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五章 彭氏兄弟 武当之秘
    ,!

    “楚黄河,二十多年未见,想不到你却是躲在这里,让魏大哥当真是一番好找!”骑摩托车而来的兄弟二人,这时站在魏长江右边的那人看向黄宗文说道。

    “二位彭兄,多年未见,别来无恙啊!”黄宗文瞧了这兄弟两人一眼,点了下头,略有感叹地说道。

    “原来这俩人是姓彭,却不知他们跟黄老师又是什么关系?”藏身在后面树上的林旭听到这句话后,心下暗道。

    黄宗文此话一出,无疑是确认了他跟这姓彭的兄弟俩也确实是旧识,不止这兄弟俩认识他,他也同样认识他们。

    彭姓兄弟二人,站在魏长江右边的那个看起来年纪稍长,应是兄弟二人中的老大。听得黄宗文说罢后,仍是他接话道:“楚黄河,看在咱们也算是相识多年,并结交过一场的份上,现在你只要立即把魏大哥想要的东西交出来,我就作主暂且放过你一马。否则的话,咱们今晚就要来个不死不休了!”

    这彭氏兄弟二人与魏长江、楚黄河这对师兄弟确实皆是旧交故识,不过因为魏长江当年曾救过他们兄弟二人一命,并且还几次帮过他们的大忙,再加上他们三人间气味也更加相投,所以他们跟魏长江之间的关系更加亲近,算得上是过命的交情。与楚黄河的相识结交,也完全是因为魏长江的关系。这师兄弟俩当年,可也是有过关系好的情如兄弟的时候,只是后来才因为某些事而关系恶化地致反目成仇。

    正因为彭氏兄弟与楚黄河也是相识多年,所以他们对楚黄河的武功也是十分了解,四人当年在一起时,可并没少切磋较量过武艺。

    他们兄弟俩的修为,一直都是不如魏长江跟楚黄河这对师兄弟,这几十年来也是始终都没赶上过。若论单对单,他们兄弟俩全都不是魏长江与楚黄河的对手,可若是他们兄弟俩合力齐上,那情况就大不相同了。

    所谓“打虎亲兄弟,上阵父子兵”,他们兄弟俩就是属于那种“兄弟同心,其利断金”的典型,因为从小是一起长大,长大后学的又是同样的武功,再加上常年皆是在一起,所以他们俩互相配合起来十分默契。尤其他们二人后来还根据自身武功搞出来一套专属于兄弟二人的合击之术,配合起来更是厉害。两人加一起,就并不是简单的一加一等于二了,而是完全的大于二。两人合力,曾击败过不少功力修为都高过他们的高手。

    所以两人对敌之时,不管对手是一人,还是两个,乃至许多个,经常都是并肩子一起上。

    魏长江与楚黄河的修为全都高过他们兄弟二人,但当年切磋较艺之时,但凡是兄弟两人合力出手,这对师兄弟也全都没在他们手底下占到过便宜。

    也因此,彭家老大眼下的这番话说得是非常自信,最后一句语气咬重,威胁的意味也是十分明显。

    能跟魏长江这等人混在一起,再加上又是属于气味相投,这彭家兄弟二人也称不上算是什么好人。不过相较起来,这彭家老大的为人却较仁义些,尤其最重义气。他此时能说出这番话来,却也是念在跟楚黄河终究相识一场,顾念了当年相识的几分义气与旧情。另外,则也是出于几分理性的考虑。

    他们兄弟二人联手合力之下,所施展出的武功确是威力奇大,向来少逢敌手,面前的楚黄河当年与他们切磋较艺之时,也曾屡屡惜败于他们兄弟俩之手。不过这楚黄河武学天分奇高,比之其师兄魏长江还更胜一筹,再加上又是师出名门,学的也是上乘武功,所以他们要想胜楚黄河,也并不是多么容易。最关键的是,这楚黄河在当年多次屡败他们之手后,在不断的总结经验教训下,最终曾经成功逆袭过一次,独力击败了他们兄弟两人的联手。

    他们兄弟俩联手之下,也并不是完全没有败过。但有限的那几次败绩,对手的武功修为皆是远高出他们兄弟俩太多的高手,又或是人数远多过他们,而修为也不弱,又或是还有联手阵法之类的。而在这其中,楚黄河是唯一一个修为并没有高出他们许多,但却最终战胜破解了他们兄弟俩联手合击之术的。因此,自从那次之后,他们兄弟俩对楚黄河也是一直颇为有些忌惮。

    如果今晚是加上魏长江,三人联手对战楚黄河,那自然是说得上稳操胜券。可现在魏长江却已是受伤在先,虽然他自己说伤得并不重,还有着一战之力,可那看起来也并不是很轻,实力至少先折了几分。所以他们现在虽仍是赢面居多,却也不敢说就有完全必胜的把握。尤其若是把楚黄河逼入了绝境,那他在无望之下临死反击,说不定也可能会拉上一两个垫背的。这垫背的,彭老大当然不希望是他们兄弟俩。

