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四章 碎石炸车 旧交故识
    ,!

    两人这时连人带车都身处空中,无处借力,不好闪躲。见这石碾呼啸砸来,两人一手把住车头,另一手同时伸手探向背后,“呛啷”声响中,寒光一闪,两人背后的长刀同时出鞘。

    这一下拔刀,可谓之拔刀斩,拔刀出鞘后,毫无停滞,借着拔刀之势立即挥刀向着石碾劈砍而去。

    两人这一刀斩下,分别砍中石碾左右两边的中心点。也即是说,如果把这石碾等分作大小相同的三截的话,那两人砍中的部位,刚好就是两刀三分的位置,实在是非常精准。

    刀石交击,发出“咣叮”声响过后,接着两人刀上所附带的内力迸发,竟是“砰”地一下,将这石碾劈碎作四分五裂状的大小不一碎块,不少碎块在他们的内力作用下,又向着前下方的黄宗文激射砸去。

    他们这合力一刀的效果,倒是跟之前黄宗文一掌打碎那块石盘后,又将打碎的碎石在其内力之下变作无数碎石暗器打向魏长江的那招,颇为异曲同工。不过两人这一下是合力一击,而劈碎后所碎裂的石块也是大小不一,比之黄宗文独力一掌击碎,碎裂的石块还基本全是变作了差不多相等的拳头大小状,明显是有所不及。

    只是双方所击打的虽都是石头,但形状与大小却也是明显不同,黄宗文那个是石盘,而两人这个是石碾,再加上他们是通过刀来传导内力,在内力的传递输出与控制上,自也是不及直接用手来得精妙。而且他们虽是两人合力,看似应该力量相加更大,可即便再配合默契的两人,在力量的输出与分配统合上也难免做到完全如一,终不如一人如臂指使般对自身力量的控制来得精确。所以由此细论的话,倒也不好就立分高下。

    不过“内行看门道,外行看热闹”,以外行的眼光来看,双方这两下放在一起对比的话,乍一看,自然还是黄宗文要显得更胜一筹。即便以林旭这内行来看,得出的实际结论,也是黄宗文的功力应该要更胜这两人一筹。但是这两人的功力,却也绝不会弱于黄宗文多少。修为即便不是内力十二重大成的巅峰境界,也差不多是十一、二重,最低至少,也是内力十重的修为。

    眼见这些碎石块激射砸来,黄宗文又是脚下一挑,将离脚下不远的一棵被拦腰打断的半截桃树挑入手中。树一入手,他也是将这半截桃树像之前的魏长江一样,当作兵器来用,拿在手中挥舞开来。

    这半截桃树的前方树冠也是枝叶繁茂,横在身前,差不多能将黄宗文的整个身体都挡住。虽然树冠的枝叶间还多有空隙,并非一个完整的防御体,但茂密的枝叶本身就能阻挡不少攻击,当他再一挥扫开来,更是立即防守得风雨不透。

    风雨都能阻得,更别说这些碎石块远不及风雨密集了,所以他只挥舞得几下,在一阵儿“噼哩叭啦”声响过后,便将这些砸来的碎石块尽皆扫落在地了。只是树木可远不及石头坚硬,尤其树叶与一些末梢的细枝更是脆弱,所以在扫落完这些碎石后,树冠上的枝叶也是跟着相应损毁了不少。

    摩托车上的两人在一刀劈碎了飞砸来的石碾,将劈碎的碎石块反砸回去后,另一只仍把着车头的手也是跟着撤离车头,然后各自伸手在座下前方的油箱处一按,两人借力而起,从摩托车上倒翻了出去。

    两人离座向后倒翻下了摩托车后,摩托车在之前冲飞的惯性以及两人离去时的伸手一按下,仍是继续向着黄宗文的位置冲飞砸去。

    不过在还未冲撞上黄宗文,离黄宗文身前还有两步来远时,这两辆摩托车就“砰”地一下先猛烈撞击在了一起。这激烈的一撞,再加上两人临离去时在油箱上那一按下所做的手脚,当即便是油箱爆裂,火苗窜起,然后“轰”然一声大响,两辆摩托车一起爆炸了开来。

    黄宗文手持半截桃树,本打算仍以这半截桃树为兵器,扫挡开这两辆摩托车的,不想这两辆摩托车却先自撞在一起爆炸了开来。见得爆炸程度激烈,黄宗文也只得手持桃树挡在身前地向后一跃,暂且一避地后退开去。

    这两辆摩托车都算是重型机车,油箱的储油量比较大,两辆一起撞击地爆炸开来,确实是十分激烈。就连林旭远在后面差不多二十米远的一株桃树上,也是感受到了这股爆炸的冲击波,他身下的桃树都跟着晃了晃,就连地面也是被震地稍微晃了下。

    摩托车上的那两人早就看准了方位,倒翻跃落下去后,刚好一起分列左右地落在了魏长江身边。一落地站定,两人一起转身向魏长江点头致礼叫道:“魏大哥!”叫过后,右边那人又伸手扶起魏长江关切问道:“魏大哥你没事吧?”

