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六章 竟然是她 好有勇气
    ,!

    林旭一边施展轻功前行,一边心里暗自猜测,黄宗文究竟会怎么处理今晚的这件事。是把魏长江三人全都狠心杀了,来个一干二净,一了百了,以除后患;还是废去他们的武功,让他们再无能力作乱;又或是逼他们发个永不来扰的毒誓之类。不过不管如何处置,既然警察马上就要赶到,那自是不能再留下来,以免被警察撞到抓个现行。

    以黄宗文的武功,自然是不怕警察,更别说来的又还只是些乡下派出所的那点警力了。但若被警察撞见,却是免不了一场麻烦,而黄宗文明显是还想保住他目前的这个身份,并不想弄出什么乱子,至少明面上要把自己择干净,别跟今晚这事牵扯上。所以他眼下的当务之急,就是先离开这桃园。现在他手上有彭豹为质,便可用彭豹的性命暂时逼迫魏长江和彭虎听从自己的命令。

    林旭心下胡乱猜了一番后,最后暗道:“不管他最后到底怎么处置魏长江跟彭家兄弟俩,只要能保证这三人以后永远都别找回来就行,这点是最重要的。方法不论,能保证这个结果最重要。”

    这三人的处置结果,不仅关乎黄宗文,也同样关乎他自己。他跟魏长江三人都是照过面的,而且今晚的事他起了很关键的决定胜负作用,以致让魏长江与彭家兄弟俩都是深恨自己。所以,如果黄宗文对三人的处置不能保证那个结果,那他招惹上这么三位大高手,以后可就大有麻烦了。他总不能一直处于黄宗文的保护下,而黄宗文也不可能一直随时随地的保护他。而短期之内,他的实力也不可能提升到内力境的巅峰层次。哪怕能提升到五、六重,恐怕也是奢谈。所以别说面对魏长江三人,单面对任何独立的一个,对他都是极大的威胁。

    可他现在也就只能是心想地猜测一番,既已跟黄宗文分开,他现在已是做不了任何能影响最终结果的决定。不过,他相信黄宗文应该不会做出任何让他处于危险中的决定,从今晚黄宗文的表现来看,也是一直都在尽力地保护他安全。

    虽心中稍微对此有些担忧,但他还是很相信黄宗文,相信这位黄老师不会做出危害到他的决定。所以既然选择相信,再加上多想也是无益,且现在也已无法做出任何影响黄宗文的决定,因此他最后暗道过那句后,便不再去多想此事。

    这片桃园虽大,但林旭施展开《浮光掠影》轻功前行,还是很快就穿出了桃林。他此时穿出的位置,已是快到桃林的最后面,更加靠近他们关村这边。

    穿出林中,他正要跃下渠岸,然后从渠底跃过对岸,却是忽见对岸的沙石路上,有个人影正在照着手电前行。而这人行进的方向,正是从他们关村方向而来,往学校方向而去。

    这个时候,早已是过了午夜零点,差不多快近一点了。这么大半夜的,竟还有人在这条沙石路上赶路,林旭好奇之下,立即定睛仔细瞧去。

    渠道两岸也就隔了七、八米的距离,这点儿距离,以林旭目前修为下所增强的夜视能力,瞧人这么大的目标,还是完全看得清楚的。更别说那人正打着手电,借着对方手电的光芒,也是更看得清楚。

    只是这一看之下,他不由立即吃了一惊,却见那人竟是关落雪。这么大半夜的,关落雪却是怎么会在这儿?才自这么一想,心下已是有些恍然地暗道:“难道她是要去学校找我?”

    今晚的连番遭遇,从韩鹏前来打算擒捉他开始,到现在为止,一连串的都是十分紧张刺激。所见所闻与所历,不但场面激烈,更可谓是高`潮迭起。在这种大事件大场面下,再加上注意力一直都是处于高度集中,关注于眼前所正经历的大事,以致他白天的那些经历,相形之下都觉得是无关紧要的小事尔尔了,不特意去想,都几乎抛在脑后地差些一时给忘了。

    但这时一见到关落雪,他还是立即就想起了白天被关落雪的姐姐关落雨棒打鸳鸯,要强行拆散他跟关落雪的那件糟心事。想起之后,他瞧着关落雪又是心下暗道:“她这么晚的过来找我,想是应该为了避她姐姐,特地等她姐姐睡熟后,偷偷溜出来的……”

    想到此处,不禁心下生出感动。作为天生怕烟的女孩子,也不像他懂得什么防身的武艺,为了见他,在这么漆烟夜晚的大半夜里孤伶伶一人于田野间赶路,那可实在是需要极大的勇气。

    林旭当下在岸边稍作一顿后,便又连忙跃下渠底,然后迅速自渠底跃过对岸,再轻身跃上沙石路这边的渠岸。

    他这一跃上来,是跃到了关落雪的后面,却是怕跃到前面的话,怕关落雪冷不丁见旁边底下渠里忽然窜上个人来吓到了她。跃到后面的话,就不至于会那么突然出现地吓到她了。而他落地无声,也不用担心忽然的声响惊吓到她。

    “小雪!”落地之后,林旭转过身,向着前面的关落雪轻声呼唤。

    “啊!”关落雪闻言下,却还是被这忽然的叫声给惊吓了下。不过好在不是正面惊吓,再加上林旭唤的声音也轻柔,所以她只是稍微惊呼一声,待回转身拿手电一照见是是林旭后,立即松口气地转为惊喜与疑问道:“林旭?你怎么会在这儿?什么时候到我身后的?”

