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四章 行止 未杀 破功
    第九十四章 行止 未杀 破功



    (求收藏,求推荐,求订阅!)



    “黄老师,你坐吧!”



    两人说了这么会儿话,却是还一直站在门口处。这时林旭反应过来,连忙让开身旁的桌,指向桌前所放的凳子,请黄宗文入座。



    “好。”黄宗文点了下头,也并不客气,过去坐在了凳子上,并顺手把自己的剑也放在桌上。



    林旭等黄宗文坐下,又拿起桌旁的暖水瓶,另拿了个没用过的杯子,为黄宗文倒了杯已凉的白开水。倒完水放下暖水瓶后,他退后几步,坐到后面床上的床头处,与黄宗文面对面而坐。



    见林旭倒了杯水,黄宗文便也就拿起喝了半杯。论起今晚的战斗消耗,他可比林旭大了许多。虽然他功力是比林旭更深厚,但这时却也是不免有些口渴。不过他却也不像林旭那样口干舌燥,只是喝了半杯便解了渴意。



    喝了半杯水放下杯子后,见林旭这时也已坐到了对面的床头处。黄宗文瞧着他,清咳了下,问道:“警察那边怎么样?你照我说的做的那番证有没有人起疑?”



    林旭闻言摇头道:“没有,基本上全都信了,没有人提出质疑,至少当时没人提出。而且学校与饭店里的人,今天确实全都没留意到你,就连你那边晚上有亮灯都没人注意到。”



    顿了下,他接道:“不过,警察说要想办法联系上你,告诉你家里出的事。我说你现在可能在火车上,也没有呼机,联系不上。黄容的联系方式我也装不知道,没告诉他们。不过他们要真想联系上你的话,怕还是会想法打听到黄容的联系方式。等天亮了,你最好还是跟黄容联系下,先提前打个招呼。免得警察先联系到黄容后,两边说辞对不上。”



    黄宗文听罢后,却是摇了摇头道:“不用联系。现在这种情况,我是一时不能在家里及附近露面了。既然如此,那我就真的去首都看容容就是了。反正我也确实想她了,另外也有些担心她,怕我师兄有可能会派人去找她。至于警察先联系到她,她不知道情况的话,我完了就说是打算给他个惊喜,所以在动身之前并没有提前通知她。”



    见提起了黄容,林旭接着便问道:“黄容对你的真实身份与情况,也是一点儿不知情吗?你连她也瞒着?”



    黄宗文闻言叹了口气地点头道:“是。我早已厌倦了江湖纷争,只想终老田园,过平静无争的普通生活。我也不想自己的女儿卷入江湖,所以连她也瞒着。”



    “那现在呢?”林旭问。



    “现在吗!”黄宗文又叹了口气,“能瞒还是接着瞒吧,实在瞒不过了,我再告诉她。”说到这里,看向林旭道:“所以也还要请你再帮我保密,暂时不要把我的真实身份告诉容容。”



    “我会的。”林旭点了下头答应后,又接着不由疑问道:“那你的武功也是半点没教过黄容吗?万一她遇到了什么危险的话,也总有个防身之术吧?”



    黄宗文闻言略带神秘地笑了下,道:“并不算没教过,只时她并不知情,暂时也还体会不到、运用不了。但终有一天,她会得到这份儿成果的。”



    林旭听罢不禁皱了皱眉思考,对于这种解释,他实在是理解不了黄宗文到底教了黄容什么。不过看黄宗文的样子,明显不打算多说。所以他想了想后,便也没再追问,接下来转口道:“我明天正打算要去平阳,既然你真的准备去首都看黄容,那明天我开车带你到平阳火车站吧!”



    黄宗文闻言笑道:“这正好。明天你带我到平阳后,就带我先去见下那个宋永华,我有些事要问问他。岳向阳被杀,我想他一定会尽快赶回平阳的。”



    “他已经赶回平阳了。”林旭知道宋永华已经赶回平阳的事,给了他个确定的答案。顿了下,问道:“你找宋永华,是打算问他你身份是不是他泄露的吧?”他心思敏锐,却是猜到了黄宗文要找宋永华是为何事。



    黄宗文点了下头,道:“从你说岳向阳被杀是另有其人做的后,我已经不是很怀疑他了,不过还是要再确认问一下。他毕竟是形意门的弟子,太极、形意、八卦这三大内家拳各流派之间的关系很密切,互相间的交往联络也很深,他有可能是无心之过下在哪里说漏了嘴,然后被有心人注意到。”



    “你没问过魏长江是怎么找到你的吗?还有黄容那边,也没问他到底有没有往首都派过人?”林旭从中看出疑点地问道。



    黄宗文道:“我问过了,他不肯说。容容那边,他则是一口咬定有派人去首都抓容容,并以此威胁我不能杀他。但他根本并不知道容容的具体信息,这话很可能是故意诓我,想以此拖延活命。所以我才需要去首都,确认下容容的情况。不过以我来看,他这话是假的可能极大,但我也还需见过了容容才放心。”



    林旭闻言不禁略皱眉地道:“这么说,你还没杀他们三个?”



    若以魏长江三人永远别寻回来找他算账为前提的话,那最好与最稳妥彻底的解决办法,就是直接杀了魏长江三人,这样最为干净,能够永除后患。



    他到现在为止,一直都还没问黄宗文对魏长江三人的处置结果,本是相信黄宗文一定不会做出让他处于危险中的处置决定。可现在看来,黄宗文似乎并没杀这三人。这就不免让他对黄宗文的处置结果,很有些担心了,心里对黄宗文一时也难免有些腹诽。



    看起来,在涉及到女儿与他这个学生的性命安危时,黄宗文明显还是先倾向于确保女儿的安危,哪怕那很可能只是魏长江为了活命而编出来的谎话。不过黄容毕竟是黄宗文的亲生女儿,与他相比,到底亲疏不同,这本也就是人之常情。可是涉及到自身的安危保障,林旭却也是难免对此有些生怨了。



    “是还没杀。”黄宗文却也明白林旭的担心,答了这句后,又立即解释地保证道:“不过你放心,我向你保证,他们永远不会有再能够为难你的机会,我已经先废去了他们的一身功力。”



    林旭听到这句,才算面色放缓地松了口气。



    本来自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