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五章 一掌更比一掌强 师弟饶命
    ,!

    这一掌击退魏长江,占了上风后,黄宗文毫不停顿,立即便接着踏前一步,一个大跨步紧追至魏长江身前的同时,他右手自身侧由后向前一抡划个圆圈,再又当胸一掌向着魏长江击出。可谓步步紧逼,得势不饶人,不给魏长江任何多余的喘息重整之机。

    现在时间对他不利,越快击败魏长江则对他越为有利,所以他现在也是要争分夺秒。而且一旦占据上风后,立即抓住机会强攻猛打,一鼓作气拿下对手,这本也就是打斗中常有的战术之一。

    这一掌击出,声势比方才那一掌更盛,掌力更加雄浑猛烈。因为这一掌不但经过了他在身侧抡了一圈的这个蓄力过程,而且本身这一掌上的劲力也就比方才那一掌更强上一些。

    而当下一刹那,魏长江仍就无法躲避地硬接住了这一掌后,也立即察觉到了这一状况,不由得脸上惊容更盛。这一掌接实后,他被迫倒退出去了三、四步,胸口更加气闷,闷得都有些微痛,脸上也是不由得一白。

    而这一掌得势,再占上风后,黄宗文同样是毫不停留犹疑片刻,再又一个大步跨前,追上魏长江后,抡掌击出。而当这一掌击出后,掌力比之第二掌又要再强上一些。似乎他再接着的下一掌,仍就能够威力再增,每一掌的威力都会要比前一掌更强一些。

    按理来说,内力是越加使用越为消耗的,不可能越用越强,越用越多的。所以,像黄宗文现在这种每一掌都比前一掌的掌力更加强一些,实在是有些违于常理的。当然,如果初使的第一掌不用全力,比如只用一成力的话,而随后的每一掌都比前一掌再加一成力,那也是能够造成眼下这种情况的。

    但问题是,魏长江明显就感觉黄宗文开始的第一掌就已经是全力一击了,否则不可能轻易将他击退。他虽与自己的这位师弟多年未见,并不清楚黄宗文这些年确切的功力增长如何,但因自幼师兄弟多年的了解,他对黄宗文现在的功力还是有些大概的基准推测的。而且在之前的两人交手中,也证实了他的推测没错。黄宗文现在的实力虽然确是比他强了一些,但却也强的有限,他自问在黄宗文的手底下撑个千来招不是问题。而不等撑到千招,他的帮手就会赶到,到时便可助他一起拿下黄宗文,夺回掌门之位,并了结多年纠葛与前仇旧恨。

    他的盘算很好,现在也就是自家弟子韩鹏去捉拿黄宗文的弟子林旭时出了点儿问题,竟被个比其年纪小的给反制了,这些年的武艺当真是练到狗身上了。不过这不是什么大问题,一点儿小意外而已。黄宗文多上这么一个小徒儿帮忙也翻不了什么浪花,只要自己的帮手一赶到,定可一举全部拿下。

    可现在大问题却来了,自家这位师弟,眼下也不知使的什么古怪武功。不但与本门太极拳的风格截然相反,掌力十分刚猛厚重,而且全力出手下,竟然还能做到每一掌都比前一掌的威力更强。这种全力出手的情况下,每一掌的掌力都能够保持在巅峰平均线就已经是实属不易了,怎么还可能做到一掌更比一掌强。这在他眼里看来,可就是完全大违常理了。

    “他一定是在拼尽全力的死命硬撑,想要在我的帮手赶到前尽快拿下我。甚至为此,可能使了什么不惜自损根本的的秘法。嗯,一定是这样!哼,这种法子,我就不信你还能撑多久。我只要再接几掌,你自己就定会先撑不住倒下了。来啊,老子看你还能再出几掌?”

    再一次被击退后,魏长江心中忍不住这般自我安慰地咬牙暗道。

    不得不说,他这番心中自语,虽是自我安慰地成份居多,但却也推测了个**不离十,相差不远。到底不愧是个老江湖,而且又对黄宗文这位同门师弟有着足够的了解,所以这番判断虽非全对,却也相去不远。

    只是他这番自我安慰虽给了他一些底气,但他心里另一方面却也很清楚,以黄宗文这种一掌更强过一掌的大威力掌法攻击,他却也是未必再能够接得下来几掌。很可能等不到黄宗文撑不住时,他自己就先撑不住地受伤被击倒了。

    眼下的情况,就是以硬碰硬地双方硬拼功力,没什么花巧之处,就看谁先撑不住。可惜的是他一招错,步步败,第一掌未能成功应对地后,接下来更是步步陷入被动,越加难以躲避开黄宗文的攻击,与之周旋消耗,只能是被动地被其拖入到了对耗中。而在这种对耗的情况下,他明显不占优势。

    尤其黄宗文不但一掌强过一掌,也是一掌紧过一掌,完全不给他任何的喘息恢复之机。连连硬拼,他总是被迫硬接,不但得不到丝毫的休息与恢复机会,也难以完全提聚起全身的功力。每接一掌,不等恢复,对方的下一掌便紧接着而到,让他消耗后所能够调用抵挡的功力越来越少。而相应的,对方的掌力却是越来越强。在这种自家越弱而对方越强的对比下,高下的差距也会不断迅速拉大。他很怀疑,自己都未必能撑过十掌去。

    而接下来的情况,果然也是没向他期望的自我安慰那样好转,而是向他非常所不希望的滑落。黄宗文接下来的第四掌与第五掌,果然又是一掌更比一掌强。

    硬接下第四掌时,他已连退出去了五、六步,胸口不止气闷,而是已被震痛,内脏已然受到了震荡。到第五掌时,他已是忍不住嘴角一丝鲜血溢出,脏腑震荡地受到了内伤。

    而第五掌后,黄宗文仍是毫不稍停,这个时候也顾不得多念什么多年的师兄弟情义了,眼见魏长江已受内伤后,也没有什么不忍地太过心软,又复紧追而上地紧接着第六掌挟着沉重的掌力迅猛击出。这个时候,唯有击败拿下魏长江为先。

    “砰”地一声大响,这一掌击实后,魏长江已是无法拿住势子地站立着倒退,而是一下被击飞出去了两米开外,身在空中,便已是张口“哇”地一口鲜血吐出,随后“叭”地一声摔落在地面。

    “师弟饶命!”

    一摔落地面后,魏长江不等黄宗文再复赶上出第七掌或改为出手擒拿他,便连忙强撑着半仰起身子大声开口求饶。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