    魏长江在他相扶下随之站直起身体,隔着摩托车爆炸后的火光望了对面的黄宗文一眼,又张口吐了口嘴里面的血沫,向两人摇摇头,道:“二位贤弟请放心,我没事,只是受了点儿轻伤。只需稍作休息,便还有一战之力。”

    两人闻言,皆露出放心的表情,随后左边那人开口道:“魏大哥你好生休息就是,既然我们兄弟来了,这楚黄河便交给我们兄弟来料理,你只需在旁边安心观战便是。”

    这兄弟俩没等魏长江开口知会,便叫出了黄宗文的真实姓名,看样子不但与魏长江是相熟故旧,而且也显然认识黄宗文。赶到后的这几下照面,也是早把黄宗文给认了出来。

    摩托车的爆炸一时阻断了双方的打斗,趁着那兄弟二人与魏长江说话之际,黄宗文也立即转头往对岸桥头处望去。这一望之下,却见已是不见林旭的踪影,只剩下了韩鹏的尸体躺在那里,当即不由一惊。

    林旭刚才从路面上跃落到下面渠岸时,是专门趁着黄宗文与魏长江打斗正激烈,无暇它顾之时。他修习了唐时天下第一神偷空空儿所留传下的武功,行动起来不但十分隐秘,而且还悄无声息。所以即便是黄宗文与魏长江这等高手在打斗时仍是眼观六路、耳听八方,但林旭专挑了他们难以分心注意的时候,却也是逃过了这两人的耳目,没让他们发现到自己的行踪。

    当然,这也是因为当时两人都专注于打斗,难以顾及其它之时。不然若是平常时候,林旭可就难以办到了。但在方才的特殊情况下,他却是成功做到了。

    所以黄宗文这时瞧见林旭不见后,也是一时不知林旭到底去了哪里。不过眼见林旭已不在原地,他在开始的稍微一惊后,随即便是放心地转为惊喜暗赞道:“这小子却也机灵,想必他是见魏长江的帮手快要赶到,先提前一步躲了起来。这样一来不会再成为魏长江他们的攻击目标,也不会再为我们的打斗余波所波及;二却也是免了我的后顾之已有,让我可以专心对敌,免得为他分心。”

    他从认识林旭开始,就一直知道林旭这人很聪明,但是林旭平日的为人与性子,在有时候却也是不免有些木讷,许多时候还会不知变通地爱认死理。这种人聪明是一回事,但在为人处事等方面上有时却也是会显得机变不足。聪明与机灵,可并不是完全对等的一回事。

    不过以现在的情况来看,他发现自己在这一点上可能是看错了林旭。也可能是林旭平日里表现得太过于稳重,也不爱在一些事上耍什么小聪明,才让他生出了这种误会,觉着林旭会机敏不足。又或许,林旭不但在学武上很有天分,在打斗上面也是同样很有天分。

    有一种人,似乎天生就擅长于打斗,一旦进入对敌打斗的环境,就会立即变得机敏百变,在任何时候都能够做到随机应变,选择最有利于自己的。林旭,或许就是这种人。

    他对林旭的了解,也就只限于平日与林旭师生关系的接触,再加上女儿黄容对林旭的一些侧面描述。所以关系虽显得比别的学生要亲近,但其实了解的也不够怎么深。尤其在林旭开始学武之后,他对林旭这方面的了解更是不够多。林旭跟人的打斗,他也就是最初在林旭与郭静切磋时旁边观战了那么一次,还有就是暗里窥探到过林旭与李飞燕私底下的几次切磋,林旭与其他练武之人的真正对战,他可就没怎么见到过了。

    唯有的一次,也就是上次林旭在学校门口跟范海潮的那场打斗。而那次,他也只来得及看了后半截。基本他出来才看了没几眼,那边就打完结束了。所以对林旭这方面的了解,他知道的实是不多。

    这时眼见林旭竟这般机警,知道只要魏长江的帮手一赶到,他们这边就会立即处于下方,到时不但他留在原地的危险性会大增,自己也会对他的担忧及分心更大。这个时候林旭选择先提前躲起来,无疑是目前情况下最为明智也最为理智的选择,而且也可说是对他最大的帮助。

    林旭的这等表现,让他也很是欣慰与高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