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四章 轻功高妙 重伤彭豹
    ,!

    彭豹右手刚刚探过窗户的防盗栏处,林旭便已“嗖”地一下速度极快地退后出去了两米来远,使他徒劳地抓了个空。

    眼见林旭速度竟这般快,彭豹也是全没料到,不由吃了一惊。但随即则便又是大怒,以他跟林旭之间的这种巨大功力差,自己暴起发难地突袭之下,竟然还没能将这小辈一把成擒地手到擒来,对他来说可实在是大为丢脸。

    一声怒吼的同时,他横臂一展,立即“砰砰砰”地将右手边的几根钢筋条从砌在墙内的状态给打了出来。钢筋条一去,他立即随之撞破窗纱地穿窗而过,跃入房内。

    但他刚一跃入房内,林旭却又早已见机地从后窗处跃了出去,到了屋外后面的桃林内。并且一入桃林,又自脚下不停地往桃林深处轻身掠去。

    眼见林旭又先一步逃脱,彭豹又是不禁气得大吼。跃入房内不作稍停,脚下一点,又从后面窗户处“砰”地一下直撞了出去。

    却是林旭毕竟还没成年,身子瘦小,之前他拉弯的那两个钢筋条空隙,是只容得他身子通过。而彭豹却是身材高大,那空隙便不能容过他了。而他急于追赶林旭,却是也不愿再多拉开些以做耽搁,因此直接合身撞了出去。那钢筋条在他一撞之下也是根本阻拦不住,又是直被从墙里给撞了出来。只是他一撞出来落地后,拿眼一瞧,却见林旭竟已逃得远了,已是逃入桃林深处,差不多跟他拉开了十米之远。

    刚才林旭逃脱的那两下,彭豹只以为林旭是在危急性命下的拼命超常发挥。但现在一看林旭在桃林中逃跑的身法,他才知道这小子功力虽还不怎么样,但却是轻功高妙。现在所施展的是一门十分高明的轻功身法,不但速度奇快,而且很擅长于在像桃林这种有很多障碍物的复杂地形中的腾挪转移。

    若是林旭与他功力持平,哪怕是稍弱上一两重,以林旭的这等轻功,他定是望尘莫及,绝对追赶不上。哪怕是现在,在眼下桃林的这种复杂地形中,林旭的轻功也比他更有优势。他所会的轻功,基本上就是直来直去,速度虽也不算慢,却是也称不上有多么高明。甚至魏长江与楚黄河这师兄弟俩的轻功,似乎也都不及眼下林旭这小子所施展的高明。

    隐仙派源出于武当,武当有一门叫作“梯云纵”的轻功,隐仙派中也有所传。但这门“梯云纵”虽也是轻功绝技,但却是以跃起的高度称雄,而非是以速度著称。彭豹以前也曾见魏长江与楚黄河多次施展过这门轻功,对“梯云纵”称得上很熟悉,那绝不是眼下林旭所施展的这样。

    这一刻,彭豹都怀疑林旭究竟是不是楚黄河的弟子。若说楚黄河在隐居的这二十多年中,偶然不知从哪儿得到了这么一门十分高明的轻功,然后传给了林旭,那也不是不可能。可若是如此,按理楚黄河也当会这门轻功。以楚黄河的功力修为来论,若是他也会这门轻功,那方才与他们兄弟俩的交手打斗中,但凭这门轻功的速度,就完全可以吊打他们兄弟俩了,那又缘何不见他施展?

    彭豹从不是爱深思多想之人,一时想不明白,便也不再多想。这只不过是他在瞧见林旭所施展的轻功身法后,短瞬间所转过的一些想法,说来虽长,实际上时间很短,都不及一眨眼。动作上他也没什么停顿,落地后脚尖一点,又复紧跟着追入了林中。追赶之中,他反手从后肩处拔下那把仍扎在肩头的飞刀,然后瞧准前面林旭的身影,甩手飞掷了出去。

    若是在开阔的地面,即便林旭所掌握的轻功高明,但因双方间的巨大功力差距,彭豹也可以很快追上林旭。但在桃林这种复杂的地形中,林旭的轻功却明显更有优势。不但速度快,也很擅长于小范围的腾挪转移。而反过来,彭豹的轻功在这种茂密树林的复杂地形中却会受到影响。所以他怕追赶不上,便连忙发射飞刀射击。若是射中了林旭,这小子自然再逃不快。即便射不中,也能够给林旭造成些阻碍,拖延其速度。

    “嗖”的一声,飞刀电射而去,速度极快。林旭听得后面破空声急响,不用回头,也听得出是有暗器射来,连忙闪身躲避。刚闪身躲到旁边一株桃树后面,一把飞刀便以寸许之差,紧擦着他身旁射过,然后“哆”地一声,射到了前面一米多远的另一株桃树树干上。

    林旭这一躲,不免就停顿片刻。而后面的彭豹却是丝毫不停的紧追而上,瞧到林旭又复前逃后,他又从腰间的镖带上摸出一把飞刀射去,发射飞刀之时,脚下仍是毫不停顿。

    听得后面风声骤响,又有暗器射来,林旭只能连忙再躲。这两下的停顿躲避中,他方才拉开些距离的优势,又很快被彭豹拉近。

    “啊!”

