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一章 不可貌相 废物饭桶
    (iamback!我回来了。先且放心,本书绝不会太监。不过最近状态确实是太过糟糕,有生病方面的原因,有情节卡的原因,也有自己一歇下就懒惰起来的问题,坐到电脑跟前总是静不下心来写,或是写不出来,反正是进不了状态。对此先跟大伙儿道个歉,总之是我自己的问题,非常之抱歉。现在,争取再不断更,然后在此基础上努力多更以作补偿,拜求能继续支持则个。作揖,拜谢!)

    借着天空上信号弹照射下的些微光亮,林旭终于看清了院中情形。如他所料,东边那个掏枪朝天打出一发信号弹的人果然不是黄宗,以他所知,黄宗也并没有传唿机,所以他猜这个刚才唿机响后迅速脱离打斗掏枪发射信号弹的人自然不是黄宗。

    这人既然不是黄宗,那自然便应是韩鹏的师父魏长江了。借着信号弹的光亮,林旭打量这魏长江,但见其约摸五十上下年纪,容貌清癯,瞧起来颇有气度,只看样貌,并不像是什么奸恶之徒。不过观其行事作派,却也绝称不上什么光明正大。

    古话虽有云“相由心生”,但也另有一句“人不可貌相”,还有句“知人知面不知心”。史上许多大奸大恶之辈,其实样貌都颇为不凡。像是南宋卖国求荣的大奸臣秦桧,清朝最有名的贪官和,据说都长得不赖,甚至可称得上是美男子。至于一些影视中的形象,那是因为有戏说的原因在内,有些蓄意丑化了,并非全依据史实而塑造。

    所以说,判断一个人的好坏,并不能单从样貌与表面去判断与认定。长得丑的并不一定就是坏人,相反长得英俊或美丽的,也并不一定就是好人。而且人可是世上最复杂的动物,是矛盾的集合体,任何人都有好的一面与坏的一面,有时候也并不能完全以单纯的好坏来分类。好人有时也可能会做坏事,而坏人有时候也可能会做好事。

    就像林旭,他自认算是个好人,但坏事却也干过。比如他上小学时,就曾有过同关涛一起到人家地里偷过西瓜的事,还偷过苹果、玉米等,类似的祸事也闯过不少。他虽然少年老成,但终究少年天性贪玩,年少时也是有做过几件荒唐事。直到上了初中懂事些,才自觉这样不对,没再干过类似的事。

    当然,小孩子偷拿人家东西,并不完全是本着盗窃的意图,很多时候倒是为了好玩的成份居多。不过不管出发点是什么,做这种事总是不对的,做了坏事就是坏事。

    人非圣贤,孰能无过。任何人的一生,都不敢保证说绝没干过一件坏事,没犯过一次错误。好坏的区别,林旭觉着是在于各人自身的行事准则如何,有没有一个基本的道德底线,以及是否能够守住,又或者说,是否在乎。有些大奸大恶之人,可以说就完全不在乎道德感了,简直可称得上丧心病狂。

    林旭并不知道魏长江与黄宗(也即楚黄河)这对隐仙派的师兄弟之间到底有什么恩怨,又到底是谁对谁错。但他因为与黄宗之间的关系,自然是先天地就站在黄宗这边,更何况魏长江派其弟子韩鹏前来捉他,用意是要在必要的时刻以他的性命来要挟黄宗达成其目的,这种卑劣的行事手段,自然也就让他把魏长江此人列入了坏人的行列。现在的问题是,魏长江坏是肯定的,就是不知道此人坏到了什么程度。如果真是那种丧心病狂,行事全无顾忌,为达目的不择手段,根本没有任何道德感的绝顶坏人,那他也就必须更加小心些。

    现在魏长江发射了一枚信号弹传达某种信息,看样子是多半还带了别的帮手在旁预留埋伏,这是叫人过来,准备以多打少了。又或者是,他这枚信号弹可能是发射给韩鹏看的,催其赶快擒了林旭过来。

    想到这种可能,林旭迅速打量过魏长江以及瞧过那边的黄宗完好无事后,便以问询的目光瞧向身旁的韩鹏,想从韩鹏这里得知答案。如果魏长江这枚信号弹是发给韩鹏,催其完事后赶快过来的话那还好,这说明除了他们师徒俩外就没带别的帮手了。如果不是,那就说明魏长江大有可能是发给预留的帮手的。这样一来的话,等对方的帮手一到,就成了敌众我寡的局面,自然是不妙。

    “林旭,你怎么来了?”

    林旭问询的目光才瞧到韩鹏脸上,还没来得及得到答案,那边的黄宗见到他后便连忙高声问道。

    以他的功力,已早就能做到黑夜中视物没什么大碍。所以不像林旭在校门口那边还看不清他们这边情形,他却是早已发现了林旭的到来。打斗中更是要眼观六路、耳听八方,注意自己周身的一切动形,只是陷于方才与魏长江的激烈打斗,他一时难以分神旁顾,再加上林旭之前离得也远,所以他虽是早就发现了林旭,之前却也顾不得分神说话。现在魏长江为了发射那枚信号弹脱离打斗与他分开,倒也是给了他与林旭说话的机会,所以他分开后,也并没再接着向魏长江进攻。

    “师父救我!”

    几乎在黄宗向林旭开口说话的同时,韩鹏也张口向着魏长江大声唿救。林旭既没封堵住他的嘴,也没使什么别的手段让他暂时失去说话的能力,所以他现在见到了魏长江,自是连忙唿救。

    这些说来虽然话长,但其实时间很短。从魏长江掏枪发射出那枚信号弹起,到林旭打量魏长江与场中情形,以及黄宗与韩鹏先后开口,一个向林旭问话,一个向自家师父唿救,都是发生在很短的时间里,最多也就两三秒,到得现在,天空上那枚曳着红光的信号弹都还没有完全落下地来。当然,这信号弹本来也就是高射缓降的设置,专门做成这种功能的。

    韩鹏见到了自家师父,向魏长江唿救,自然就没有再回应林旭问询的目光,甚至根本都没作理会。现在有师父在,他可是有了倚仗之人,自然没必要再怕林旭,也不必再受林旭的挟制。

    “你还有脸叫我师父,连个小你几岁的乡下穷小子都拿不住,简直是废物、饭桶,丢尽了我魏某人的脸!哼!”

    魏长江闻得韩鹏的唿救,收回瞄向天空信号弹的目光,转过来瞧向韩鹏与林旭这边后,却是对着韩鹏怒叱大骂。

    不过他骂归骂,随着话音一落,却还是身影一闪,向着林旭纵身疾扑了过来。

    “林旭小心!”黄宗见状向林旭一声大喝提醒后,不等话音落下便也是纵身疾扑而至,怕林旭不是魏长江的对手被其伤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