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八章 警察赶到 现身作证
    ,!

    当林旭和关落雪赶到桃园处时,警察已是先一步赶到。刚才警车距离桃园的位置虽然比他们这边远,但警察是开着车,车速自是比他们走路要快许多。林旭这时可并没有施展轻功,只是带着关落雪以寻常步行速度前进。

    警察赶到后,学校与饭店里出来的人都围聚了上去,向警察说明情况。众人七嘴八舌,情况一时显得有些混乱。林旭便趁着这稍乱的情况,带着关落雪迅速从边上烟暗处混入到了人群中去。

    黄宗文之前虽然跟他交待的是绕回学校后,再从学校里出来,但这绕一大圈的作用,主要就是不让人发现他是从桃园过来的。现在他趁着没人注意,混到了人群中,也是同样没被发现。既然碰到了这样的机会,可以达到同样的目的,而且还更省事,那也就没必要非按黄宗文说的做。反正帮黄宗文作证“他不在家”这个是最主要的,只要能达成这个目的即可,其他都是小节,不必非要细究地一步不差。

    警车来了两辆,一辆小轿车,一辆面包车,警察则总共来了十个,这已经是武乡派出所的一大半警力了。他们也是在报警电话里听说到这边情况严重,再加上又是县里重点中学的武乡中学附近出事,这才多派了人手。

    这时桥头处有四个警察留守,并听取着群众汇报,维持秩序,另外六个则已进入桃园去察看情况。只是察看了一番后,只能见到院子里破坏很严重,但人影却是半个没见着。

    “先别乱,大家都先别说话,我们问什么大家再回答好不好?来来,都先静一下……”

    在桥头留守的警察一番劝导下,终于是维持住秩序,让旁边围着的人都先安静了下来。

    暑假期间学校里的师生虽然已离去了九成九,但还留在学校的也有二十来个,这时多一半都出来了。旁边饭店从老板到员工总共六个人,这时也是都出来了。所以这时围在外面的人,加一起也是有着二十多个,是留守在桥头的警察的好几倍,几个警察也是好不容易才让众人都安静了下来。

    待安静下来后,一名年长的警察看了众人一眼,开口问道:“现在据我们所知,这桃园里住的是学校里的一名数学老师,叫黄宗文。现在我问一下大家,你们今天有谁见过黄宗文老师吗?另外他晚上的时候,是不是还在家?”

    这一问,众人不禁你看我我看你地有些面面相觑,似乎谁都没留意到黄宗文今天到底在不在家,也好像没人在今天有跟黄宗文打过照面地见过他。

    “没人在今天见过黄老师吗?”这名警察看了一圈,见没人回答,又确认地开口高声问了一遍。

    “我见过。”这时人群中的最后面,一人举手答道。

    众人闻声,都循声转头望去,但见却是林旭。林旭可谓是今年武乡中学最为出名的风头人物,在场的无论是学校里的还是旁边饭店里的,全都认得他。就连那名问话的警察,也是认得。

    林旭今年连得了两个见义勇为奖励,一个是市警察局申报并由市里所奖励;另一个则正是武乡派出所申报,然后由县里批准嘉奖的。两次为林旭颁发奖励,武乡派出所都有派人陪同领导一起来过。而问话的这名警察,正是两次都有陪同来过,自是认得林旭。而他也并不只是派出所的一名普通民警,乃是武乡派出所的副所长,姓王,这次出警正是由他带队。

    旁边围观的众人一见是林旭,都恍然想起了林旭正是黄宗文的学生,还是与其关系最为亲近的一个学生。如果说这里谁清楚黄宗文情况的话,那林旭自然是最有可能知道的。

    “是林旭啊!”见到是林旭后,王副所长向林旭笑着招呼了声,然后问道:“快过来跟我说说,你今天是什么时候见过黄老师的?”

    众人见到是林旭后,便已自发地为林旭让开了条路,这时林旭便走上前去。旁边的关落雪自是不带,两人这时也是早已分开了没再牵着手,免得暴露两人的关系。

    走到王副所长身前一步来远处站定,林旭向其点了下头,道:“我是今天快晌午时见过黄老师的。就是在学校大门外撞见的他,他当时正打算到公路上去坐车。我问他要去哪儿,他说是因为想女儿,等不及女儿回来,打算到首都去看女儿。”

    说到这里顿了一下,解释道:“他女儿在首都上大学,今年暑假没回来,留在首都打工,他确实是好长时间没见女儿了。”

    王副所长听罢点点头,又问道:“你们当时说完话后,他就上路拦车走了,是吧?”

    林旭点头道:“对,他中午前就已经走了。要到首都,晚上自然是不会回来,这会儿说不定还在去首都的火车上呢!”

    王副所长问话时,旁边的一名年轻警察便拿出本做着记录。这时他看了眼旁边,见那年轻警察记完后,这才又向林旭问道:“当时大概是几点?”

    林旭作回忆状地想了下,道:“我没太留意时间,应该是十一点多吧?”

    王副所长又再看了旁边一眼后,接着问道:“你当时是出来做什么?”

    林旭道:“我当时是出来把车开进学校里,我之前开车出去过一趟。开车进来时,我还问门房的柴大爷要过钥匙开中间的大门。”说到这里,他转头看向旁边人群中的柴大爷问道:“柴大爷,你还记得的吧?”

    这柴大爷虽然年纪大睡得沉,但这时自然也是早已被人叫醒了,不然学校里的人这会儿也还出不来。晚上锁门后,钥匙可都是他管着。

    这时见林旭问向他,他立即想了下地点头道:“嗯,我记得的,是那会儿!”

    王副所长闻言,转向柴大爷问道:“柴大爷,那你当时有没有看见黄老师?”

    柴大爷仔细回想了下,不太确定地道:“这个,好像有吧,我不太记得。”说着又指了下通往柏油马路的那个路口,道:“那边路口离我的门房也挺远的,我坐在里面,也不太能看见那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