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六章 守口如瓶 秘笈为谢
    ,!

    (求收藏,求推荐,求订阅!)

    别看今晚的事谈必提及隐仙派,一众参与者都知道,连韩鹏这小辈也知道,并轻易告诉了林旭,但实际上隐仙派在江湖上却是非常隐秘的存在,知之者甚少。就连武当派中,也并不是所有人都知道属于武当的这个派中之派。像一些寻常弟子,根本连知道的资格都没有。

    隐仙派在武当本就属于隐秘的存在了,而隐仙派的具体职责及作用,那就更是秘中之秘。黄宗文肯和盘托出相告,可见对林旭的信任。不过他说完之后,还是向林旭叮嘱道:“这些事你自己知道即可,万勿再向他人提起。”

    林旭忙点头答应道:“放心,除非得你同意,我绝不会再跟任何人说的。就连黄容,不得你同意,我也不会跟她说的。”

    黄宗文知道他的性子,本就不爱说话,最是能守住秘密。当下点头一笑,并没什么不放心的。

    林旭其实不太能理解黄宗文为什么还打算继续瞒着黄容,但这是他们父女俩的事,既然是黄宗文的决定,他却也没多说什么。黄宗文要瞒,他帮着保密就是了。

    “你明天打算几点动身去平阳?”黄宗文顿了下转过话题问道。

    既然明天要顺带送黄宗文,林旭想了下,以商量地语气道:“咱们一早就走,八点怎么样?”

    “行。”黄宗文并无异议,点头答应。应过之后,他站起身道:“我回去收拾些东西,你明天早上出门后,别走正对的那条路,从学校前的那条路左拐走。到时候,我在路北约一百米远的那块玉米地里等你。”

    学校前那条横向的沙石路,继续往东延伸的话,却也是斜着连通向柏油马路的,只不过比起校门口正对着的那条路,却是要多走几百米才能上了柏油马路。所以出学校上公路的话,一般都是照直走,直走也更顺,林旭也是向来如此,很少出门往左拐的。

    黄宗文要求他明天出门往左拐,林旭稍微一想,便明白黄宗文应是怕在直走那条路上等的话,有可能会被学校里的人看见。毕竟这条路是正对着校门口的,而学校大门又是通透的栅栏式,只要在学校的中轴大路上往外一望,就能直望向校门口所对的这条路上。黄宗文这般要求,却也是以求小心无大错。左拐走学校前那条沙石路的话,起码就不会被学校里的人看见了。

    对于暑假期间留守学校的教职工来说,学校内的活动空间已是足够大。晨跑锻炼的话,后面有操场,娱乐活动除了看书、看电视等室内的外,室外也有篮球场、足球场、乒乓球台等各种设施。所以这些教职工没什么其他事的话,平常也是很少出学校。这也是学校里这些人,为何昨天一整天都没人留意到黄宗文的原因,他们压根都没出学校,哪能知道斜对面的桃园里黄宗文到底在不在。

    林旭想明白后,自是点头答应,并无异议。然后跟着站起身,准备送黄宗文。

    黄宗文转过身,低头看向书桌上放着的自己佩剑,却并没伸手去拿,而是向林旭道:“这把剑就暂时留在你这里吧,我出门不方便带,留在自己家也怕丢。”说到这里一顿,笑道:“这回倒是真要你帮忙照看屋子了,尤其现在被警察封成了犯罪现场,我门都不能锁。”

    林旭跟着笑道:“我会的。不过您回去收拾东西的话,也最好把方便带的贵重财物随身带上。不方便带的,也找地方藏好。”

    黄宗文背着他点点头,然后瞧到书桌上林旭自己买的那把剑旁,还正放着他下午照着练过的那本《乙组剑术图解》,便顺手拿起。翻看了几页后,他转过身向林旭问道:“你现在就是正在练这本书上的剑法吗?”

    这没什么好隐瞒的,林旭当即点头道:“是。”

    黄宗文又翻看了几页后,道:“你既然刚开始练剑,用来入门熟手的话,这套剑法倒也是够了。不过若是用来对敌的话,这套剑法可就真称不上有什么高明之处了。”

    他乃是用剑的大行家,只随便翻看几页,便一眼看出了这套《乙组剑术图解》的优劣之处。不过林旭在自己练过之后,却也是体会到了,当下道:“就是先用来入门练手的,等练熟了后,再找一套更高深的练。”

    “那你下一套要练什么,有选择了吗?”黄宗文问。

    林旭道:“暂时还没有,我手头只有这本。”他其实有空空儿所留传的那套《猿公剑法》,不过得了空空儿遗刻的这秘密他暂不打算向黄宗文透露,这时自是说没有。

    黄宗文道:“既然没有,那不妨我给你找一套吧?你今天帮了我大忙,我还没好生谢过你,这便算是谢礼吧!”

    林旭闻言,不禁心下一喜,也没推辞,笑道:“那我就先多谢老师厚赠了!”

    虽然他已有空空儿的《猿公剑法》,但所谓技多不压身,能够再多得一套剑法,他还是很高兴的。而且《乙组剑术图解》与《猿公剑法》相比起来,未免一个太过低浅,另一个则太过高深,中间却是没有中端一些过渡性的。若得了黄宗文送的剑法,那却是正好填补上中间段的这个空白。黄宗文送的剑法,按他所想,便应该是属于这种,反正他认为再怎么样也都该是比不上《猿公剑法》的。既然不及《猿公剑法》,那自然就是属于两者中间的了。

    黄宗文合上手里的《乙组剑术图解》放回桌上,笑着道:“算不上什么厚赠,只是薄礼一件。我的谢礼,可不止这么点儿!”说罢一顿,不等林旭接话,便又道:“你师父既然至今一去未返,外功招式等无人指点,那不妨便由我指点你好了。你既是我的学生,也可算作我半个弟子。只是你没正式拜入我门下,我不好直接教你。另外没得你师父允许,我也不好太过僭越。所以我的办法是,我直接给你武功秘笈,让你自学,反正我看你自学能力也很强。不过中间你有什么不懂的,却也可以来问我。但这里有个条件,你却得先答应。”

    林旭闻言之下,已是不由心中大喜。这一刻都想干脆如实相告,去他那个瞎编的什么鬼师父,立即翻身拜黄宗文为师了。反正两人本来也就是师生,再进一步成为师徒也不算什么,黄宗文的为人性子等他也都是很喜欢的。更别说黄宗文已是内力境绝顶的大高手,兼且还身负着武当派所保存的另一份历代武学典籍。

    虽然武当派没有像少林一样,有什么传出来的七十二绝技那么多,但作为与少林并执武林牛耳的大派,传承久远之下,历代高手或自创或收集的武学秘笈也定然不少。若是拜了黄宗文为师,这些岂不是也对他开放,能够想学什么就学什么了。哪里像现在这么捉襟见肘的,只有手头那几本,以及空空儿所留传下的那四门。虽然现在市面上是有不少公开发行售卖的武学书籍,但这之中却是假的居多。即便是真的,也多是花拳绣腿之类,或是删减了许多没什么威力的,哪能跟武当派的收藏相比。

    林旭在之前知道隐仙派的门中之秘后还没怎么多想,但现在这一想,立觉便是很大的诱惑。只是他在思忖一番后,终还是深吸了口气地压下了这冲动,并未向黄宗文翻身拜师,只是开口问他的那个条件地道:“黄老师你请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