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八章 下意识 韩鹏死
    ,!

    作为自己平日较为关注与喜爱的一名学生,黄宗文在知道林旭开始练武之后,也曾暗地里对林旭做过几次观察。林旭平日在学校外小树林的练习,他就曾暗中跟去瞧过几次;林旭晚上修习内功,他也暗中观察过几回;就连李飞燕本身会武,燕菲菲只是她所用的假身份,他通过暗里对林旭的观察,也连带由此知道了这个秘密。

    只是,他究竟只是暗中观察,又只是有数的几次,并不是全天二十四小时不间断监控,所以,林旭真实的功力水平究竟如何,又都掌握有哪些武艺,他也并不是全部清楚。单说内功一项,这就并不是单从外部观察所能了解到的。内功的修炼全在身体内部运行,非是有实际的接触探察,只从外部来看,是根本难以了解到的。而要接触探察的话,又必然会被林旭所察觉,暴露自己同样会武的隐秘。况且,这种擅自探察别人内功,也是江湖大忌。

    对于林旭一个寒假归来,就忽然学会了武功,而且还是一开始就修练出了内力,黄宗文对此也是十分好奇,不知是哪位隐秘高人在寒假期间指点教导了林旭。

    不得不说,他也是隐入了思维误区,对于林旭是靠自己看书摸索练出来的内力根本不曾想过,下意识的就推想是有什么高人指点,将林旭收入了门墙。

    他本身在这偏僻乡下的一个初中学校当老师,就是属于归隐,想要掩藏自己的真实身份,不想让任何人知道。所以,对这方面也就格外小心些。因此,他虽然对林旭究竟是如何入门修炼出的内力十分好奇。但因猜测是有高人指点,担心过份探究引起林旭背后这位“高人师父”的注意,从而识破他的真实身份。所以他对此也就是适可而止,并没有非要去一探其中的究竟与根本。

    比如他明知林旭学得武功的关键应是林旭所在的关村,却一直没去关村暗中探察过,就一直止于学校方面,便是生怕去了关村后引出林旭背后所隐藏的那位“高人师父”。

    说来也是有趣,在之前,宋永华和岳向阳都认为林旭背后所隐藏的“高人师父”就是黄宗文,魏长江与韩鹏这师徒俩也都想当然地认为黄宗文就是林旭师父,却不曾想,黄宗文本身也同样在猜测误以为着林旭背后还另有一位“隐藏的高人师父”。

    为了自我认知中的合理性,人们有时总是会忽略现实,甚至完全否认。下意识与习惯性,往往是最难改掉的毛病。当然,这两样也不能完全说是毛病,有些下意识与习惯性就是好的,不过有些时候就是坏的,容易隐入思维误区或被人利用。

    总之,黄宗文目前是并不全然了解林旭的真实本领与功力。如果他完全了解的话,就知道凭林旭的速度方面优势,不需他提醒,这些流弹也伤不到林旭。但他不了解,自是难免担心地去大声提醒。

    林旭与韩鹏眼下正在小桥另一边,渠水的对岸。而学校这边的地势比桃园那边是要低上一些的,黄宗文身在桃园这边,魏长江开枪射击他的位置,被他躲过后子弹飞到对岸自是就高了。再加上他是站着,本身位置就高,林旭那边只要一趴下,甚至不需要趴,只要一蹲,就能完全躲过飞到对岸的流弹。而原地一蹲,动作幅度不大,完成的速度也会很快,足够及时躲过。这个提醒,可谓非常正确与准确,而且难度也很小。

    林旭眼见那边魏长江开枪,黄宗文躲过后,流弹飞射过来,本是另有躲避的打算。但这个打算却跟黄宗文的提醒不同,他是想要借助自己的速度飞快躲开到一旁的,趴下躲避他虽也有想到,但这个姿势看来却是稍微显得有些狼狈的,如果有别的选择,他自是下意识不想选这个。

    但他刚要行动时,忽然听得黄宗文这么猛然一声的大喊提醒,稍作一顿,又下意识地选择听从了黄宗文的这个建议。不过意识到不必完全趴下即可躲过,他便只是就地迅速缩身一蹲,并没有选择趴下。

    只是他这稍作一顿,虽然时间非常短暂,但不免还是稍微迟疑了下。本来他是打算拉着韩鹏一块儿躲的,毕竟他跟韩鹏本身此前无怨无仇,他也不想见着有人死在自己面前,所以也没做多想,下意识就决定了要拉上韩鹏一块儿躲。

    可是被黄宗文这么一提醒打岔,他却是稍微迟疑顿了下,再蹲下时,竟就一时忘了韩鹏,选择了自己立即蹲下,直到蹲下后才想起韩鹏地去拉韩鹏。

    但就这么稍微的慢上一下,却是为时已晚。他才一拉韩鹏,就听“卟”地一声响,然后便见韩鹏额头上一道血花飞出,竟是一只流弹好巧不巧地刚好射中了他额头正中间。当即满脸不可置信地两只眼睛一张嘴全部大张,只是嘴张开后只来得及发出了“呃”地半声响,就再也发不出任何声音,整个人望后便倒。他眼孔瞪得老大,外突的都快要瞪出了眼眶,想是无论如何都难以相信,自己最后竟会死于自己师父的枪下,而且还是这么年纪轻轻就死于非命。虽然这可算作是无心之过,是流弹误伤,但毕竟开枪的是魏长江,他也确实是被魏长江枪里射出的子弹所杀。

    其实不需要林旭拉他一把,韩鹏在眼见到流弹飞射过来后,也是想到要躲的。而且在听到黄宗文对林旭的那声提醒后,他也没多想地就下意识听从了这个建议要趴下躲避。只是他现在本身已受伤在先,而之后双臂的三处关节又被林旭全部弄脱臼,反应已是大不如完好之时,想要动身趴下时不免就稍慢了一下,而这时又刚好一颗流弹贴低地飞了过来,所以他方才一矮身,这颗流弹就好巧不好巧地刚好射中了他,还是正中额头要害部位,连半个字的遗言都来不及说便挂了。

    眼见韩鹏竟被他自家师父枪里打出的流弹所误杀倒地身亡,林旭不由大吃一惊,望着韩鹏倒地的尸身,一时心中也不知作何感想。

    而那边魏长江也不知有没有注意到这边对岸自己的弟子韩鹏被他开枪打出的流弹所误杀,在极快地换过弹匣后,又是接连不断地对着黄宗文“卟卟卟”地迅速开枪。这个弹匣打完后,又再立马换过另一个接连不断开枪。一边开枪的同时,已是站起了身一边不断往后退,在借此拖延时间的同时,也在拉开与黄宗文的距离,想要以距离再更多地拖延一些时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