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三章 变生肘腋 金蝉脱壳
    ,!

    彭家兄弟俩的武功,高明厉害的主要是在刀法上,拳脚功夫上相对他们的刀法来说,算得是弱项。所以这时二人的兵刃脱手被挑飞,再加上又各受了伤,战力起码被削弱了差不多一半。即便再联手,也对黄宗文造不成什么威胁了。而魏长江这时也尚是内伤未全愈,所以便是他们三人联手,黄宗文此时也是全然不惧。

    而且相对于这三人全受了伤,黄宗文得了林旭掷射来的当年随身佩剑,有了趁手兵刃,却是战力大增。再加上林旭不但没有成为他的累赘,反而是给了他很大惊喜,刚才的那一下偷袭,使他立即得以抓住机会翻盘,一举扭转了战局。所以,等下若再交手,林旭再窥伺一旁时,也能够给魏长江三人造成很大的威胁与干拢,让他们难以施展出全力。当需要时刻小心提防着偷袭时,那可是难免分心的。

    一方被削弱,一方则被加强。两相对比下,黄宗文此时自是更加胜券在望。事实上,他现在就可称得上胜利了。魏长江一方,除了人数方面外,已是没有任何优势。

    听得魏长江所喊的那句叫他住手的话后,黄宗文侧移开一步,然后半转身同时面对着彭家兄弟与魏长江。而在这过程中,他手中的剑尖所对向则并没动,仍是指向着彭家兄弟的咽喉部位。

    半转过身后,他移转目光看向魏长江处,道:“我不会杀……”

    话未说完,忽然骤生变化,眼角余光瞧得彭豹猛然转身扑向仍站在书房窗口处的林旭。

    “贼小子竟敢暗算你家彭爷爷,给我拿命来!”彭豹转身扑出之后,方才声如怒雷地恶狠狠盯着窗内的林旭大声吼道。

    魏长江因自己的错判失误,自认为是上了林旭的当,被林旭所耍了,因而对林旭十分愤恨恼怒。尤其是他这等老江湖,竟被林旭这么个毛头小子给耍了,更是对此气愤难平。

    他都这般想了,做为被林旭偷袭的直接受害者彭家兄弟自然更是难免。这简直是终日打雁的反被雁啄了眼,多少大风大浪都经历闯荡过了,结果却在一条小阴沟里翻了船。他们兄弟俩在江湖上是何等地位与声名,又是成名多少年的大高手,不曾想今日竟栽在了个无名小辈手里,传出去定是大大丢脸、遭人耻笑之事。所以,他们俩对林旭的恨意,比魏长江是只多不少,更加恼羞成怒,愤恨难当,胸中憋了股大大的恶气。

    兄弟俩人中,老二彭豹的性子脾气更暴烈些,对此更是难忍。趁着黄宗文这时半转过身瞧着魏长江那边说话,一时对他们兄弟俩难以全神注意之际,立即便再难忍受地向着身后窗内的林旭暴起发难。

    他此举除了是要出一口恶气外,也是想要擒捉住林旭,做为他们目前局面下的翻盘之举。此时他们三人都已受了轻重不同的伤,他们兄弟俩的兵刃还被打脱了手。这种局面下,他们再是三人联手,也都不是得了趁手兵刃的黄宗文对手。所以,如能趁机擒捉住林旭,几乎算是他们目前局面下唯一能重新翻盘扭战局的机会。

    彭家老二虽然脾气暴烈些,性子冲动些,但毕竟也是闯荡江湖几十年历练出来的老江湖,可不是没脑子之人。

    彭家兄弟经常联手对敌,几十年来同进同退,早已是养得默契十足,虽非那种天生就能相互有所感应的孪生兄弟,却也后天培养得可谓是心念相通。彭豹忽然暴起发难地一动手,即便在这之前没跟彭虎有任何的交流,彭虎也是立即明白了弟弟的想法,跟着同时动手。不过他动手的对象却不是林旭了,而是黄宗文,他要尽力阻拦黄宗文,替弟弟尽量多争取些时间。

    虽然在失了兵刃后独力对敌,他知道自己更加不是黄宗文的对手,但相识了几十年,他对黄宗文也同样是颇为了解,知道黄宗文非是必要时,绝不会轻易下杀手。对寻常的普通敌人都是如此,对他们这怎么也是相识一场有着几十年交情的旧交就更是如此。所以他这时哪怕是拼命,也认为不会有性命之危。

