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六章 五虎断门刀 虎豹杀
    ,!

    对于魏长江对自己的称赞及看重,林旭也不知是真是假,不过无论真假,林旭自是不会当真,也全不会在意。在彭氏兄弟搜寻的目光瞧过来之际,他更加小心地伏身藏躲着,身子一动不动,呼吸都变得若有若无。

    他选择藏身的这棵桃树枝叶茂密,再加上前方还有多株桃树的遮挡,从院子那边瞧过来,单从视觉上去看是绝难发现的。而他伏身于此,一动不动,不发出任何声响与动静,也是绝不会让他们察觉。

    空空儿所传下的《青冥诀》修炼出的乃是股轻清之气,在潜藏踪迹方面本就更有加成之效。此时他全力运转之下,整个人也是变得有如一股若有若无,让人难于察觉的轻气清风也似。他整个身体在《青冥诀》的运转之下,也是变得非常轻,夜风轻拂中,身体都在随着桃树被吹动的枝叶轻轻摆动。

    这边黄宗文说罢一顿后,又接着向魏长江道:“多谢师兄对林旭的称赞,他确实是个非常好的练武之才,天分比我当年还要高。只是很可惜,他其实并不是我的弟子,我并无这样的福分。他师父另有高人,而且修为也比我更高。”

    魏长江闻言哈哈一笑地摇头道:“师弟你现在才来撇清关系,不嫌太晚了吗!况且他师父就算真的另有高人,也与我无关。今晚他的性命只跟你有关,只要你不肯把东西交出来,那我就绝不放过他。他是死是活,就只在你一念之间。”

    黄宗文把自己跟林旭的关系实言相告,其实也并没指望魏长江会信,只是心存点儿万一。这时见魏长江明显不信,他也不再过多解释,双眼精光一闪,目光坚定的瞧着魏长江,语气绝决地道:“我今晚誓死也会护住林旭周全,东西我也绝不会交给你。”

    魏长江目光分毫不让地瞧着他,道:“既然如此,那咱们也就没什么好多说的了。”说罢,向着旁边的彭虎彭豹两兄弟道:“阿虎、阿豹,就暂且先劳烦你们会一会我这师弟了!”

    “魏大哥你先放心休息,这姓楚的交给我们兄弟就是。”彭豹为人性子较冲动一些,这时怕他大哥又引什么别的话,或是还念旧情之类,不等彭虎开口,就立即抢先接过话地答应道。

    不过彭虎这回却是并没什么再另生枝节之意,见彭豹抢过了话去,他闻言之后,便只是瞧着彭豹点了下头。

    他虽然对黄宗文是颇有忌惮之意,可却也绝不是就不敢跟黄宗文动手。黄宗文当年,也只是最终反败为胜地打败过他们一次,而且胜的也十分艰难。而在这之前,黄宗文却是不知败给他们兄弟多少次了。

    自那次之后,他们兄弟俩也总结吸取了教训,想要一雪前耻。只是可惜自那次后,双方就再没有过切磋交手的机会。现在这场打斗,也可以说是他们兄弟俩迟来的雪耻之战。而且这次不是切磋,乃是生死之战,许多方面也不必留手,可以全力发挥。

    彭虎只是心思较细,考虑事情比他弟弟更周到全面一些。如果能在打斗之前,就以别的办法先把事情解决,那自是再好不过。但如果打斗不能避免,那他却也绝不会畏手畏脚,有半点畏惧。

    兄弟俩配合多年,十分默契。此时彭虎只是一个眼神过去,彭豹便立即领会。回瞧了彭虎一眼后,两人立即将手中刀一挥,动作整齐划一地挥刀斜指向地面,然后大步向着黄宗文而去。

    看着大步而来的彭氏兄弟,黄宗文也是凛然不惧地道:“好,今日便让我再来领教下二位彭兄的五虎断门刀与虎豹杀。”

