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九章 找到了方向 得两枚飞镖
    ,!

    桃园与学校是斜对向,与学校旁边的饭店才算得上是正对一些。而学校论真正距桃园最近的位置,是校门口处的门房,但门房看门的柴大爷却是年老有些耳背,再加上年纪大,睡得也沉,却是现在这么大的动静还一时没惊动他。门房过去,后面第一排的教职工宿舍离校门处又远了有十来米,再加上中间至少两道墙壁的阻隔,还有树木等障碍物,声音传过去更是又要再弱许多。所以最先被惊动到的,还是离得最近的饭店内人员。

    当饭店里有灯光亮起透出时,正在这边桥头处四下搜寻林旭踪迹的魏长江也有立即注意到。不过注意到后,他只是看了一眼,并没多作理会。对他来说,这些寻常的普通人对他构不成任何威胁,自然是不放在眼里,最多也就是打电话报了警的话,可能会稍微麻烦点儿。

    但也就是稍微麻烦而已,对于警察,他也完全有办法应付。不过如果能在警察赶到前,就把事情解决了,那自然是最好不过。虽然他有办法应付警察,并且能将警察打发走,还不让警察插手此事,但警察一来,终是有些麻烦,而且也会给目前的局面多添出些变数,让黄宗文有可能会趁乱逃脱。

    所以,眼下更是要尽快找出林旭,将其捉住。这样,以林旭为胁迫,他也可以随时要求黄宗文换个地方另行谈判,不必待在原地等着警察赶到。这也是目前最及时而有效的办法,否则就算彭家兄弟能打败黄宗文,但那也不是一时半刻便可做到的,加上他也是一样。

    这地方他是初来乍到,对武乡中学所处的具体位置并不是很了解,也不知道附近离得最近的派出所是在哪里,离此又究竟又多远,但他来的时候,是从县城赶过来的,县城距此有多远他是记得的,乘车也就是半个小时左右的路程。警察出警的话,速度自是又比寻常赶路要更快一些,这乡下小地方,又是大半夜的,也不会有什么堵车情况,肯定是一路畅通。这样算下来,距离警察赶到,最多也就是半个小时的时间,最少可能就二十分钟,甚至十来分钟。要是附近有离的近的派出所的话,这时间还会更短。所以,他现在也得更抓点儿紧。

    在桥头处四下寻查地瞧了一圈儿后,魏长江把目光锁定到了道路旁紧挨着的那条颇深的沟渠下面。

    他四下瞧了一圈儿后,并没发现什么太过明显的痕迹,唯有这沟渠下面因地势的错落还一时没法仔细。而这一面,也是林旭最有可能躲藏的地方。

    其余三面,东西两面不必说,那两边所通向处都是道路的延伸。而视野所及处,这两边的道路都是笔直一条,路旁虽有栽种树木,却也并不如何高大繁茂,可以说是视野开阔,一览无余,没有什么好躲的地方。而以林旭的那低浅修为来论,也不可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就跑出他的视野范围外。

    更何况他刚才虽是专注于跟黄宗文的打斗,但“眼观六路,耳听八方”的这两项要点可也并没忘,对他这等高手来说,这两点简直是训练得有如化成了本能一样。在任何时候,都会下意识地警觉着周边的动静,更别说是在交手打斗这种性命攸关的时候了。

    所以哪怕再是跟黄宗文打得激烈时,他也一直本能地留有些注意力在留意周边的动静。只能说,打到激烈处,无暇他顾时,这留意周边的注意力小了许多。但即便小了许多,可能稍有错失,却也不会留有一大段的空白缺失。以林旭的修为来论,无论再怎么样发挥,也是不可能在他无暇他顾的那稍有错失的短暂瞬间跑出他视野范围外的。

    北面也是同理。

    北面就是学校与饭店的所在,而且学校也挺大,房舍众多,可供躲藏的地方也就很多,林旭是有很大可能跑回学校去躲藏。但学校前的这段路面却是颇为宽阔,目测少说也有着三十来米,这么一大段距离,林旭通过同样需要些时间。以其修为来论,施展轻功怎么也得要十个左右的起落。十下左右的起落,他这边又不是离的很远,中间还一片开阔,没什么遮挡视线的障碍,他不可能一下都没留意捕捉到。

    跑除过这三面,剩下最可疑的自然就是南面。而南面离林旭之前所在位置最近的,就是紧挨着道路旁的这条沟渠。再又加上这边地势比桃园那边低上一些,林旭只需伏下身子一翻身跃落到下面,以他刚才的位置,是一点儿都看不见。

    这沟渠下面却是颇深,差不多有着五、六米的落差,越到下面越窄,在这深夜里光线也就越暗,显得越加深遂漆烟。若是以普通人的目力来看,就算紧挨着站在这渠岸边往下面瞧,都是瞧不透下面的烟暗。再加上下面渠岸颇陡,几成九十度,而陡坡上又杂草丛生,有些蒿草长得颇高,还有些藤蔓也是十分繁茂,若是猫着身子往哪棵蒿草后一藏,或往藤蔓堆里一钻,那在这烟夜里的上面,真是很难发现。

    总之,下面可供藏身的地方实在是很多。魏长江站在渠岸处只是拿眼一扫,便已至少发现了七、八个能藏躲起人的地方。更别说林旭年龄还小,虽身量已长得颇高,不下一些成年人,但身材却还是瞧着瘦弱。体积小,这能藏的地方就更多。

    下面的烟暗,以魏长江的眼力来说,倒是不成什么问题。可若加上那些杂草遮挡,他只在岸上观瞧,却也是一时难以发现林旭踪迹。所以他只瞧了一眼后,便不作多想,轻身一跃,跃入了下面沟渠中,开始快速地在几个可疑的藏身点处搜寻了起来。

    这边林旭一见魏长江跃下沟渠后,便是不由心下一紧,暗自有些叫糟,觉着不妙。虽然魏长江一时还并没找到桃林中,但跃下沟渠,却算是找对了方向。他就是从下面沟渠过来的,魏长江若是在下面仔细查找的话,很可能发现他的踪迹,然后顺迹摸索过来。

    虽然他对空空儿所传下的轻功与隐迹功夫是颇有自信,但毕竟他跟魏长江之间的差距实在太大,所以这情况实在不好说。带着紧张地观瞧了渠岸处片刻,见魏长江一时还没上来后,他心下一动,又自悄无声息地从藏身的桃树上滑落下来。

    落地之后,他轻身一闪,无声地跃落至旁边的另一株桃树旁,然后探手将这株桃树树干部位一上一下所扎着的两枚飞镖轻轻拔下。

    这两枚飞镖正是方才彭氏兄弟刚赶到时,为了救魏长江而向黄宗文隔岸射出的那两枚飞镖。当时黄宗文闪身躲过后,这两枚飞镖射进后面桃林中,却是刚好扎在了这棵桃树上。林旭因藏身处离得不远,却是正好瞧得清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