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章 提前动手 一把好剑
    ,!

    林旭将两枚飞枚飞镖从树干上拔下后,便插入了自己腰间的皮带上收起,当作自己的暗器备用。

    他跟魏长江及彭氏兄弟间的修为差距实在是太大,所以现在是能多得一分助力,便要想方设法多得一分。眼下这两枚飞镖既然离得不远,自是要先收起来,说不定待会儿便可以用这两枚飞镖偷袭一下。正所谓是“明枪易躲,暗箭难防”。

    本来他躲藏在这里,一是不想给黄宗文造成拖累,以免因为他在场,黄宗文为了保护他而影响发挥;二则是保护自己,不想成为除黄宗文外敌方攻击的次要目标;三则是想窥伺一旁,好等黄宗文跟魏长江、彭氏兄弟两方打得两败俱伤或功力大耗之时,出手偷袭对方,那时既可帮助黄宗文,也能以己之力一举扭转战局。

    但不曾想彭氏兄弟这对帮手赶到,双方再打起来后,魏长江却是暂时没有插手,而是短暂疗了下伤后,就过来搜寻起了自己,这可跟他原先所预想的不同。眼见魏长江已然下到渠底,开始找对了方向,林旭生怕自己再躲下去的话,只会等到魏长江搜寻过来,找到自己的藏身处,到那时可就没有然后了。所以他现在便打算提前动手,也是有些迫不得已。

    既然等不到最佳时机,那现在不得已下也只好提前一试了。趁着魏长江还在渠底,暂时瞧不到上面情况,正好可以打个时间差。总比坐等着魏长江顺迹搜寻过来,识破自己的藏身处要强。

    林旭到底还是有些年轻识浅,经验少,沉不住气。他一见到魏长江跳下渠底后,就先自已紧张地有些慌了,只以为魏长江是顺迹搜索地找对了方向。却不知魏长江这时对他的实际藏身处是有些错判的,只以为他是藏身在杂草丛生的渠底坡岸中某处,还并未怀疑到对面的桃林中。而魏长江跃下渠底,也只是根据其自身的推论与判断,并非是真的发现了他留下的踪迹。

    魏长江也是根本没想到,以林旭目前相对他们来说非常低浅的修为,竟然有着这般大的胆子。只觉着林旭能在彭家兄弟俩赶来前,就先提前一步藏起来,就已是够聪明机敏很警觉了,哪里料得到他竟还敢窥伺一旁,妄想着插手他们这等高手间的对决,想要坐山观虎斗。

    所以林旭现在,对魏长江的搜寻意图也是有些错判。不过这也怪不得他,他既不是魏长江肚里的蛔虫,也没有他心通的神奇本领,又哪里能知道魏长江究竟在想什么。说到底,他毕竟还是历练太少,缺乏经验。对上魏长江这等老江湖与大高手,难免是有些沉不住气。

    总之,基于自己的错误判断下,他是已决定提前动手一试了。而一经决定后,他便是再没什么迟疑。这时收了彭家兄弟的那两只飞镖后,他立即踮起脚尖,悄无声息地向桃林另一边潜行了过去。

    黄宗文所种的这片桃林颇大,占地有五亩,他家的院子只占了跃进渠拐弯处东北方向的一角。除两面临着渠岸外,剩余两面都是桃林包围着。这两面以桃林为墙,另两面以渠水为隔,并无院墙。

    林旭现在是打算潜行到桃林另一面,然后从另一面进入到黄宗文家中。黄宗文家的几间瓦房,除一间杂物房外,剩余的那一排主建筑是背靠着这面桃林而建。林旭若绕行过去,从后面进入,院中的人因视线遮挡,是瞧不见的。

    林旭先行潜入黄宗文家中,是打算要去黄宗文的书房中取一件东西。那是一把剑,就挂在黄宗文书房的墙上,他每回到黄宗文的书房都会见到。早前有次他也曾问起过,黄宗文只说是买来镇宅避邪用的镇宅宝剑,另外则是做装饰用。

