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七章 办法虽好 却难施行
    ,!

    其实对于关落雪转学到省城这件事,林旭还另外有想到个解决办法。就是关落雪家里所做出的决定没法改变的话,他可以改变自己这边。他也可以想办法转学到省城去,并且还跟关落雪进同一所学校,这样两人就不会分开了。

    转到省城去上学,他本人是没什么门路。但只要请李飞燕帮忙,他想李飞燕一定会想到办法帮他做到。或者也可以借助岳纤云那边,她父亲岳向阳做为平阳地下世界的龙头老大,虽然省城不是其势力范围,但安排个人到省城去上初中,对他这等势力的人物来说,想必也只是小事一桩。不过现在岳向阳被杀,这主心骨一去,她们家可谓势力大损,短期内怕再难以恢复如初,这方面却是不必考虑了。

    不过林旭本来也就没怎么考虑过岳纤云这边,如果需要人帮忙的话,他自然是更倾向与他关系更近的李飞燕。李飞燕虽然看起来只是孤身一人,没什么势力,但做为自小便开始闯荡江湖的女飞贼。她年纪虽还不大,却也可称得起一句“老江湖”了,深通江湖中的各种门道。人际交往、坑蒙拐骗等手段,那都是信手拈来,纯熟之极。办这么点儿事对她来说,那还不是小事一桩。

    另外,她本身还很有钱,而且是想要多少都能轻松弄到手。有句流传千古的老话,叫作“有钱能使鬼推磨”。只要有金钱开道,这世上绝大部分的事都能成功办妥。古今中外,莫不如是。转到省城去上学,说不定就只是简单的掏笔借读费或是转校费就能搞定。

    如果只是掏钱这么简单的话,林旭都不需要李飞燕帮忙。他手头还有范志邦给的十万块钱呢,只是转校到个省城的初中学校,想必十万块无论如何也该够了。

    所以,林旭如果真要陪关落雪一起往省城转的话,这事对他来说并不难办,有的是办法。这事主要的难点,是林旭没法儿跟父母解释他好好的为什么突然要转到省城去读初三。在跟关落雪的恋情不能公开的前提下,这事就没法儿解释得过去,寻不到什么合理的能说得通的理由。解释不通,交待不过去,他父母是绝对不会同意的。而且就算他坦白了自己的早恋,交待了要到省城的真正原因,父母怕也是更不会同意。

    从学业上来讲,他也是明显留下更有优势。武乡中学正上得好好的,只剩一年就毕业了。在这初中阶段最后也是最重要的一年忽然转学,而且还是换到一个完全陌生的环境,总归是难免要影响学习的。另外换到省城去,他在本市所获得的见义勇为中、高考加分奖励也是不能用了。单就为这点,父母怕也是无论如何都不会同意。

    正因为知道父母绝不会同意,所以林旭这办法也就只是过过脑子地想想,并不打算有任何实施。就算实施了,在最后关键点处也会被父母否决掐断。作为未成年人,他也没法独立完成转学这种事,怎么也得征得监护人的签字同意吧。哪怕掏钱打通了所有关节,一些手续怕也是不能免。

    作为施行不了的办法,说出来也是完全没任何意义。所以林旭这时安慰着关落雪,对此便缄口半字不提,任这好办法烂在肚子里。

    恋爱并不完全是两个人的事,很多时候都会涉及到双方的家庭。这世上的恋爱关系,有相当大一部分是因为家庭原因而使相爱的恋人被迫分离、无疾而终的,甚至有因此而酿成悲剧的,比如梁山伯与祝英台、罗密欧与朱丽叶。

    林旭与关落雪现在也是如此,虽然他们的恋爱关系还没公开,双方的家长尚不知道,却也是因此而生了阻碍。而且万一公开的话,这阻碍也会更大。

    “我不会放弃的,一定不会,我们将来一定能在一起,也一定能考进同一所大学,谁都不能把我们分开!”

    关落雪听到林旭最后的那句话,从他怀里抬起头来,目光坚定地瞧着他,仿似带着些自我催眠地语气十分坚决道。

    林旭闻言笑了下,感觉她在这件事上比他更悲观。抬手轻抚住她脸颊,叫她放松地继续安慰道:“你别担心,车到山前必有路,船到桥头自然直。任何事都会有解决的办法的,这条路不通,我们就可以另换一条,没必要非一条道走死了。你放心就是,别还没怎么样,就先被你姐给吓着了。”

    被他这么一说,关落雪也觉着自己是有些太过紧张了,略带不好意思地笑了下,抱怨道:“你是不知道,我姐管起我来,比我妈管得还严呢!”

    林旭跟着笑了下,却是没再接话,而是纵目往沙石路的另一头望去。就见那边通往乡政府武村方向的道路尽头,这时已能见得警车的红蓝灯光闪烁,警笛声响也是越来越近。

    “警察来了,我们过去看看吧!黄老师临走时让我照看他家呢,结果晚上就出了这种事,我也得弄明白究竟怎么回事,好给黄老师一个交待。”

    瞧着那边远处的警车说罢后,林旭便放开了揽着关落雪的双手,改为牵着她手往前走去。

    “嗯!”关落雪应了一声,任他牵着前行。走了两步后,瞧着他另一只手里拿着的东西,问道:“你手里拿的这是什么,好像是那种剑的剑鞘吧?”

    林旭手里这时确实是还拿着黄宗文那把剑的剑鞘,自从他把剑掷射给黄宗文后,这剑鞘他便一直拿在手中,先前彭豹追他时他也没丢,想着万一被彭豹追上的话,这剑鞘也能多少充当个兵器用。后来黄宗文赶到后,他当时却是一时忘了把剑鞘归还,便就一直这么带着了。想着黄宗文总会回来,到时再归还也是不迟。

    这时见关落雪问起,便举起手中的剑鞘道:“这确实是个剑鞘,是我刚才去桃园察看情况,刚好捡到的,也不知是谁的。其实也没什么用,我就是一时好奇看看。”说罢,他随手将这剑鞘丢下了旁边的渠岸处。却是想到拿着这剑鞘待会儿跟警察这么说的话,有可能被当作证物收缴,便不如先丢在这里,回头再捡。他刚好丢在渠岸陡坡上的杂草丛中,被杂划遮掩,也不会被人看见。

    关落雪见他丢掉,也没多说什么。这剑鞘她其实也是早看见林旭一直拿手里了,只是刚才说及他们俩的事,暂时没顾得问。这时得空也就是随口一问,并没当有什么要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