    瞧见彭豹忽然对后面屋内的林旭暴起发难,魏宗文稍慢半拍,也是立即意识到这是他们目前局面下唯一的翻盘机会了。所以他稍慢片刻,也是跟着立即动手。

    不过他这时距黄宗文的位置却是稍远,但他离自己之前被黄宗文打落在地的那把飞针却是不远,当即一个滑步矮身下去,伸手从地上抄住一把飞针的同时,他不等站起,便立即对着黄宗文连连发射,帮助彭虎共同对敌,替彭豹多争取些擒捉林旭的时间。

    话还没说完,就忽然间变生肘腋,黄宗文对此突如其来的变化,也是完全没料到。他对他们讲仁讲义,没立下杀手,没想到他们却利用他的仁义,当此之时,黄宗文也是不禁勃然生怒地大喝道:“彭豹你敢,给我住手!”

    不等话完,他立即抢前出手,要拦阻下彭豹。但彭虎这时几乎对他同时出手,一时不要命的两败俱伤打法,却也让他难以立即脱身,随后魏长江加入的飞针助射,也是更加拖住了他。

    彭豹距身后书房的窗户不过五米左右的距离,转身一扑即至,几乎是他那声吼才出便人已到地杀到了窗前。这窗外虽有自制的钢筋条防盗窗,但其宽度只能防得了人钻过,却阻不了人手臂伸进。林旭这时正站在窗口处,彭豹只需伸臂进去,便能抓到,倒不需非要人钻过去。至于那层薄薄的窗纱,更是造不成丝毫阻碍,有等于无,更别说林旭所对的那一栏处窗纱,还已经被他之前为能丝毫无阻地发射暗器而自己主动划破了。

    彭豹对他忽然暴起发难的这般变化,林旭也是全没料到。瞧见彭家兄弟被黄宗文打落挑飞了兵刃后,他也本以为自己这边是稳操胜券了,哪里想到这彭豹受伤之下,竟还抓住机会地忽然反扑。

    不过他站在后面,却是正对向着彭豹他们。彭豹这一下忽然反扑,他虽没料到,却是看得清楚。眼见彭豹一扑即至地探手穿过窗户向他脖颈处抓来,他立即使了招空空儿《妙手十三式》中的“金蝉脱壳”,闪身后退。

    “金蝉脱壳”这一招,本是用在被人擒捉住之后所施展的脱身之法,有缩骨滑身之效。但脱身之后,自然要迅速逃离,所以这招的速度也是奇快,其短途身法加速之快,比他目前所掌握的《浮光掠影》轻功还要更快几分。

    彭豹这时虽然已经受伤,但只是后面右肩处被扎了一把飞刀,以及右手背上被黄宗文刺了一剑,其余并无什么太大的伤势。所以这时林旭与其之间的差距仍是极大,林旭可不知道他拳脚功夫上算得是弱项,就算知道,以这种巨大的功力差距,他也仍不可能会是彭豹的对手。所以眼见彭豹扑来,他并没想着挡,而是立即闪躲。

    不过他这时并没被彭豹抓住,所以只是使了“金蝉脱壳”后半截的逃脱身法,并不需使前半截的缩骨之法。

    《妙手十三式》虽然是套以进攻为主的功夫,讲求的是最好的防守便是进攻,但却也并不是完全没有防守的招式。这套武功实际上覆盖面很全,有应对各种情况所需用到的招式。便如这招“金蝉脱壳”,便是脱身之术。

    做贼的也难免有失手的时候,若万一不小心被人捉了,那自然要想方设法地脱身,这招便是需用在这种时候。其缩骨之法十分精妙,这招的精华在后来被奉空空儿为祖师的神偷门专门演变成了一门缩骨功,做为神偷门分支的燕子门,如今也有得传,李飞燕也会这门功夫,但却远不如原版的这招“金蝉脱壳”精妙了。

    不过这招“金蝉脱壳”,也就是《妙手十三式》里唯一的脱身招数了。代表着一招就足够用,也是指最好不要轻易失手被捉,同样的错误,最好只犯一次。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