    这把剑林旭从没有取下拔出来看过,在未曾了解到黄宗文的真实身份前,他也一直把这话当真。但现在,他自是对这话大为起疑,对这把剑的真实用途也是产生了大大疑问,这把剑,他猜测很可能就是黄宗文以前闯荡江湖时用过的配剑,是一把当作兵刃的真正宝剑。

    如果他猜得没错,那这把剑可就大有用处,要是他能取了剑后抛给黄宗文,黄宗文得了真正趁手的兵器,战力必然还可再增强。即便他猜错了,这把剑不是什么真正好剑,但终归也是铁铸,怎么也要比黄宗文现在手里的那一截桃树枝要强。所以无论他猜得正确与否,把剑抛给黄宗文,都能对黄宗文的现状大有帮助。

    更何况,他觉着自己猜得也应该没错。从黄宗文与彭氏兄弟的交手来看,黄宗文在打斗的同时,也是一直有意地在向着其书房位置移动。只是因为彭氏兄弟将他缠斗住,让他始终难以脱身地迅速到得书房。由此来看,林旭判断黄宗文也是想要取得这把剑。

    既然如此,他便助黄宗文一臂之力。另外到得书房后,由于黄宗文正在艰难地拖着战团向这边移动,也使得他在书房处能够更加靠近彭氏兄弟俩的位置。距离越近,他发镖无疑也就越有把握。

    一边在桃林中迅速而无声地潜行,绕道接近着主屋的后面,林旭一边也不时回头望上一下,透过桃树的间隙,看看另一边的渠岸处魏长江有没有冒头出来。所幸的是,直到他到得了主屋后面,那边魏长江也还一直未曾上岸,看样子还是在渠底搜查着他的踪迹。

    说来虽慢,但其实很快。这个时候,距魏长江跃落下渠底其实也并没过去很长时间,最多也就一两分钟。

    林旭虽是在后面桃林中绕行,但黄宗文家的院子就那么大,其实也并没绕多远。再加上他这段路一直都是施展的空空儿所传下的《浮光掠影》轻功,速度也是很快。即便是在茂密的桃林中穿行,道路并不好走,但也并未有耽搁多少。

    到得主屋后面,他也是毫不耽搁,找到书房的位置后,立即一闪身到了书房后窗处。

    盛夏天气炎热,书房的窗户并没关,从里面敞开着,只是窗户外面却有几条竖着砌在墙内的钢筋条,间隔的距离只大隔一掌多宽,根本不容人钻过去。这算是农村盖房时自制的防盗窗,他们学校的宿舍窗户也有这种钢筋条窗栏,村里同一年代建的房子也基本都有,林旭他们家也是这种。

    不过这其实更多的也就是种求自家安心,防君子不防小人,真是有人成心偷,弄断这钢筋条也不算费什么事。对林旭来说,这就更是不在话下。他伸手抓住两个钢筋条往两边用力一扯,立即扯弯个容人通过的空障,接着再伸手一捅,将里面的窗纱捅出个大破洞,人跟着随之一跃钻了进去。

    他早在窗外就看好了位置,一跃入房中,便是跃到了挂着那把剑的墙前。伸手将剑取下,入手一觉重量,便是不由一喜。这剑入手颇感沉重,起码不是那种轻飘飘铁片儿似的剑。接着轻轻拔剑出鞘,抽出一截一看,便见明晃晃的闪着寒光,明显开了刃,剑上还有股寒气扑面,使得他脸上汗毛都是一竖。

    林旭虽没见过几把剑,也不会辨识,但凭感觉也能觉着这是把好剑,说不定还是很厉害的那种。当下也不全拔出来,重新把抽出的那截插入鞘中后,他立即执剑凑过到了书房的前窗处,偏头向外观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