    他口中的“五虎断门刀”正是彭氏兄弟所练的武功,而“虎豹杀”则是他们两兄弟以这门武功为主,再兼揉吸收些别家武功精华所创出来的那套合击之术。这套合击之术便是以他们兄弟俩名字的各一个字来命名,称之为“虎豹杀”。

    “五虎断门刀!”后面藏着的林旭闻言之下,不由心下略惊地暗道念了一句。五虎断门刀这门武功,可也算是许多武侠中比较常见的一种大路货武功,想不到现实中却也真有。不过几次事实也证明了,许多中常见的大路货武功,也未必就不厉害,武功究竟如何,还得具体看什么人来用。

    家言自是不能完全当真,书中许多厉害的武功多半是作者瞎编虚构出来的,反而是不少属于大路货的武功,因为取之于民间,是现实中常有听闻的,所以现实中也是真的确实存在。就像林旭现在所练的弹腿、华拳与太祖长拳,也都是属于那种里写的很寻常的大路货武功。

    随后的“虎豹杀”这个名字,林旭则完全没有听过。但想到彭氏兄弟的名字一个是彭虎,一个是彭豹,再加上看他们这架势,明显是要一起上,那这个“虎豹杀”,他猜定是两人合练的一种厉害武功。

    黄宗文在话音一落后,手中抖腕一震,“喀喇”声响中,他手上正拿着的那半截桃树的所有分桠枝杈全部被他内力所震断,最后只剩下了一截较笔直约铁锹、锄头等农具木把手粗细的主枝干,长度则有一米左右,正好是三尺剑左右的长度。

    看样子,他是要以这截树枝当作剑来用。太极武学中,除了最为出名的太极拳外,太极剑也是非常有名的一套剑法。更何况隐仙派脱胎分支于武当派,而武当派也正是以剑法出名,有武当剑派的别称。

    彭氏兄弟在大步而上地奔跑出了两三步后,单脚一踏地面,离地一跃而起。于飞身跃过摩托车爆炸后仍在燃烧的火焰上空的同时,他们举刀于头,改为双手持刀,然后带着凌空跃下的重力加成及居高临下之势,向着黄宗文十分威猛地同时一刀劈下。

    眼见二人这一下来势凶猛,黄宗文暂避其锋地往后退让开一步,然后在这兄弟俩劈空落地之后,立即一挥手中的桃树木枝剑,划出道道大小不同的剑圈,向着两人攻了过去。

    彭氏兄弟同时大喝一声,也立即挥刀迎上。双方刀来剑往,霎时就刀光剑影交错得十分激烈地斗在了一起。

    双方都是相识多年,并且以前还常在一起切磋较量过武艺,所以双方对彼此的武功也都是十分了解。这一经斗起,完全没有什么多余的试探招式,立即便是各施杀招齐上,方一接触,就打得十分激烈。

    彭氏兄弟的五虎断门刀使得虎虎生风,凶猛异常,尤其他兄弟二人经常一起并肩战斗,配合十分默契。更还有专属二人的独门“虎豹杀”合击之术,施展起来更是厉害非常,刀刀要命。

    黄宗文虽是以树枝代剑,持的是一把完全不如钢铁坚硬的木剑,但他以本身内力灌注所附相护之下,却是也并不忌跟彭家兄弟俩手中的钢刀硬碰硬。不过到底本身的质地太过差了许多,在能不硬碰的情况下,他也会尽力避免与对方的兵器硬碰。何况太极剑法本身也是跟太极拳一样的路数,讲的是以柔克刚,借力打力,从来都不是门专跟人硬碰硬的剑法。

    他以一对二,又是手持木剑,但一时之间却也是有攻有守,并不落于下风。

    不过他以一对二,本就吃亏,又还是手持的木剑,需不断以内力相护才能不怕跟彭家兄弟的钢刀硬接碰触,再加上他在这之前又已跟魏长江剧斗过了一场,功力也是消耗不少,而彭家兄弟却是刚刚赶到的生力军。

    这般对比之下,他处处占着劣势,若是这么一直不相上下地拖耗下去,怕是情况对他非常不妙,处境十分堪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