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四章 实力对比 自创的武功
    ,!

    两人是同门师兄弟,不但学的武功相同,而且也都是同一个师父教的。虽然在所学后都各有彼此不同的理解,其后也各有不同的人生际遇,间中学有其他武功,但两人对对方的武功却还是十分了解的,尤其现在用的又是双方都非常熟悉的太极拳,这就更加互相深知了。

    在这种对双方武功的相互了解下,两人打起来的速度也就更快,直好像平日里师兄弟间互相切磋一般。许多时候看都不用看,就能知道对方接下来要出哪一招。不过眼下的情况,却绝非是切磋。两人间的打斗,实是凶险万分,招招都往对方的要害招呼,有哪个稍有不慎,就会有丧命之危,可绝不是切磋时还会互有留手。

    两人拳来掌往,眨眼间便是交手了十来招。

    在林旭和韩鹏到来之前,黄宗文与魏长江便已经打斗了一段不短的时间。在这段打得稍长的时间里,两人也是并没能分出胜负,是个不相上下的局面。所以眼下黄宗文虽有速战的决心,想要在魏长江的帮手到来之前将其击伤或制服,但因两人的武功相差不大,而魏长江对他的武功又十分了解,他急切之间却是哪里就能迅速战而胜之。因此这十来招一过,仍是个难分轩轾,谁也奈何不得谁的局面。

    但眼下时间对黄宗文却是十分不利,越拖下去危机越近,魏长江的帮手随时可能会到来。若是他一人的话还好办,打不过便逃,一人行事方便,他相信自己也能逃得过。就算逃不过,顶多只是自家生死事而已。可现在却多了林旭,无论是逃是死,都会连累到林旭。

    黄宗文是魏长江的师弟,魏长江比他早入门了有八年之久。依此来论,功力方面应该是魏长江占优,毕竟占了比他早学并多学八年的优势。但若论学武的天份,却是他这个师弟要比魏长江这师兄高上一些,再加上这几十年下来,在他努力修炼下,功力方面却也是早已追平,甚至现在他本人可能还要高出一些。所以无论是单方面能力还是整体实力,他都是要比魏长江强一些的。

    但可惜的是,也就只是强上一些,并没能强出太多。两人实力的相差,仍然并不是很大。他要想胜魏长江,至少也要到六、七百招开外才有机会。而且还只是有机会,并非绝对的把握。再加上实际交战中各方面因素的影响,这个招数范围甚至有可能会被拖到千招之外。以他目前的实力,要想在短时间内战胜魏长江,是非常难以做到的一件事。但他现在,却必须要在短时间内战胜魏长江,否则一旦被拖到其帮手赶到,那时就不是他还能否战胜魏长江,而是他与林旭能否自保并全身而退的问题了。

    想到此处,黄宗文眼中精光一闪,暗自一咬牙,体内的内气运行心法一变,打算使出一套他近年精研所创但却还未能完善的武功。这套武功的威力极大,再加上是他近年来所自创,从未在人前用过,魏长江必然不会知晓了解。所以他自忖这套武功一用出,定能助他在短时间内击败魏长江。

    不过这套武功威力固然是大,却也有一个很大的缺点,也算是大威力武功的一个通病,就是特别消耗内力,不善久战。尤其他还未能将这套武功完善,这个缺点也就更加严重些,可谓是极耗内力。强行过度使用的话,还可能会使功力大损,损耗自身的元气。一次使用,在过后可能会需要长达数月乃至数年的缓慢调养恢复才能完全复原。后果很严重,代价也很大。

    但是目前的情况,若不用,被魏长江拖到了其帮手赶来,那他与林旭都会有性命之危。一个是有性命之危,一个则是最多损耗几年的功力,这样两种结果,自然是两害相权取其轻,先行保命要紧。

    黄宗文也是久经大战,极有决断之人,自然知道眼下该做何选择。而在这种时候,一经拿定主意,他也绝不会再去过多犹豫。当体内的内气运行心法一变后,他手上的招式便也是立即跟着一变,右手照直一掌向着魏长江的胸口打去。

    这一掌再无任何太极拳的弧曲圆之意,就是那么直来直去,也没有了半点太极柔的味道,而是全然刚猛之至,有一种至刚至坚,沛然莫御之势。一掌击出,好似凭空涌起一股无形巨浪,又如一柄千斤巨锤挥舞着砸出一般。

    而在魏长江的感觉上,黄宗文由血肉之躯所构成的这只肉掌,在此刻也好像真如钢铁所铸一般,带给了他极大的压力。而且黄宗文这直直的简单一掌,并没有使出任何精巧绝妙的招式,就只是最简单的笔直一掌击出,可偏偏就这样非常简单的一招,却又带给他一种无可躲避,无论怎么样都会被这一掌打到,只能硬挡接架的感觉。

    瞧着黄宗文忽然变招所使出的这一掌,魏长江一开始本来还没怎么当回事,但当随着这一掌逼近带给他的极大压力,以及这一掌的掌力确确实实压迫了当前空气,使随之形成一种气压,更增威慑,他的面色也不由随之更加凝重了起来。

    当下右手划个半弧,向上斜推而架。一经接住,他立即便习惯性地顺而借势卸力。但这一借之下,却感觉对方这一掌上的力道整个浑然一体,竟是借不到半分,就好像整个浇铸到了一起也似。而且这一掌上的力道十分庞大,他不但借不到半分,竟也是全然撼动不了地影响不到半分。他这一架,感觉就如螳臂挡车一般,完全阻挡不了。这一掌只是微作一顿,便继续照直地向着他胸口一掌击至。

    眼见这一掌竟不受阻挡地长驱直入击来,魏长江不由得面色一变,脸现惊容,慌忙倒退一步,脚下一踏成半马,腰身一拧浑圆桩,双手一盘合抱起,然后合架向黄宗文的这一掌。

    “砰”然一声,这一掌击实,发出一声大响,同时还夹杂着魏长江的一声闷哼。即便是他以自己所学太极拳的独门化力卸力之法来硬接这一掌,而且是双手合接,却仍就未能完全化去黄宗文这一掌上的力道,不由得被迫倒退出去了两、三步,被这股力道冲击,胸口也是觉得一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