    今晚的经历,林旭觉着不必向关落雪完全照实相告。闻言略想了下,他指着桃园前面黄宗文家的院子,道:“黄老师家出了点儿事,不知道什么人闯进了他家,而且还在他家院子里打了起来,弄得动静很大。我是起来上厕所,然后听到了这边动静,就赶过来看看。我刚才是在对岸的桃林里,然后忽然瞧见了你,就连忙过来了。”

    说罢一顿,指了下旁边的渠底,道:“我是从底下跳过来的,怕忽然跑到你前面会吓到你,所以先到了你后面,没想到还是让你受惊吓了。”说罢又转而问道:“你怎么大半夜的在这儿?是打算要去学校找我吗?”

    这个时候,远处的警笛声已是近到以普通人的耳力也能够听到。而此时黄宗文想必也以彭豹为质,胁迫魏长江与彭虎一起离开桃园去远了。饭店与学校中人听得警笛声已近,又见桃园那边已人影全无,也没什么动静,所以有人已是大着胆子地拿着手电出来察看。

    从这里就能远远望到那边动静,关落雪刚才却也是有注意到了,这时又回望了一眼,道:“我说那边出什么事了呢,怎么大半夜的他们都不睡觉?”说罢又转回头问道:“那黄老师没事吧,他们家是遭贼了吗?”

    林旭道:“黄老师不在家,他白天跟我说想女儿,所以等不及黄容回来,打算去首都看她,中午就坐车走了,还让我帮忙照看他家,没想到晚上就出了这事。具体究竟怎么回事,我也还不清楚。已经有人报了警了,要等警察查过后才能知道了。”

    既然已经编了谎,自是要往圆的编,林旭这时便把黄宗文的那番说辞顺便拿了出来。反正这准备告诉警察的,本也就是对外的“公开说法”。

    关落雪听罢后点点头,没有再多问此事,而是看着他,转回刚才的话,道:“嗯,我确实是专门过来找你的。白天我姐一直都把我看得很紧,所以没法来见你,只能等到晚上我姐睡熟后才偷溜出来。”

    林旭一听果是如此,跟他猜得一样,又是不禁心生感动,上前一步将她搂在怀里道:“这么大半夜的,你独自一人也不嫌害怕,真是的。为了见我也没必要这样,这么晚走夜路很危险的。今天见不着可以等明天,明天不行就后天,你姐也总不能看你一辈子的!”

    关落雪反手紧搂住他,一挨到他怀里,就已忍不住哭出声地道:“你不知道,我是怕再等就再没有机会了,我姐她为了不让我再见你,说过几天就要带我去省城。一来让我提前熟悉环境,二来就是要趁此把我们分开。我爸我妈都同意了,我再怎么说也没用。我们俩的事又不能挑明,就只能由着我姐了,我一点儿办法都没有,你说该怎么办啊?我们难道就这样被她给分开,以后再也见不着?”

    今天一天的经历,让她心里也一直很是委屈。这大半夜的一个人走夜路,到处都是漆烟烟的,又让她如何不害怕。只是她为了要见林旭,强压下了心里的害怕。但现在却不必压着了,委屈与害怕一股脑儿地都倒了出来。只觉得在林旭的怀里,非常安心与有安全感,真想就一直这么两人彼此抱着,再也不分开。

    林旭轻拍着她背安慰道:“你别哭,没事的。就算你到省城去上初三这事没法再改变,我们也不是见不着。逢着周末、放假的时候,我可以到省城去看你。平常我们也可以打电话、写信,还有现在时兴的网上聊天,保持联络的方式很多。只要我们自己决定不分开,就谁也别想把我们分开。你姐姐也说了,要是将来我们能够考入同一所大学,那时还在一起的话,她就不会再阻拦我们。我们现在还年轻,中间分开个三、四年的也不算什么。何况这三、四年中,也不是再见不着。还是能隔三岔五地见到的,只是不能像现在这样经常见了而已。放心,只要你不放弃,我就绝对不会先放弃。”

    他原本所做的最坏打算是,如果关落雪在她姐姐的相劝或逼迫下亲口主动向他提出了分手,那他就拿得起放得下地跟她分开便是,绝不死缠着不放。但现在看关落雪的情况,显然还不到这最坏打算的时候。所以只要关落雪不先放手,那他就一定不会放手。他这边是没什么问题的,现在就看她的决心以及能否顶住她姐姐的压力了。

    不过依她今晚的举动来看,能拼着这么大半夜一个人走夜路地过来找他,这不止是需要勇气,也同样要有很大的决心。

    倒是关落雨却着实有些心机,竟然不打算等到快开学的时候,而是现在就想要把关落雪给带走,摆明要强拆开他们后,不给他们再见面的机会。想要把这分离,分成永久性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