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一章 自知之明 有种猪队友
    ,!

    林旭眼见魏长江被黄宗文一掌击破的碎石暗器所打中击伤,口吐鲜血地跌落下地去,心里也是不由大为高兴。心情振奋激动下,他双拳一紧握,从地上的蹲伏之势猛然站了起来。既见得魏长江连手里的枪都扔了,他自是明白魏长江身上的子弹已全部用光,那他自然也就不必再担心会被魏长江开枪后的流弹所伤,不用继续蹲着躲避了。

    站起来后,他心里还忍不住又暗叫了声好。而就在这时,他忽然也隐隐听到了自远处传来的摩托车高速行驶的轰鸣声,并且听得出来正由远及近地迅速接近着。

    他的功力比黄宗文与魏长江要弱了许多,听力等五感功能自然也是远不如他们二人,却是直到了这个时候方才听到。

    他也是有瞧见了之前魏长江发射信号弹的,这时听到这摩托车高速行驶的声音在迅速接近,也是立即就意识到了这怕是魏长江的帮手到了,正在迅速赶过来。

    循着声音向东边望去,但见东边漆烟的沙石路尽头已隐隐有些车灯的光亮在闪晃。再转头望向对岸的桃园,却见这时魏长江已拼着受伤窜入了院子旁边的桃林中,借着树木的遮挡与黄宗文周旋,还想尽量地再多拖延些时间,好拖到自己的帮手赶到。

    远方摩托车高速行驶不断接近的声音,无疑是给了他一剂强心剂,这个时候自己帮手赶到及帮手到后反败为胜的希望就在眼前,他自是更加不甘就缚地要负隅顽抗,怎么也要撑过了这点儿时间才是。

    眼见黄宗文一时之间还是不能将魏长江立即制伏或是致其重伤地失去反抗力,林旭心下暗一琢磨,轻身从桥头处的岸边跃下,跃入下面渠水上方的陡坡处。

    这跃进渠最早的时候,就只是条人工开凿的泥土沟渠,但在前些年,林旭尚在村里上小学的期间,整条渠道都经过了一番大修缮与改建。新修的跃进渠,渠底及两边渠岸皆以水泥与石块垒建铺就,呈一个底宽两米、岸高也有两米多的倒梯形渠道。

    真正的渠道,就只是下面的新修的那截,上方与路面的落差仍是泥土积垒。这一段的道路与渠岸落差较大,渠岸上方还有着差不多三、四米的泥土陡坡,这段泥土坡却是也可一并算在内地称之为渠岸。而林旭这一跃,是跃到了下面渠道的真正渠岸上。

    水泥石块垒就的渠岸有突出泥土坡一截,很窄,只能容一人站立行走,还只能是单向通过,要是两人打个对头的话,那都没地方让,除非一人先跳下渠去或爬上坡去。

    不过这点宽度对林旭来说,自是不在话下,跃下去后稳稳地站在了这细窄的渠岸上,一丝没晃。他对这下面的渠岸其实也是很熟悉,以前没练武时便也常有下到下面玩耍。有时上学期间,下午想回家时为求好玩以及不想在上面正路上行走被人所发现,便会下到这下面,在这细窄的渠岸上行进。有时跃进渠里没水时,也会下到渠底去行走玩耍。反正这一段的跃进渠与上面通往他们关村的沙石路是并行,照着走便没错。他有时不想在上面沙石路上被人撞见,在这下面的渠岸上走,便会显得比较隐秘。不止他,学校里许多学生也都有此行径。

    跃到下方的渠岸上站稳后,林旭再又接着一跃,轻身跃过渠面,到了对岸。这一段渠道,最底下最窄,越到上面则间隔越宽,到最上方的路面处时,两岸的间隔已是有七、八米的宽度,最宽处则超过了十米以上。桃园与学校这块的间隔处算稍微窄点儿的了,但也仍有着七米多的距离。

    以林旭目前的轻功,从上方路面处直接跃过对岸的话,怕是还稍微会欠上些,力有不及。但换到从这下面跃过,就轻松多了,而且下到下面,也显得很显秘,不会轻易被人发觉,尤其在这漆烟的夜里,更难让人发觉。

    林旭现在要做的,就是首先藏好自己,不要轻易让人给发现。他现在已自知自己相对黄宗文与魏长江来说,修为实在太弱,不但帮不了黄宗文任何的忙,就连插手两人打斗的余地也没有。反而他在旁边,还会成为黄宗文的累赘,让黄宗文因担心自己而有所顾忌,无法专注对敌,倾尽全力地发挥,已算是多少有些帮倒忙了。

    黄宗文与魏长江两人一对一地打斗,他在旁边还不怎么打紧。但要是等到魏长江的帮手赶到,而黄宗文在此之前又未能够先行制伏拿下魏长江的话,那到时他在旁边就会成为很明显的次要攻击目标,完全成为黄宗文的累赘了。

    能被魏长江邀来对付黄宗文的帮手,定然也是修为不弱,就算不比黄宗文强,怕也必是弱不了多少。这样两人联手,才有战胜黄宗文的可能。不然来个太弱的,完全不是个儿,那这帮手要来何用,来跟不来也没什么区别。

    以此推论,来的定然也会是高手。

    林旭无法猜测这人的修为具体如何,是何等境界。但能够肯定的是,必然是要比他强出太多,他肯定不会是对手。所以如果魏长江的这帮手赶到,先行对他出手,将他拿住要胁黄宗文的话,那他到时可就完全成了黄宗文的弱点与累赘。

    自己帮不上忙也就罢了,但至少不能帮倒忙,否则还不如不来。

    林旭以前看时,最烦的便是主角身旁的那种猪对友,本身武功弱没能力也就罢了,可没能力还偏偏爱逞强惹事出风头,完全没有自知之明。有时候明明主角能够完全独力解决完成的事,偏偏就这种猪队友出来坏事,帮不上忙不说,还偏偏只会帮倒忙,总是会连累主角,坏主角的事

    像眼下的这种情况,书中也颇有不少类似情节。多见于师徒、情侣、父子等,厉害的那个明明有能力独力解决事情,然后让弱的那个先走,偏偏弱的那个就是怎么说也不走,强要留下帮忙。结果是不但帮不到任何忙,最终只能帮了倒忙,连累到厉害的那个。放到主角身上的话,那最终一定会化险为夷,次要角色的话,那就可能是会连累得一个都走不脱,全被坏蛋拿下或干掉。

    林旭以前看书时最烦这种人,现下遇到类似情况,自然是不希望成为自己所最厌烦的这种人。不必黄宗文说,他自己就先看明了情况。不管黄宗文是否能在魏长江的帮手赶到前及时拿下魏长江,他先行隐蔽躲起来,都不会是坏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