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章 不认真正好 送返
    ,!

    林旭告辞了王副所长后,一边转身而行,一边也是不禁心下暗想。  这乡下派出所的办案力度、侦查力度及刑侦能力、问讯能力等,比起县市级来明显是颇有不如,而且有些事情处理起来也挺马虎。

    不说别的,刚才那王副所长也就是问了一圈,连正式的笔录都没记。虽然旁边有个年轻警察拿本记着,但也就记些事情要点,并不是正式的笔录,记完也没叫人签字按手印。而且就只是笼统地问了下,都并没具体到对每一个目击者详细询问。当然,也有可能是王副所长觉着现在天太晚了,他关心民众,不想打扰大家休息,等明天再派人过来做个正式笔录也一样。

    不过总体来说,林旭还是明显觉着不够人家市里的专业。县里的警察工作情况他没见识过,但今天,嗯,错了,过了零点应该是昨天了。昨天他在市里可刚见识过了市警察局的工作情况,这一比下,明显就看出了差距。当然,这也实属正常,一个乡下的小派出所自然是远不能跟市局比,两者完全就不是一个量级的。

    只是,装备、警力、专业素养等硬性条件也就罢了,可但就办案的态度上,林旭觉着这位王副所长也不够有市刑警大队的队长秦天明认真负责。

    不过,这位王副所长做为警察虽然有些不够负责,但对林旭来说却是正好。他还怕遇到个太过认真负责的,以免查的太细会有可能拆穿他的假话。王副所长这种大事化小,小事化了的风格,那是正好。

    所以,林旭心中对此也就是稍作腹诽,其实巴不得这位王副所长今晚问过后,明天就能迅结案地不再过问此事了。

    心中略略想罢后,林旭快步走进学校,追上前面等他的关落雪。走了几步后,他回头瞧了眼,见与后面的人已离得远了,便转回头向关落雪道:“我送你回去吧!”

    关落雪闻言转头瞧向他,眼神中颇为不舍。不过她却也明白,自己出来的时间越久,越有可能会被家里人现。虽然她是趁着家里所有人都熟睡后才偷溜出来的,但未必他们睡到一半儿就不会醒。比如可能会忽然半夜起来上厕所,又或是口渴地想喝口水。尤其她姐姐关落雨就住她隔壁,离得最近。如果她姐姐中途醒来的话,更有可能现她已经不在自己房中。

    所以,她不舍地瞧了林旭片刻后,最终还是无奈地叹气点头答应道:“嗯!”

    林旭虽然也有些不舍两人才见了这么一会儿就分开,但他今晚还有事要办。等黄宗文处理完魏长江与彭家兄弟三人回来后,他还要跟黄宗文作番详谈地并商量些事,却是不便让关落雪多留。另外,则也是同样有些担心关落雪家里可能会现她偷溜出来。万一是被她姐姐现,她姐姐一气之下,有可能说破给她父母地把这事弄大。目前这情况,他可不想把这事捅开地弄到双方父母都知道。

    “放心,我们以后还有的是机会见呢!”抓住关落雪的手笑着安慰了她一句后,林旭接道:“前面警察还在,我们不能再从校门口出去,免得被警察撞见。我们需要绕到后面跳墙出去,然后再绕一段,绕过前面的警察。等他们看不见时,再绕回路上去。”

    关落雪闻言并无异议,自是点头听他的。

    林旭又回头望了一眼,便见刚才出去的学校众人这时都已是各自返回了自己的宿舍区,外面的这条中轴大道上除了他们外已是再无旁人。见到没人后,他便拉着关落雪继续往前走去。

    留守学校的教职工基本都是集中在前面几排的教职工宿舍区,教学楼后面的学生宿舍区以及包括两幢教学楼在内,除了林旭所住的那个单人宿舍外,这后几排都是空荡荡地再无他人。所以林旭这时也不需再像开学期间一样,走到最后面地操场处。他只是再牵着关落雪的手前行一段,等到了中段的教学楼这一排时,便拐了进去。

    然后直走到这排顶头的墙根前,也即是学校的围墙处,伸手环腰一搂关落雪,嘱咐她声“抱紧”,脚下一点,便抱着她飞身而上地轻松跃过墙头。

    林旭之前也曾有过几次抱着关落雪施展轻功,这时也早是练得驾轻就熟。而关落雪除了第一次的惊讶惊叹与难以置信外,后面几次便也是开始习以为常了。这一次,也同样是没什么好太过惊讶的了,只当寻常。

    跃过墙头再落地后,便已是到了学校外。林旭接下来便带着关落雪横插入学校外这边的田地中,自田间地头斜斜向着关村而行。在田间行进地约摸走出了差不多有二百米左右后,林旭估计在这漆烟的夜晚,这么远距离,那些尚在学校前面处的警察已是绝对看不见他们后,便带着关落雪绕回到通往关村的那条沙石路正道上。

    走上正路,脚下地面平坦,路又好走许多。再又走了二十多分钟后,两人便赶回到了关村地界。

    这回回去有林旭陪同,关落雪自是再不害怕。反而两人一路上手牵着手,有说有笑,在这大晚上的周围漆烟一片,也只当时是情侣散步地压马路,倒还颇感甜蜜。

    不过却也好景不长,回到村子后再走不久,便赶到了关落雪家的门口。

    这时她家的院子里也是静悄悄的漆烟一片,跟周围的邻居一样。瞧到这种情况,两人便都知道,她家里应该是还没有人现她偷溜了出去,不然就不是这种情况了。见到此,两人都是不禁松了口气。

    “好了,快回去吧!”林旭瞧了眼关落雪家的院门,向她道。

    “嗯!”关落雪应了一声,然后返身抱了他一下,紧抱了好片刻,这才带着些不舍地松开,与他依依惜别。

    目送着关落雪开门走进去,再又颇为不舍地瞧着他,返身关上门后。林旭轻叹一声,便也转身回返。

    回去的路上,路过他家胡同口时,他又是不禁下意识往自家瞧了一眼。刚才送关落雪路过时,他也有瞧了一眼。不过不管来去,他这时都并不打算回去,一时不禁心下自嘲地暗道:“我这算不算是可比大禹了,三过家门而不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