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九章 三真七假 并无漏洞
    ,!

    (求收藏,求订阅!)

    王副所长向门房柴大爷询问证实林旭的话,林旭虽自知说的大半是假话,但却并不担心会被拆穿。这柴大爷年纪大了,记性不好,却是经常会忘事。再加上最近天热,而暑假期间也不算是正式的上班,校领导也是放假回家并不在,因此这老头暑假的看门也不怎么上心,经常是在门房里犯困打磕睡。

    今天虽有下雨,但中午那会儿却还没下。而且那会儿天虽阴着,却也还是有些闷热。林旭就记得那会儿要把车开进来,到门房去问柴大爷借钥匙的时候,老头儿当时就正躺靠在竹椅上打瞌睡,被他叫醒借钥匙,也是没怎么完全清醒,整个过程一直迷迷糊糊的。

    老头儿当时那种状态,门房的门都没出来过,林旭自然不担心会被拆穿。何况正如老头儿所说,学校前通往柏油马路的那个路口距离门房处挺远,而门房里的角度也不大合适,确实不太能看见那边。

    没有直观的第三方目击者旁证,林旭就可以在他出来开车进学校的这段时间点上进行虚构编排他当时遇见了黄宗文的事。能令人信服的谎话,就是要真中掺假。这样有一部分真实的细节作证明,就会令另一部分的假话也显得真实可信了。

    林旭曾在一本杂志上看到过一句话,说是“最高明的谎话,是要七分真三分假”。不过他现在除了出来取车进学校这点,再加上门房柴大爷能为此做作证,却是再没更多的真实情节可用了,所以这番谎话却是颠倒了过来,只有三分是真,其余七分则都是假。

    不过现在看来,这三分真七分假却也是够用了。那王副所长明显对林旭的话没有过多怀疑,在问过柴大爷后,也没有再加多问。而且这柴大爷也真是年纪大记性不好地有些老糊涂了,见林旭把跟黄宗文遇见说得那么当真,而他也确实还记得白天那会儿林旭问他要过钥匙开大门把车开进来,在这些很有引导性的前提下,王副所长一问,他竟然还说好像有看见黄宗文。话虽然不是很确定,但这个“好像”却也是旁增了一些林旭所说的可信性。

    除了记性不好有些老糊涂外,这柴大爷也是有些逃避责凭,怕自已那会儿上班时间偷懒打瞌睡的事给抖露出来。虽然警察不是学校领导,管不着他,但毕竟是警察。一些乡下小民百姓见着警察,哪怕自己没犯什么错,心里也先天地有些心虚畏惧。柴大爷也是属于此类,更何况他还确实有错,最近不老实看门,经常在门房里打瞌睡。也因此,他对自己那会儿打瞌睡是闭口不提,好在的是林旭也没提。

    但在这种自己有错很心虚的情况下,柴大爷自是不希望警察多问,生怕多说多错。既然林旭说他在大门外面有遇见黄宗文,他在不确定有没有瞧见下,那就不妨顺着林旭说好了。

    林旭虽然还只是个学生,但因为今年的几起事件,在学校里却是大出风头,非常有名,而且身份地位也变化得有些不一样,目前在整个学校里无论说话做事,都已经是显得相当有份量。所以他做为这么一个学校中的重要人物,说出的话便也显得很有公信度。起码在武乡中学的范围内是如此,再加上王副所长也认得他,旁边警察中也有好几个认识,知道他现在的份量,所以对他的话也是就先偏信几分。

    这些综合原因下,林旭的这番话,周围所有人包括警察在内,可以说就没哪一个有太多起疑的。而黄宗文对他今日的受关注度也是显然高估了,周围这些人今天竟没一个有多留意他的,就连晚上他家里曾亮过灯这个他之前专门提及的可能漏洞疑点,周围这些人竟也没一个提及留意到。见没人提,林旭自是也就不提地不必多解释了。

    这边问完话没过多久,那边过去桃园察看情况的警察便有人返了回来向王副所长报告情况。王副所长听完后想了一番,最后总结道:“既然黄老师不在家,那现在发生的这事应该就跟黄老师没什么关系了。看样子就是有两伙儿歹徒不知什么原因,忽然闯到了黄老师家,然后又在黄老师家的院子里大打了一架,并留下了这边的一具尸体。至于死者究竟是什么身份,还需要一番查证,至少现场所有目击者是没人认识。”

    这边桥头处留下的无名尸体,自然是被魏长江开枪误杀死的其徒弟韩鹏。林旭是认识韩鹏的,至少知道其叫什么名字,但这时自然是半个字也不会提。

    王副所长给这件案子暂作定性地总结了一番后,又向着围观的众人道:“嗯,今晚的事情呢,大概就是这个样子了。具体究竟怎么回事,这两伙儿歹徒又究竟是什么身份,还需要进一步的查证。不过剩下的就是我们的工作了,大伙儿不必围着了,这大半夜的,都赶快回去接着睡觉吧!还有什么问题,我们后续会再找人问的。好了,这里没什么事了,大伙儿都回去吧!”

    挥着手让众人散去后,王副所长又叫住林旭道:“林旭你等下。”

    “王副所长还有什么要问的?”正打算跟着众人一起散去回学校的林旭闻言,也就只好停下来向王副所长问道。

    王副所长笑着道:“没什么,既然你跟黄老师熟,我就是问下,你知不知道黄老师的联系方式?我们好确认一下,也顺便跟他说下他家里出的事。”

    林旭摇头道:“黄老师家里面有装了电话,不过他现在人在外面,又没呼机,一时怕是联系不上。”

    黄容倒是有呼机,林旭也知道黄容的呼机号码,并且还知道黄容宿舍的电话号码。不过这时王副所长既然没问,他也就没说,怕王副所长去联系黄容地两边一时对不上出什么纰漏。

    王副所长闻言失望地叹口气,也没再多问,只是道:“行,那没什么事了,你去吧!”

    林旭冲其点了下头,告辞而去。

    关落雪刚才先一步随着众人散去回了学校,临走前给林旭使了个眼色。她刚才站在最后面,这时散去也是提前先走一步,只给了后面人一个背影。虽然她暑假期间并未留校,是今天晚上临时跑来的,但这时天烟看不太清楚,却是也没人太留意到她。

    进了学校后,她便放慢些速度等着林旭。等林旭从后面赶上后,便陪着林旭一起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