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二章 潜踪匿迹 窥伺一旁
    ,!

    (感谢nij、卡卡更贱、凉城随风、风之霊榊、封臣册妃、西门渊渟、向往天堂、syydx、tchaikovski几位书友的打赏。)

    黄宗文如果能在魏长江的帮手赶到之前及时将魏长江拿下,那自然是好,到时林旭便可等黄宗文再接着打败魏长江赶来的帮手,把今晚的所有威胁全部解决掉后,再安全地出来去见黄宗文。

    而如果黄宗文没能在魏长江的帮手赶到前将魏长江拿下,那时黄宗文将会面临以一对二甚至对多的局面,情况会更加艰难。而在这种情形下,林旭留下来不但没有任何帮助,反而会成为黄宗文的拖累,让其境况更糟。比如若是敌人捉住了他用来威胁黄宗文,那可能就会让黄宗文选择束手就缚。同时他若是被捉住的话,明显他自己的境遇也是大大不妙。

    所以,无论是为了自己,还是为了黄宗文,他都应该先藏好自己,不让敌人发现,这是他能想到的目前情况下的最佳选择了。而不给黄宗文造成拖累,不让自己留下来成为黄宗文的弱点与破绽,也是他现在所能给予黄宗文的最大帮助。

    跃过到对岸后,林旭沿着桃园这边的底下渠岸,迅速向后面桃林延伸的方向快速行进。几个轻身起落下,跨过二十来米的距离后,他转身向上跃上这边的陡坡,藏身到了坡岸上桃园的桃树林中。

    这是他所选的附近最好的藏身点,他倒是还可以走得更远些,或是返身躲回去学校,现在学校里那么多空房间,可供藏身的地方也是很多。但他一是还想随时关注事情的发展,能够随时看清楚现场情况也可做出即时的应对变化;二则是不想离黄宗文太远,希望到事情不妙的关键时刻时,自己或许可能还真的得上点忙儿,所以不想离的太远了的以免鞭长莫及。

    虽然敌人一方,无论是现在的魏长江,还是正在迅速赶来的魏长江的帮手,功力都要高出他许多,他正面接战肯定不是对手。但以有心算无心,自己小心窥伺,找准时机地施以全力偷袭的话,也未必就不能得手。尤其在经过跟黄宗文这等强劲对手的一场恶斗后,敌人一方很可能都会遭受轻重不同的受伤情况。就像现在的魏长江,就已经被黄宗文给打伤了,只是还并不太严重而已。

    这种情况也是完全可以预料想见的,打到最后,双方肯定都会受伤。再加上本身打斗中的消耗,到最后体力、功力等肯定都会下降许多,如此便拉近了双方间的差距,那时便是林旭可以有所作为的时机了。到时,他说不定会成为黄宗文最后的救命稻草以及压倒敌方这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当然,他是这般想,可事情未必会如他所想的这样发展,但如果离远的都看不到这里情形,那则就是完全抓瞎,有没有机会也根本不知道了。只有藏起来窥伺一旁,随时关注战况与事情的发展,他才有可能等到时机,找到出手的机会,成为这场大战最后胜负的关键。

    虽然今晚的遭遇让他明白了自己与这种真正高手间的差距,带给了他很大的打击,但在遭受了打击之后,却也激起了他的争强好胜之心。他不想让自己在这场战事里的作用只是成为黄宗文需要保护的对象,他想真正发挥自己的作用,想要证明自己的能力与价值。如果最后能漂亮地回敬了魏长江之前对他的嘲讽,那更是最好不过。

    空空儿在世时,乃是当时的天下第一神偷。当偷儿最重要的两个要素,一是要够快,二是要够隐秘。能够在让人毫无察觉中偷到了其身上的东西,那才是最上乘的手段。出入防守严密之地,能够如入无人之境,来去还丝毫不让人察觉,那也才是好本事。

    所以,如潜形匿迹、隐藏形迹等,那也都是空空儿的看家本领。他所留传下来的武功,自也是深得其特点与精遂。其中轻功《浮光掠影》,更是深得这两点之大成,既够快,也够轻。施展之时,可谓无声无息,基本不会发出什么响动与声音。更别说其留传下来的内功功法《青冥诀》,本就是代指天空的轻清之气,特性就是轻。

    林旭目前的功力是还太弱,但以配套的《青冥诀》来施展《浮光掠影》轻功时,在目前的阶段也是能基本做到不发出什么声音。就像他这几下的起落,从那边桥头处跃落至下面真正的渠岸处开始,便如是一缕清风也似,清飘飘地便吹落到了现在桃园的桃林中。

    正是盛夏时节,桃园中的桃树全都是长得枝繁叶茂。在茂密枝叶的遮挡中,即便是大白天的时候藏身于这桃林中也很难被人发觉,更别说这漆烟的夜晚了。

    林旭进入桃林中后,立即选中一棵角度合适又枝叶繁茂的大桃树,轻身跃上树去,藏身在茂密的枝叶中,然后再继续向黄宗文与魏长江的打斗处瞧去。

    两人这时也是打进了桃林中,不过却是还在挨着院子那边的边缘处。魏长江想要借助树木的遮挡再继续多拖延些时间,而黄宗文则在不断挥掌追击。

    黄宗文平日便爱摆弄些花草,莳花也是他的爱好之一,所以他平日对自己的这桃园也是爱惜有加。但是到了这等时候,他却也顾不得再多爱惜自己的桃树了,遇有能拉近跟魏长江的距离,而前方却有桃树枝叶遮挡之时,对自己的桃树也是不惜痛下杀手,挥掌击断地扫清前路,有时还会直接一掌将某株桃树打断,用以追打魏长江或阻拦其前路。

    他都不在乎了,魏长江对他的这桃园就更加不会在意,所以两人这时的打斗,一逃一追下,打到哪里就是枝断叶飞,遇到他们的桃树皆是饱受摧残。

    “喀啦”一声,魏长江忽地一掌将身旁的一株桃树拦腰打断,然后顺手一抓,将这桃树打断的上半截抓在手中,当作件兵器挥舞地返身向着这时已紧追到了身后的黄宗文当头砸去。

    黄宗文眼见这半截桃树砸来,丝毫不让,抬手一掌迎上,“砰”地一声,一掌便将这半截桃树给打得四分五裂,枝叶碎散。而这股绝大掌力顺着桃树传递到魏长江身上,又是冲击得他体内脏腑一震,忍不住一声闷哼,又吐出口血地倒飞出去,然后又“砰”地下,撞在了后面的一棵桃树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