    彭虎口中一声痛呼,被黄宗文一剑刺中了腿部伏兔穴。

    眼见林旭遇险,黄宗文这时也顾不得再对彭家兄弟多顾念旧情地留手。一剑精准地刺中彭虎腿部伏兔穴的同时,他剑上内力激发,也同时封住了彭虎腿上的这处要穴,使得他腿不能动。这是他独门点穴手法,隐居的二十多年中又有精研,即便以彭虎的武功,要解开也需费时颇久,与他同门的师兄魏长江也不懂解。

    刺中彭虎,封住其伏兔穴的同时,黄宗文接着剑上再使个粘力,粘住彭虎的整个身子,然后往后一甩,直向魏长江那边甩掷了过去,这一下也同时封住了魏长江再向他发射飞针的路线。

    甩出彭虎后,他不作稍停,紧接着脚下一点,施展出“梯云纵”轻功,高高跃起至屋顶上空,再轻身落下时,已是踏入了屋后面的桃林中。“梯云纵”轻功,不但及高,也是及远。一旦跃起的高了,呈抛物线落下时,也就同时及远了。

    黄宗文与彭虎打斗之时,也同时密切关注着屋内林旭的安危。这时见得林旭又从屋内跃入到了后面桃林,而彭豹也紧追了出去,他便干脆不进屋,直接从上面绕房而过。

    轻身下落后,黄宗文并没直接跃入下面的桃林,而是飘然落在了一株桃树上方。接着脚下一点这株桃树的细枝,他又即飞身而起,却是直接从桃林上方追赶彭豹。

    “梯云纵”果不愧其轻功绝技之称,在武林中也是赫赫有名,再加上桃林上方空阔没障碍,所以只再一个起落,他便追赶上了彭豹。

    落下的同时,他挥剑向前,“嗖嗖”风响,剑光闪烁。在劈斩开上方遮挡的桃树枝叶的同时,他一剑向着下面彭豹的后心处刺去。

    彭豹这时刚又抽出了一把飞刀,打算向前面已经不远的林旭射去,这时听得后上方异响,转眼一瞧,就见黄宗文竟已追赶攻来。当下再顾不得林旭,反手一刀向着黄宗文射去。

    眼见这把飞刀射来,黄宗文左手所捏的剑诀往前分指一夹,十分精准的将这飞刀夹在两指中。与此同时,他右手剑势不变,仍是自斜上方向着彭豹刺去。彭豹所发射的飞刀,不但未能破坏他攻势,也丝毫没阻碍得他片刻。

    见得飞刀失利,明晃晃的剑尖已刺到身前,彭豹连忙脚下一转,往旁侧移横身闪躲。

    “嗤”地一声,长剑刺空,紧擦着他身旁寸许而过,可谓十分惊险。不过他躲过了剑,却没能躲过黄宗文的人。黄宗文在与他错身而过的同时,变指为掌,“砰”地一声,一掌正中地击中他胸口。

    而黄宗文原本两指间还正夹着彭豹的那把飞刀,这时变指为掌后也没松开,仍是夹在指间。所以他一掌击中彭豹的同时,也把这把飞刀刺进了彭豹胸口。他深恨彭豹利用他的好心而趁机向林旭暴起发难,让林旭遇险,所以这时对彭豹也是不再留情,痛下杀手。

    一掌重重击中彭豹的同时,立即便是打得彭豹一声惨叫,口中鲜血直喷。“砰”地一声撞在后面一棵桃树上后,又“喀喇”一声将这棵约手臂粗细的桃树给拦腰撞断,可见得黄宗文这一掌之重,也确是含愤而发。

    彭豹落地之后,口中鲜血还是不住直涌。虽还挣扎地能动,却是再也翻身爬不起来。

    “林旭,你没事吧?”

    黄宗文一掌重伤彭豹后,也没顾得再多理会彭豹,连忙叫住前面的林旭关切问道。

    “黄老师,我没事。”眼见黄宗文赶来解决了刚才就快要追上他的彭豹,林旭松了口气的同时,自也是停了下来不用再逃。这时说罢后,便回转走了过来。

    到得黄宗文身前,黄宗文仔细上下瞧了他一眼,见他果然未曾受伤,这才松了口气。不然若是他的原因,而让林旭受到伤害,他可真是自责愧疚非常了。

    “没事就好,难为你了!”松了口气后,黄宗文将手中剑倒持而握,然后另一只手伸过去拍了拍林旭肩头,心中十分感叹。说起来,今天晚上还真是多亏了林旭,若不是林旭,他今晚的情形可就要糟糕很多,说不定还会有性命之危。

    正要开口再说什么,忽然听到远处传来了警笛声鸣响。却是饭店中有人报了警后,这时警察终于赶来。其实这个时候,离饭店中的人报警并没过去多长时间,也就是十来分钟。说来虽长,但黄宗文他们间的打斗交手却是极快。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