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八章 清风剑法 明月刀法
    ,!

    (求收藏,求推荐,求订阅!)

    车行五百米左右后,到了沙石路的尽头。尽头处所连接的,便是同一条柏油马路。

    这条沙石路的东边尽头处,便已是乡政府所在的武村村界,中间只隔了一条柏油马路,过了马路沿路再走几十米,便可到武村。

    林旭所在的关村,是在这条马路的路北边,而且村子主建筑群距离马路还有着几百米的路程。而武村则是位于马路的路南边,并且是紧邻着马路。

    其实原本的武村距离马路也是有着些距离的,虽不像关村离得那么远,却也有着一百米左右的距离。但自从这条马路建好通车后,武村村民们新盖的房子便开始不断向这条马路挺进,更有的直接一开始就盖在了马路边。经过十几年的发展到现在,武村便已是成了紧邻着路边。而且不止村子主体的路南边,连路北边也是沿路兴盖了不少。

    武村村民们颇有经济头脑,这些沿路兴盖的房屋,多是建成了临街铺面。建好后或用以出租,或是自家弄些营生经营。到现在,这些马路两边的沿街铺面也算得颇兴旺,有饭店、商店、卖农药化肥、种子、木材、建材的等等。现在夏季水果大量上市,还有不少村民在路边摆摊卖水果的。摆得最多的,是夏季最热销的西瓜。

    武村除了村子里的集市外,便算得这沿路两边的商铺最繁华。而村子里的集市,不逢着赶集的日子时,其实也颇冷清,还比不得这边的生意好,终究是占了个交通便利过往人流量多的好。

    做为乡政府所在地,武村便已是武乡最大的村子,所以这一处地段,也可算得是全乡最繁华的所在。

    关村做为与武村相邻的村子,眼见得武村沿路商铺发展的好,近些年也有人开始效仿地紧邻着马路边盖起了房子。只是关村终究只是个小村子,也比不得武村已有十几年发展的底蕴。所以,有沿路开设的饭店等,总是远不如武村的生意好。就连关村本村的人请客吃饭,也是会不嫌麻烦地跑远些,到武村的饭店去。毕竟人家开得早,招牌亮。而且请客的也多有些虚荣心,总觉着乡里的饭店上些档次。

    武乡派出所自是也驻在武村,若只以距离来论,武村确实离学校不远,开车几分钟便可到。但武乡派出所可并不是建在村外的柏油马路边,而是在村子里面。村中的胡同巷子弯弯绕绕加起来,这路程可就差不多加远了一倍。而且村子里路窄弯多,也提不起来速度。再加上昨天晚上又是半夜接到的报警,除了值班的都睡了,这单是把人叫醒召集起来,也需要些时间。所以昨晚派出所的出警,才到的慢了。

    林旭这时路过武村,自是不会多留,反而因怕有可能会遇到派出所的警察,特地加快速度地开快了。虽然现在时间还早,路上所见的车跟人都不多,但武村毕竟是乡派出所的大本营,难保路过时有可能会偶遇地撞见哪个。

    好在略提着小心地一路疾驰而过后,并未有遇到这种太过偶然的意外。而且不止没碰到派出所的警察,路上所见到的行人中,连半个脸熟的也都没遇见。这却也正好,没引起任何人的注意。

    武村算是挺大的一个村子,比起关村来,大了两倍都要多。不过这也就是跟附近的村子相比来论,再怎么大,也毕竟只是个村子,延伸到马路边的这些建筑距离,从头到尾连起来也就最多一千米左右。林旭脚踩油门加快速度,很快就开了过去,将其远远甩到后视镜中。

    在路过武村时,黄宗文也是一直低着头,避免有可能被村中认识他的人从车窗里瞧见地认出来。直到车开过去,从后视镜里看见武村已变成了一个小点后,他这才重新抬头地略松口气。以现在这距离,是绝不担心还会有人能看见了。

    望了眼窗外景色,黄宗文打开放在自己旁边的旅行包,从中取出一本装在透明文件袋里的书,探手过去递向前面的林旭道:“这是我为你选好的剑法,适合练熟了你那本《乙组剑术图解》后,作更进一步的练习。”

    林旭闻言侧脸一瞧后,便先伸手接过。然后拿到身前一看,但见这透明文件袋里的书,却是本蓝底封皮的线装古书。而且看起来,也显得颇陈旧了。那书皮的蓝色,看着都有些褪色了。

    “这才是有秘笈的样子吗!”一瞧这本古书的样子,林旭便是不禁先心下一喜地感叹道。

    可能是他太受看过的武侠及影视剧的影响,总觉着这种线装古书才像是武功秘笈,而他手头那几本现代出版印刷体的,即便里面也记录着武功,拿在手里却感觉不像那么回事。尤其那两本《气功》杂志,前后的封页及里面扉页上还有打的广告,更是有种浓浓的违和感与破坏代入感。唯一有点儿秘笈样儿的,也就是那本竖排版繁体字的《拳经》了。

    不过话说回来,像《拳经》这种古体式的书,以他这种习惯了现代式的习惯,读起来却也是费事。他当初为了翻译整本《拳经》,把竖排改为横排,繁体字转为简体字,再加抄写的过程加标点分句,可也着实是费了番不小的功夫。

    不过费事虽费事,但他感觉上还是觉着这种书有秘笈范儿。而且在经过了前面解读《拳经》的那番磨练后,他现在看这种书也并不算怎么费事了。

    看了样子他就先心中一喜后,再翻到正面封皮一看书名,但见得是“清风剑法”四字,不由又是一喜。这却也是巧,他昨天才给自己买的那把剑取名叫清风剑,不意今天黄宗文就替他选了套《清风剑法》来,可真是太契合了。

    “清风剑法。”口中念了一遍,林旭忍不住问:“黄老师,不知道可有‘明月刀法’吗?”

    黄宗文闻言有些惊疑地看着林旭,最终还是点头道:“倒确实有这么套刀法。”

    “哈,这可真够巧!”林旭闻言一笑地道:“我昨天才给自己买的剑和刀分别取名了清风剑与明月刀,不想竟然就有相应的剑法与刀法。黄老师,这套《明月刀法》我也一定要学,还请你成全。”

    黄宗文听罢,一笑释然地道:“这倒确实是巧。”顿了下,道:“不过清风明月这两个名,却也是属于惯常用名,用的人很多,你用重了倒也不意外。说来这《清风剑法》与《明月刀法》,便是分别由叫清风与明月的两位武林前辈所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