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三章 略有不满 被谁泄露
    ,!

    (求收藏,求推荐,求订阅!)

    被人暗中窥探,林旭心里多少有些不满,即便黄宗文是学校里与他关系最近的老师也不行。他这人最讲究个人的独立性与**性,哪怕是亲如父母侵犯到他的**他也会有些不高兴,更别说黄宗文这关系远的了。举个最典型与普遍的例子,比如父母偷看子女日记,这便属于父母侵犯子女的**。从情理上来讲,任谁处在子女的位置上,也都是会不高兴。

    林旭没有写日记的习惯,也不爱记日记。他是个有什么事都喜欢藏在心里的人,向来不爱向人倾吐,也不会独自倾诉在笔端。他很注重保护自己的个人**,不过他父母却也有做过些类似的事。借口也是关心他,与黄宗文的一样。

    关心是没错,但也要有起码的尊重与界线,不能太过界了。连国家都明文尊重个人,今年的政治课上可刚学了,个人的**权是受法律保护的,任何人都不能随意侵犯。哪怕事实上并不尽然,但起码有法律条文白纸烟字地明确规定。

    黄宗文对他所做的,同样侵犯到了他的**。不过同父母一样,他哪怕再生气与不高兴,也总不能跟父母闹翻脸,最多只能是独自生番闷气。黄宗文虽然比不上他父母,但与他之间的关系却也是颇为亲近。他心中虽不满,却也还不至于为这点事就跟黄宗文翻脸,何况黄宗文这时已是开口道歉了。而且黄宗文的解释,最后那个“关心他”的不提,前面的理由却也是合情合理。

    武乡中学作为黄宗文的隐居之地,有练武之人到了这块地盘上,他自然是要查探一番弄明白对方目的,以免是针对他而来,暴露了他隐藏的身份。从这点上来说,他这种措施,也同样是在保护自己的个人**免受侵犯。

    理同此理,那也没什么好太过指摘的了。而且林旭仔细回想了下自己在学校时练武的情形,好像除了练武外,也并没暴露过太多的隐秘。而且作为最重要的内功,单从表面上看,那也是暴露不出去的。

    不过想到黄宗文此前有多次暗中窥探过自己,林旭便觉着刚才没把自己练武的真实情况照实说是对的了,而且还骗得有点心安理得。正所谓“逢人只说三分话,未可全抛一片心”。他跟黄宗文的关系是挺亲近,但那是在以前。现在黄宗文的真实身份暴露,身份不同了,那两人以前建立起来的关系,自然也会有所变化。

    这般想了一番后,林旭便也就原谅了黄宗文,不过嘴上还是稍微有些不满地道:“黄老师你这样也太不地道了。从那次你跟宋永华在校门口外碰到,宋永华失口叫了你,好像认识你时,我也就开始对你的身份起疑了。可我后来也就是一直对你多加留意观察,可并没有偷偷跑去窥探你。”

    事实上他有这样想过,只是基于多方面考虑,没有这样做。不过犯没犯错,本也就是从行为上判断。只是心里想想的话,并不算。就比如违法的念头人人都起过,像是钱不够花时去抢银行之类的想法怕是不少人都想过,可没真正实施,就不能说他们有罪,法律上也不能依此去判刑。

    黄宗文闻言又歉意地笑笑,道:“好好,是我的错。”顿了下,他略带补偿地说明了跟宋永华的关系道:“我跟那个宋永华确实打过交道,不止是他,还有他的那个老板岳向阳。那是三年前我有次去平阳看容容,然后在街面上因为些小事跟他们起了点儿冲突。那岳向阳身为平阳地下的话事人,平日行事确实稍微霸道过份了些,不过人还不算太坏,做事还是讲些理的。最后我跟他们之间的冲突,也是化解开了。”

    他说得轻描淡写,但林旭想事情的经过,一定并不是这么简单。他也是跟岳向阳打过交道的,知道岳向阳这人不会轻易服软。黄宗文所谓的把事情化解,肯定是动过手的。而三年前的经历,还能在三年后的那次暗里威胁,让宋永华一直不敢把事情透露,可见他三年前对宋永华造成的打击是很深刻与巨大的。

    黄宗文说完之后,却是忽然暗自皱眉琢磨,他却是忽然想到,自己的身份是不是被宋永华给透露的出去。虽然三年前的那次,他并没向宋永华透露过自己的名字,但自上次在校门口撞见宋永华,宋永华却也是知道他的这个化名了。再加上宋永华见识过他的武功,很可能无意中泄露出去,而被什么有心人听见注意到了。从时间上算来,魏长江找上门来,也确实是在他撞见宋永华后并不太久。在魏长江刚找上门来时,他也有问过魏长江是怎么找到的他,但魏长江却并没说。

    林旭也不知道黄宗文在想什么,但听黄宗文提起了宋永华和岳向阳,他接下来一叹,道:“我昨天刚从平阳回来,你可能还不知道,岳向阳被人杀了。”

    黄宗文闻言不禁一惊地连忙问道:“被杀了?被谁杀了?”

    他却是想到岳向阳被杀,是不是因为魏长江找到了宋永华和岳向阳,然后去逼问两人,为了威胁宋永华而杀鸡敬猴看地杀了岳向阳。

    林旭虽然有些奇怪黄宗文稍微紧张的态度,但还是照实答道:“是被一个叫刘保魁的杀的,据说是岳向阳当年杀了他弟弟,他是回来寻仇杀死的岳向阳。”

    “你确定吗?”黄宗文闻言有些失望,但还是确认地问了一句。

    林旭点头道:“确定,我当时算是有参与了这件事。我昨天去平阳,刚好碰见了岳向阳的女儿岳纤云。岳向阳被杀后,岳纤云逃了出来找我,我帮她一起解决了追杀她的人。那个刘保魁,是市局刑警队的队长秦天明确认跟岳向阳有仇的,我当时也在现场,听到他亲口说的。”

    “那个宋永华呢,以他的武功,应该能保护得了岳向阳性命的?”黄宗文疑问道。

    林旭道:“宋永华当时不在,岳纤云说,他是有事回老家了。那些人是刚好趁着宋永华不在,才杀上门的。”

    黄宗文沉思地点点头,这样看来,岳向阳确实不是被魏长江所杀了。而宋永华跟泄露自己身份这件事,应该也是没什么关系了。不过具体到底如何,还是应该找到宋永华仔细问一问,确认了才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