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七章 条件 错过的师徒缘
    ,!

    (第二更,求收藏,求推荐,求订阅!)

    林旭没有选择拜师,一是觉着自己之前才说了有师父,现在又忽然改口说没师父,短短时间内就转换说辞,未免显得太过反复无常了些。而这种反复的做法,他本身就不喜欢。且谎话揭破后,自是不免要把实言相告。可有些事,他却并不想说,也不想为此大费番口舌。

    二是自己在刚听黄宗文说完隐仙派之秘,知道了他拥有武当派的历代典籍后,就想要拜其为师,也未免显得太过功利性了些,明摆着就是一副为了这些秘笈的样子。这种行径,却也是他本身所不喜。

    三则拜师之后,可就多了个师父管束,不免就要失去一部分自由性,不能再像现在这样自由随性了。拜师一成,他跟黄宗文之间的关系可就不再一样,自是也不能再维持像现在这样的相处之道了。谁知道拜完师后,黄宗文是否会态度大变地要严加管教他呢?

    单是为了自由这一项,他就不想拜师。他现在才体会到了一些自己独处的自由性与快乐,可不想再让自己头上多加个管束者。而且这师父还是个强力管束者,武功比他高强,真要管他可是完全管得住。

    另外,拜师之后,黄宗文不免会对他现在的武功做一个深入的了解。在这种了解下,他所学的空空儿武功,很可能会暴露。虽然这也并不算多么隐秘不可告人之事,像李飞燕就知道,但在目前阶段他还是想保密,也不想自己身上的秘密全部暴露出去。

    而现在不必拜师,黄宗文也肯指点他武功,并且还会交给他一些武功秘笈让他自学,那岂不是比拜师更好。当然,在这之前,他必须得先答应黄宗文的一个条件。对这个条件,他当下自是洗耳恭听,看黄宗文会说出个什么条件来。

    黄宗文看着他微微一笑,道:“这条件其实很简单,就是我交给你的秘笈,你不得另行抄录,留存副本;在你学完之后,也必须把秘笈还给我,并且在此期间不得造成任何损毁遗失。另外不得我允许,也不能把你学会的这些武功随意转授他人。这些,你可能答应?”

    “我答应!”林旭闻言,自是连忙点头答应,这条件确实是很简单了,简直就只是些基本的要求。

    黄宗文点头道:“那就没问题了,我明天会先找一套剑法给你。”说罢稍顿,接道:“好了,那我就先回去了。”话落,便转身出门。

    林旭随后跟着送了出去。

    到得门外,黄宗文又转过身看向林旭,然后带着些遗憾地叹了一声,“我早前其实也有动过收你为徒之念,只可惜为时已晚,迟了一步,被人捷足先登。也怪我有些眼力不够,没看出来你在练武方面竟有这么出人意料的天分。窥一班而知全豹,由此来看,我远不如你那位不知名字的师父啊!”

    说罢,又是带着些落寞地一叹。然后不等林旭接话,便已是脚下一点,轻身飘然而去,很快身影便消失在了烟暗中。

    回到自己桃园的家中后,黄宗文却是并没开始收拾东西,而是立即在自己床上盘膝而坐,打坐恢复消耗的功力。今晚连番大战,他的功力损耗,可谓是极大,比林旭要大过了许多倍。而且不止是消耗,他的一部分功力更已是永久损毁,修为往后倒退了一部分,再恢复也恢复不过来,只能靠重新修炼。这是他为了对付魏长江,施展了那门自己近年来精研自创,却尚不完善的大威力武功,所付出的代价。

    他今晚连番大战,先是斗魏长江,再是大战彭家兄弟,虽然从头到尾都没怎么受伤,看起来是他武功更胜一筹,大发神威,但实际上他所付出的代价却也是极大。

    他已是内力境巅峰层次的修为,而且已是非常接近下一境界的真气境,距离突破可谓只有一步之遥。但现在修为大损,功力倒退,突破真气境的契机,恐怕会再被拖延后数年乃至十数年。甚至于,有可能会因为这次的修为倒退大损,损伤根基,而至此生再不能突破到真气境。这种损失与代价,实是不可谓不大。

    “他竟然早就有想过要收我为徒吗?”

    目送着黄宗文飘然远去的身影,林旭不禁心下暗道。不过既然现在自己已同样踏入了练武之途,对于错失过了这样的机会,他倒也并没什么可惜的。况便如前所言,现在让他拜师,他也是不会拜了。

    略作感叹地轻吁一口气,看着黄宗文的身影已消失在烟暗中,林旭便也不再多留地返身回房。黄宗文已经来过,这么晚是绝不会再有人来了。他回房之后,便返身关好房门,然后上床继续盘膝而坐,恢复消耗的功力。待得功力尽复后,便开始了正式的修炼。

    这一修炼,又复是到了早上七点。准时收功后,他又出门到宿舍外的空地上照例练了红砂手与旋转乾坤掌。这两套功夫的修炼,他早已是能控制在半个小时内完成。练完后,回宿舍洗漱一番,然后重新换过身衣服后,便拿了钥匙锁好门出门。

    昨晚与韩鹏的那一场大战,他早已是出了一身汗。而后来又算是经历了番摸爬滚打,一身衣服早脏了。这时既要出门,自是换过。

    出门到得李飞燕的那排宿舍,走到车旁时,他抬腕看了下表,但见已是七点四十七分。当下开门上车,发动之后,往校门口开去。到得校门口处停下,又是先到门房向柴大爷要了钥匙开中大门,然后开车出去,再返回把门锁好,交还钥匙。

    这一番下来,等到他左拐往东开到距学校边墙处约一百米远的路北那块玉米地旁边时,正好是八点左右。

    刹车停下,前后望了望路上没人后,林旭便转头往玉米地里瞧去。一瞧过去,就见黄宗文背着个旅行包,戴了顶鸭舌帽,从玉米地的深处钻出来,向他挥了挥手,看样子是早已提前等着了。

    林旭同样挥手招呼了下,然后便转身探臂打开了后座的车门。

    黄宗文见得车门打开,从玉米地旁一个闪身,便已是窜了过来地钻入了后座坐好。然后伸手一拉,关上车门,向林旭道:“走吧!”

    林旭点下头,开车前行,行快便提起速度地一路绝尘而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