    所以他这番话,一是对楚黄河顾念几分旧情,二则也是对楚黄河颇为心存忌惮。再加上这几十年不见,以楚黄河的武学天分,说不定武功也是会有更大进步。

    现在如能以言语逼迫威胁楚黄河就范,让其认清形势乖乖交出东西,那自是最好不过。至于交出东西后放过楚黄河,那也不是不可以。不过他话里留了后路,只是说暂且放过,可并不是一直放过。事后,他们还是可以去继续追杀楚黄河。

    另外,楚黄河如能主动交出东西,那也是省了他们许多事。不然的话,他若是被擒后也誓死不肯说东西藏在哪里,而他们也难以找到,那也免不了会多费许多手脚。

    “大哥你这叫什么话,怎么就能轻易放过了他?”另一边的彭老二闻言下,却是有些不爽老大话里的意思。反驳了一句后,又看向魏长江道:“况且这事是魏大哥师门的事,到底怎么办,咱们也得看魏大哥的意思,咱们岂能擅自作主?”

    魏长江闻言抬手拍了下彭老二的肩膀,含笑道:“咱们都是兄弟,阿豹你也别说这么见外的话。”说罢又看向彭老大,向其道:“况且,阿虎的这提议我也同意。”

    这彭家兄弟二人,却是老大叫彭虎,老二叫彭豹。

    魏长江对彭虎说完话后,又看向黄宗文(楚黄河),颇带了几分感情地道:“师弟,咱们终究是几十年师兄弟一场,情义多少也还是有的。虽然当年的许多事不可挽回,咱们关系也再回不去当年,但只要你肯交出掌门信物,我可以答应今晚暂时放过你。”

    他思虑周密,心机深重,却是听出了彭虎刚才那个提议的话外之意。而且他现在自己的情况如何,也是很清楚,受伤虽不算重,却也是不轻,无法再发挥全部的战力。这种情况下他们三人联手,并不能做到对黄宗文完全碾压式的必胜,到时黄宗文不顾死活地临死反击,很可能有能力拉个垫背的。这个垫背的,他自然也绝不希望是自己。所以,如果能以言语威胁让黄宗文主动交出东西来,那自是最好不过。

    这番话说罢,他又转头往对岸桥头处望去,想再以黄宗文的徒弟那个叫林旭的安危来劝迫其几句。但这一望之下,却是不由面现讶然,那个林旭竟是不知什么时候已藏躲的不见了踪影,那边只剩下了他自己徒弟韩鹏的尸体。

    “这小子可也真个机警狡诈!”心下暗骂了一句,魏长江又转回头来向黄宗文打个哈哈,道:“师弟你可当真是收了个好徒弟啊,武功既练得好,人也机警,不像我那不成器的弟子,今晚可是徒添笑话了!”顿了下,他叹了一声地接道:“对咱们这个年纪来说,那可真是佳徒难求啊,能找到一个继承自己衣钵的弟子不容易!师弟你能找到一个这么好的弟子,可真是让为兄嫉妒啊!”

    “这么好的弟子,将来前途必然是不可限量,师弟你也得多为他考虑啊!这样,我跟他之间是无怨无仇的,师弟你只要肯交出东西,我保证绝不为难于他。甚至他愿意的话,还可以转拜我为师,我一定替你好好调教他,将他培养成我们隐仙派下一代的接班人。”

    彭虎彭豹兄弟俩在听到黄宗文还有个弟子也在此处,只是这时藏了起来后,也不由四下转头打量,想要找寻出林旭的踪迹与藏身处来。

    黄宗文听完魏长江的这一番话后,向着他长叹一声,道:“师兄,这东西如果是我自己的,我必定早就给你了。但这乃是我隐仙派代代相传掌管守护之物,更事关我派之宗武当一脉的传承绝续之重,又还是师父临终对我的亲口嘱托。这么重要的东西,我断不能有失,也是绝不可随意转送他人的。”

    “竟然还关武当派的事,也不知道究竟是个什么东西?”后边藏着的林旭听到这里后,不由心下一惊地暗道。

    他倒是之前有听韩鹏所讲知道,他们隐仙派是武当派的一个分支门派,而且据说还是武当祖师张三丰所秘传下的。只是像这样的分支门派,在经过几代后,一般与宗主门派的关系差不多皆会沦为一般,有的甚至是继绝联系乃至两派成仇的。

    而从黄宗文的这番话里来看,隐仙派与武当派的关系不但并不只是一般,而且其掌门信物对武当派来说还是一个非常重要的东西,都关系到传承存亡之重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