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章 九牛二虎 一掌碎石
    ,!

    内力境的巅峰层次,内力十二重大成后,号称是拥有九牛二虎之力。九牛二虎,古语早有,这起码也是上万斤的力量。这等雄力,手持个几百斤的石盘,再踢飞个几百斤的石碾,确实是轻轻松松,不在话下。

    不过拿个大石碾子当暗器投射,再举个半人来高,一拳来厚的大石盘当作盾牌冲锋,黄宗文此刻的形态,当真是显得十分威猛,与他平日举止及所表现出的儒雅之态,实是大相径庭。

    石碾呼啸的破空声中,忽然远处传来“唔唔”的摩托车高速行驶的轰鸣声响,由远及近地不断接近着。

    “眼观六路,耳听八方”,这是习武之人时常都会被提点到的。而做为修炼到黄宗文与魏长江这等境界的大高手,这两点更是早已训练得简直被刻到了骨子里。即便是在此时激烈交战的打斗之中,两人也皆不忘时刻注意着周边的动静。所以当远处这摩托车高速行驶的声音由远而近传来时,两人闻声后皆是不由面色一变。

    黄宗文的面色是一惊后随即变得更加凝重,然后是更加快速地持着石盘大盾向魏长江冲击而去。

    魏长江眼见黄宗文竟得了这么两件兵刃来攻,本是不由吃了一惊。那个先行呼啸砸来的石碾子也还罢了,他完全躲得开,构不成什么威胁,但黄宗文得了那个石盘当盾牌后,却是足以挡住他所有射击的子弹,然后完全不需闪避地照直冲来,让他无法再以此拖延时间。

    不过在听到那远处而来的摩托车轰鸣声后,他面上却是不由闪过了惊喜之色,随即哈哈大笑,显得十分高兴。笑声之中,他轻身一闪,躲过了呼啸着当头砸来的那个石碾子。

    他这时已是退到了院子后面的桃林边处,闪身躲过后,石碾子照直砸中他身后的一棵桃树。“喀喇”声响中,那株桃树当即被砸得枝干断裂,枝叶散落。

    黄宗文几乎不差多少地紧随着这石碾冲至,眼见魏长江躲开后,脚下一点,半途变向,又挟着石盘大盾飞身而起,整个合身向着魏长江冲撞而去。

    这个石盘大盾只有大半人来高,并不能完全将黄宗文的整个身体全部遮挡住,再加上石盘的正中间还有一个孔洞,所以也并不是全无破绽。魏长江在一边闪躲后退的同时,一边又不断向着石盘的那个中心孔洞及上下未能完全遮挡的两处分别开枪射击。

    只是他枪法虽准,黄宗文却也半点不慢,手持这等能遮住大半个身体的大盾,他只需将手中的石盘大盾做小范围移动,即可将魏长江射向他破绽部位的子弹挡下,并不能对他造成多大的干拢与影响。

    他这时已是愈加着急,那远处传来的由远而近的摩托车轰鸣声,不出所料的话,应是魏长江的帮手在迅速赶来。而魏长江方才的惊喜大笑,也是显然证实了这点。

    忽然“咔”地一声响,却是魏长江手枪里面的子弹恰在这时忽然打光,而枪里面所装的这个弹匣也已是他身上所带的最后一个弹匣。也即是说,他身上所有的子弹都已全部打空。

    听着远处那摩托车的轰鸣声由远而近地传来,方向也正是驶向这里,那确实应是他所召唤的帮手在迅速赶来。可快赶来和已赶到终究是两回事,现在毕竟还没来。恰在这个时候,子弹全部打光,手里的枪成了块无用的废铁,失去了现下能够帮助拖延时间最有效的工具,无疑还是让他感觉有些当头一棒,十分糟糕。

    尽管在黄宗文得了那个石盘大盾后,开枪射击的效果已是十分有限,基本不起什么用了,可忽然子弹全部打光,还是让他感觉起来又更糟糕了些。

    当下随口低骂一句,将手里的枪甩手向着黄宗文头部砸出的同时,他立即转身施展轻功,改为全力闪躲,完全不打算再与黄宗文接战,想以此再多拖延一些时间。等到他的帮手赶到后,那时再返身杀个回马枪不迟。

    眼见魏长江竟将手里的枪直接砸了过来,黄宗文随手一抬手中的石盘大盾,磕挡掉这把飞砸而至的手枪同时,也明白了魏长江身上的子弹肯定是全部用光了。当下更是奋起直追,必要在魏长江的帮手赶到之前先将其拿下。

    既然魏长江身上的子弹已经全部用光,连枪都随手扔了,没有了开枪射击的威胁,那他也就没必要再举着这个几百斤的大盾牌拖慢速度了。当下随手一推,也将手里的石盘大盾扔出。

    不过他这一扔,并不是就随手扔在了旁边,而是扔向了正在追击的魏长江的方向。但他却也不是像之前的那个石碾子一般,当作件大暗器地飞砸而出,就是随手扔出,看起来并没怎么太用力,也追砸不上魏长江。反而看起来,还挡住了他追击魏长江的路线。

    但他就是要拥在这个位置,当下一刻他飞身追至这块石盘处时,当即重重一掌击中到了这石盘上。当即“砰”地一声大响,这块坚硬的子弹也造不成什么伤害的石盘当即被他一掌打得四分五裂,碎成了许多拳头大小的碎块,并在他的掌力之下,向着前面魏长江的方向呈一个圆锥面的碎散激射。这块石盘被他一掌打碎后,立即变作了许多拳头大的碎石暗器,还是呈面地覆盖射击,而且其速极劲,破空呼啸,快得好像出膛的子弹。

    魏长江闻得身后响动,匆忙间转身回头一看,当即不由面色大变,然后他在尽力变换方向闪躲的同时,立即缩身作一团,以减小身体被击打中的面积。

    只是他虽已尽力了,但终究还是没能完全躲过,但闻得“砰砰砰”声响,有三块碎石皆打中了他缩作一团的身体。不过其中两块却是并没打在他要害处,打在他缩作一团的边缘部位。但其中一块,却是正中要害地打中了他背心处。

    当即感觉就像黄宗文重重一掌打在了他身上一般,打得他都不由眼前一烟,闷哼痛呼的同时,忍不住又是一口血喷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