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九章 天性凉薄 举石为兵
    ,!

    “林旭,你没事吧?”

    黄宗文在又一次躲过魏长江的开枪射击后,抽空向着林旭高声问道。问过后不等话音落,又立即闪身躲避另一颗飞射来的子弹。他刚才躲避时,急切间有匆忙往后瞧了一眼,虽有注意到林旭已经蹲了下去,但毕竟没看得特别清楚,还是非常担心林旭有可能被流弹所伤。

    “我没事!”林旭听到黄宗文的相问后,立即高声回复,让其安心。说罢顿了下后,看了眼地上死不瞑目的韩鹏,又接了句,“不过韩鹏死了。”

    林旭这句话仍是高声而言,黄宗文与魏长江两人都听得很清楚。不过两人听到后,却都是没做什么回应。黄宗文本就与韩鹏不相识,甚至到现在都没正式相见,搭过句话。这么一个陌生人,虽按师门关系来说是他师侄,但毕竟毫不熟识,听到韩鹏被魏长江所打出的流弹误杀而死后,也只是心里感叹了下。这等争分夺秒的关键时刻,他又还在躲子弹,也没空多作什么表达。

    而魏长江在听到后也没做什么回应,甚至连手上开枪射击的速度都没慢了半分,那只能说得上此人天性凉薄,感情淡漠,对韩鹏这徒弟本就没什么感情。当然,他也可能是选择在这个关键的时刻先暂且隐忍压制,过后再去表达悲痛不迟。

    不过林旭更倾向于是前者,觉着魏长江就是心坚冷酷,根本不认为韩鹏这徒弟死了有什么值得悲痛的,也不觉着韩鹏被他自己所误杀有什么好悔恨的。从他能跟几十年师兄弟的黄宗文反目成仇,对黄宗文下起手来毫不留情,这人的性子便可得窥一斑了。

    林旭在从学校里来的时候,本还以为自己或多或少地应该可以帮得上黄宗文一点儿忙,但当到了之后才发现,黄宗文与魏长江的武功都实在高出他太多,这两人之间的打斗他真是帮不上一点儿忙,就连插手的余地都没有,没给黄宗文添乱便已算是好的了。他现在对黄宗文最大的帮助,就是保护好自己,不要让自己遭受两人打斗余波的波及,免得让黄宗文因为担心他而分心之下乱了方寸。当下只能蹲在原地,小心地探出头,观察对面桃园那边的情形。

    这时的情况并没什么大变化,黄宗文仍是在不断躲避着魏长江开枪射出来的子弹,而魏长江也仍是不断地开枪射击着。射空一个弹匣后又立马迅速地更换一个,更换的速度极快,基本不耽搁其射击的连续性。一把手枪在他手里,其射速都快赶上了一把冲锋枪,射击的速度与用枪的熟练度,比林旭之前在市里遇到的那个刘保魁所雇的既会武功又接受过专业军事化训练的用枪高手更加厉害,显然也有练过。

    不得不说,练过武的,在使用枪械这些现代化武器时,也是有着很大的优势。他们本身经过练武的锻炼后,身体素质就已得到很大改善,远远强过于普通人乃至经过专门训练的特种兵,所以只需稍加训练,枪法上便都可称得上是高手。

    就像林旭,他接触枪械并没多长时间,但现在的枪法却也是非常精准,完全赶得上训练多年的特种兵了,甚至可能还会更强。而像李飞燕,还有他之前在市里遇到的那个刘保魁所雇的职业杀手,也都是枪法很好,而这两人本身也都有学武的底子。

    现在的魏长江,不但本身武功比林旭他们都高出许多,而且因为其年纪大,用枪的时间也肯定比他们更长,所以他的枪法,自然也是要比他们更强。

    在这等用枪高手下,黄宗文虽然能够做到足以自保,并不会轻易被伤到,但魏长江的开枪射击还是给他造成了很大的困扰与阻挠,让他不能够再继续乘追击地迅速接近魏长江,也让魏长江成功地拖延住了时间。

    黄宗文不知道魏长江身上究竟带了多少弹匣,但若是按照这种情形继续下去的话,他想如果魏长江身上弹药充足,恐怕是能够一直维持下去,甚至先将他拖到耗不起。毕竟只是开枪、换弹匣,可耗费不了多少功力。而他一直施展轻功闪躲,相比起来消耗却要大了许多。

    这么下去完全不是办法,他可不能将希望放在魏长江身上存弹量不足上面。既然魏长江手上有武器,那他也是需要弄件武器了。想到此处,他四下扫了一眼,寻找可用之物,待目光瞧到院里放置的一张石桌时,立即眼前一亮。然后在躲避下一颗飞射来的子弹时,闪身向着那张石桌的方向而去。

    这张石桌是他自制的,桌面是找的附近某村子里一个废弃不用的石碾子的磨盘盘面。碾子下方是一个约成年人双臂张开长度直径大小的圆形石盘,石盘上是一个短粗圆柱形的石碾子,都打磨的很光滑。石盘中心有一个铁制的轴,圆柱形的石碾以轴为中心,以推拉的方式在石盘上滚动,利用石碾本身的重量压碎上面的谷物或菜类。

    这东西老早以前确实是有用来压磨面粉的,但现在各村基本都有了现代化机械的打面机,即便本村没有的,附近村里也有,所以这东西早就落伍不用了。除了一些还有用来制作韭花与辣椒酱之类的,就像林旭所在的关村小庙里便有一台,许多都是无人修缮打理废弃了。

    黄宗文就是找了某村里一个废弃不用的石碾,以石碾下方的石盘当桌面,把上方圆柱形的石碾竖立起来当桌腿,简单自制了一张石桌放在自家院子里。

    这种石碾子在以前是属于经常使用的工具,所以选用的石材质地都是十分坚硬,下方的石盘厚度也很足,有着一拳的厚度,完全可以用来抵挡子弹的射击。

    不过这东西的重量也不轻,至少几百斤。但这对黄宗文来说,却完全不是问题。当他闪身躲避到这张自制的石桌旁时,单手一掀,便轻而易举地将那张原本是石碾磨盘的桌面单手掀起扯过挡在了身前。

    然后他伸手插入这磨盘中心原本插中心铁轴的那个孔中握住,单手持举而起,当作盾牌来抵挡魏长江射击的子弹。

    高速飞射的子弹击中石盘,发出“叭叭叭”的脆响,但却完全不足以将之击穿击破,只能留下些弹痕或打出些碎石屑,有的力道与角度不对,甚至连个痕迹都没怎么留下。

    黄宗文将这石盘举起后,扫了眼下方当做桌腿的那个石碾子,脚下用力一挑,将之踢飞而起,当做一件超大的暗器,破空呼啸着向魏长江砸去。然后他随之跟上,手持石盘大石盾,向着魏长江快速奔跑地冲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