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二章 蛮不讲理 武者气势
    (给大伙拜个迟到的晚年,祝春节快乐!非常抱歉又失约了,断更这么久,实在年底事情太多又烦,抽不出空来也没心情写。现在这年,当真是越过越烦越无趣了。)

    魏长江扑纵之势极快,林旭这时尚在小桥上的中途,与其相隔有七、八米的距离,但他这一扑之下,几乎眨眼便至桥头。

    但他快,黄宗的速度却也丝毫不慢,不等他扑至林旭身前,便于桥头处将其横拦了下来。两人一经接触,便又是“砰砰啪啪”几下快速而激烈的交手。

    几下手交手后,身形稍分,仍是黄宗占据了桥头位置,将魏长江拦在身前,魏长江未能突破黄宗的横拦封锁。而渠上连接两岸的小桥并不大,也就一米左右的宽度,黄宗站在桥头处一拦,可谓一夫当关,把整座桥都护了下来。魏长江接下来无论从哪个方位突破,都不可能绕过黄宗去。

    而直到这时,天空上的那枚信号弹方才落下地来熄灭。

    黄宗站在桥头处,以戒备的姿态盯着魏长江,防其异动。然后张口向着后面的林旭大声道:“林旭,这里的事与你无关,你快回去吧!这人虽是我师兄,但却心狠手辣,十分危险,你在这里,可有性命之色。”

    林旭抓着刚才喊过“师父救我”后就打算抬腿往魏长江那里跑去的韩鹏肩头,看着黄宗的背影道:“黄老师,你觉得这事跟我无关,但他们师徒两人可不这样觉着,他们都认为我跟这事有很大的关系,不然这姓魏的也不会派他徒弟去抓我了?所以不管你怎么看,这事我都已经被拉了进来。既然这样,那我不如主动一点儿,解决这事。”

    说罢一顿,颇带着自信地接道:“至于我的安危,黄老师你不用担心。虽然帮你我可能力有不及,但自保的能力我自问还是有的。”

    黄宗闻言未及说话,对面的魏长江已先一步接过话头地大声嘲笑道:“好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真是大言不惭,在我面前也敢谈有能力自保?来来来,若你能在我手底下走过三招,我魏某人的姓以后倒过来写。”

    说罢又转向黄宗讥讽道:“师弟,这小子是你徒弟吧!以他的年纪,能够打败我徒弟,确实武功学得不错,天份也是有的。不过你是不是没带他出去见过世面,终日困于乡下,当真是井底之蛙,不知天有多高地有多厚。以后这种大言不惭的话,可不要再叫他随便跟人说了,不然丢我隐仙派的脸。”

    黄宗并未在意魏长江的讥讽,闻言只是摇头道:“师兄你错了,林旭并不是我的弟子,他的武功也不是我教的。在这之前,他根本不知道我的真实身份,也不知道我会武功。所以他跟我们之间的事,当真是没半点关系,还望师兄你大量,不要为难他,让他走吧!”

    魏长江闻言冷笑道:“你说不是就不是,当我这么好骗吗?况且就算他当真不是你的弟子,就冲着他与你认识相熟这一点,今日这事他便脱不了干系。既然来了,那就还是一起留下吧!”

    黄宗一声长叹,又向着后面的林旭道:“林旭,今天这事是我连累你了,老师先在这里跟你说声对不起!”

    林旭在后面道:“黄老师,谈不上连累不连累的,就算这韩鹏刚才没去找我,我听到这边有动静后,也是肯定会过来凑个热闹的。”

    黄宗闻言又跟着叹了一声,随即则眼神坚定地盯着魏长江,口里却仍是向林旭道:“你放心,今天只要有我在,一定会护住你周全,绝不叫任何人伤了你。”

    他说罢话,腰身一挺,身上一股凌利的气势勃发,更显出一种顶天立地之势,还有种“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悍勇之气。好像他只要站在这桥头处,便是有千军万马来了也无用一般。

    他平时总是一副洵洵儒雅之态,但这股气势一露,便立即显出一种傲立世间的绝世高手姿态与气度。即便林旭是站在黄宗身后,而这股气势也不是冲着他而发,却也让他能够感觉到,一时间好像黄宗的背影在他眼里都显得更加高大起来,有充塞天地之感。

    这一刹那,林旭瞧着黄宗的背影便是忍不住一愣。等稍过片刻,方才回过神儿来,随即便是不由心里一惊,额头有些冒冷汗。

    他五一期间,随着家人到壶口瀑布旅游,初次见到壮阔的壶口瀑布时,便忍不住生出震憾之感,惊叹于壶口瀑布恢弘雄伟的气势。当时他还因此而有感,想到了看过的武侠里的“拳意、气势”之说,还曾设想过,想要把壶口瀑布的气势溶入到自己的拳意、气势之中。

    后来回来后,他还曾下过一番功夫研究,在网上查过不少资料,甚至买了本心理学的相关书籍去翻阅。但最后的结果却是并无什么所得,没有成功,他也不知是自己未能钻研得其法,还是限于修为太低而做不得。

    不过经过这一番研究后,却也让他更加坚信了拳意、剑意之类与武者气势这种东西应该是真的存在。意与气势,应该是一种精神层面的攻击与威慑。只是他现在不知具体的实施方法用不出,或是修为太低做不到而已。

    而在经过了随后的这一段时间经历,见识了其余一些练武之人后,他由此旁证出了,意与气势这种东西是他目前修为太低还做不到,并不是因为不知方法这条。因为在他见识过的这些练武之人中,也并没有在哪个身上有见识到意与气势的存在,而这些人的修为有的是比他低,有的是与他差不多,或是稍高一些的,反正都是在与他相若的一个范围内,并没有高出他太多的。

    直到今日,眼下的这一刻,他才终于遇到这样的高手,真正见识到了“气势”的存在。

    黄宗身上方才的那一下气势勃发,应该便是那种真正的武者气势了。并不是一种客观的旁观感觉,而是主观而发,能够去随意控制,真正影响敌人的精神攻击手段。

    方才自己的那一愣,以及黄宗背影在他眼里忽然高大地充塞天地的错觉,林旭心想便应是自己被黄宗身上所发的气势所慑而影响到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