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五章 一番说辞 且跟我走
    ,!

    (求收藏,求订阅!)

    黄宗文在打斗中也早有注意到了饭店与学校那边都有灯光亮起,知道已是惊动了人,所以这时听到警笛声传来也并不意外。见到这边动静后,有人报警,那是意料中事。不过他并不愿跟警察照面,以免得麻烦,当下略作沉吟后,他向林旭道:“林旭,今天晚上的事真是谢谢你了,多亏了你帮忙,我才能够化险为夷。我知道你现在心里一定有很多疑问,但现在却不是说话的时候,咱们过后不妨再找个时间详谈。现在,我需要你再帮我最后一个忙。”

    林旭闻言毫不迟疑地道:“黄老师你说,能做到的,我一定帮。”

    黄宗文笑了下,道:“这事却不难。”抬手指了下桃林深处,他接道:“我要你先从这边绕回学校里去,然后等警察赶到后,再从学校里出来。如果有警察问起我,你去帮我做个证,就说我因为想女儿,等不及女儿回来,到首都去看女儿了,就是今天中午坐车走的。”

    说罢顿了下,不等林旭发问,又再接道:“我今天基本上没怎么出屋子,也没人到过我家,后半晌又是一直下雨,饭店与学校那边也没什么人出来过,没留意的也不会知道我在不在。倒是晚上那会儿跟你下棋时亮了灯,这有个疑点。你就说是我临走时请你照看屋子,那会儿是你在我屋里待了一会儿。其余的你不需再多分辨,也不管警察怎么问,只需要照这个说就行。刚才我在院子里跟彭家兄弟的打斗,对面应该会有人看见。但对面离我这边远,现在天又这么烟,以他们的眼力是看不清楚的,最多也就能看见个人影,这不需担心。”

    黄宗文平日里也是基本都不出门,有时一整天都会待在屋里,再加上他性子有些孤僻,也甚少跟什么人来往。而他所住的桃园跟学校与饭店都颇有些距离,平常不是特别有人留意的话,确实不会注意到他究竟在不在家。而现在学校放假,全校师生离去了九成九,会留意他这里的人就更少了许多。饭店那边因忙着生意,平日都是待在里面准备饭菜、接待客人等,也甚少有人出门。再加上今天下雨的缘故,出门的就更少。

    黄宗文今天其实是有出门的,就是林旭撞到的那次,是在晚上天快烟的那会儿,他从饭店里刚吃饭出来,撞见了黄宗文在这边渠岸上散步抽烟。不过那会儿也就只有他们两个人,其余再无旁人,然后说了几句话后就又一起到黄宗文家下棋去了,途中并未撞见任何人,而且在那时天已很暗的情况下,就算有什么人远远瞧见了,也是看不清楚他们的脸,这就可以否认。所以按照黄宗文这番说辞的话,林旭细思下,也确实觉着并没什么太大漏洞,应该可以糊弄得过去。

    他这般显然是不想引警察注意,免得麻烦。只要林旭给他作证了中午就已离开,那这晚上发生的事就可以跟他毫无关系了。不管后来桃园中究竟出了什么事,如果“他不在”,那就牵扯不到他。现在桃园中的这场乱斗,也完全有可能是有两拨人,一逃一追下刚好到了他这桃园里,然后就这么打了一场。

    至于林旭,更不用担心会有人瞧见他。相对于黄宗文来说,林旭自打饭店那边有灯亮起时,可以说就一直没露过面。先是躲在桃林中,后来提前出手偷袭时,也是在漆烟的屋子里,现在则又是身处桃林。

    林旭修为比黄宗文要低许多,这时还并没听见警笛声传来。不过饭店与学校那边有灯亮起,他却是也有注意到。惊动到了人,然后对面瞧到这边的大动静后,有人报警那是肯定的。所以,警察肯定是会来的,对于黄宗文提前准备的这番说辞,他也能够理解。

    听完之后,他当即点头答应道:“黄老师放心,这没问题。”说罢稍一顿,他问道:“不过您等下打算去哪儿?”黄宗文这番说辞的大前提是“他不在”,所以接下来他肯定是不会还留在现场的。

    林旭问过后,话音还没落,黄宗文忽然扭头转身往他之前所劈斩出的那个桃林上方空洞处望去,手中的剑也复又转为正握,向上斜指向那处。

    不片刻,那处人影一闪,便见是魏长江轻身而落地追了过来。转眼一瞧下,瞧见重伤倒地的彭豹,他立即不由惊呼了声“阿豹”,然后迅速赶到彭豹身边,察看彭豹的伤势。

    他方才在院子里接住彭虎后,发现彭虎被黄宗文点了穴道,却是试着有给彭虎解穴,一时未能解开后,他因担心彭豹这边,再加上彭虎也是担心弟弟催促他,所以他便把彭虎留下,自己先追赶了过来。因试着给彭虎解穴,却是不免多耽搁了些时间。

    黄宗文手中长剑一动,剑尖跟着转而指向落地后的魏长江。双眼盯着魏长江的举动,他口中向林旭道:“我要把今晚的这件事处理妥当。”话音未落,他便纵身上前,一剑向魏长江刺去。

    魏长江才刚喂了彭豹一颗伤药,眼见黄宗文一剑刺来,只能放下彭豹连忙闪躲。

    见他闪身躲开后,黄宗文却是并未再行追击,而是脚下一挑,将重伤的彭豹身子挑起,然后左手抓住将彭豹提在手中,向魏长江道:“你把彭虎带来,然后跟我走。今天这件事,咱们必须好生解决了。”

    他将重伤的彭豹抓在手中,明显是以彭豹为质。说罢不待魏长江回话,他又转头瞧了林旭一眼,向林旭道:“林旭,这里没你什么事了,你先走。警察也马上就该到了,记住我刚才说的话。”

    林旭这个时候,也隐隐听到了远处传来的警笛声,闻言答应道:“好,那我先走了,黄老师你小心!”

    眼下彭豹已是身受重伤,奄奄一息,可以说完全丧失了战斗力。三去其一,剩下了魏长江与彭虎,更是对黄宗文造不成什么威胁了。所以林旭对黄宗文接下来的安危,倒是并不怎么担心。当下答应后,也没作什么迟疑,就又转身往桃林深处而去。他要从桃林深处穿过,然后穿出到另一边,绕道回学校。

    “不用担心,你去吧!”黄宗文盯着魏长江,头也没回地回了林旭一句。耳中听到林旭转身而去后,他又向着魏长江道:“你也去,先把彭虎给我带来。”

    魏长江道:“师弟你何必如此,今天这事算我们栽了,你把阿豹交给我,我们转身就走便是,以后绝不会再来打扰你。”

    黄宗文道:“这事可不是你说完就算完的。别废话了,快去把彭虎给我带来……”

    林旭展开轻功在林中穿行,不片刻便去得远了,已听不清黄宗文与魏长江的对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