有二十分。这招掌法要领会到了“悔”的味道,才算是入门。

    亢龙有悔的道理,是还没到顶,便预留退步。这便是未算胜,先算败。就像做事,不妨先去设想一个最坏的结果。以这个最坏的结果来做对比参考去计划行事,那这件事再坏也坏不到哪里去。就算真是最坏的结果,也先备有了应变的方案,不会措手不及。

    降龙十八掌的根本,就是这招“亢龙有悔”,其精义正在于“有余不尽”四字,一掌出,必须先留有余力。

    这降龙十八掌虽是小说家虚构的一套武功,但这番武学道理,不得不说还是很有道理的,也可以套用的真正的武学中。事实上,现实中许多武功也都讲究不可将招式使老,力量使尽,任何时候都要留有几分余力以应变。

    只是林旭刚才一时打得兴起,只想着要全力挥,却是忘了这点。若拿他自身对比,他之前跟那个平阳武术协会的王国庆交手,才是正确的做法。虽出全力可以更快击败王国庆,但却始终只出九分力。一是出九分力已足够,二是要留些力以应对可能会生的突变意外。交手过招,性命相搏,任何可能都有生。为了保住自己的命,杀死敌人的命,有些人在交手中也会无所不用其及,任何手段都有可能使出来。(未完待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