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章 当年旧事 送别
    ,!

    (第二更,并且是四千字大章。晚上还会有第三更,感觉满血复活了,求票!)

    到了向阳大酒店后,林旭抬头一看这熟悉的地方,心下也不禁略有些感叹。他上次就是在这里见的岳向阳,不想那也是唯一的一次,上次一别,就是永别。虽然他跟岳向阳谈不上有什么关系与感情,但思及岳向阳的遭遇,却也是不禁生起了些命运无常之感。

    “我三年前,也是在这里见到的宋永华和岳向阳。”黄宗文下车之后,抬头看着眼前的酒店,语气也是略有些感叹地道。

    这向阳大酒店,其实算是岳向阳平日里的办公地点,这里常设有他的一间办公室。他平日无论是处理明面上的事务,还是暗底下的事情,多是在此。

    黄宗文所言的三年前那次到市里看女儿,跟岳向阳在街面上所起的些冲突,其实并不是直接跟岳向阳遭遇所发生的。那次,他是先跟岳向阳的某个手下起的冲突。然后冲突升级,他一路打到眼前的这座向阳大酒店,再当面碾压式地打败宋永华后,逼迫的岳向阳服软。

    林旭凌晨那会儿虽有听黄宗文提起过这件事,但并不知道具体的细节,黄宗文也没跟他说。这时闻言,使只笑道:“那倒也巧,我上次也是在这里见的岳向阳。”

    说罢后,他冲黄宗文做个请的手势,两人一起走向酒店大门。

    进门之后,便是酒店的大堂,林旭先一步上前过去,到前台向名客服小姐问道:“你好,请问岳纤云是在哪个房间?”

    客服小姐闻言,脸上略显过惊容,然后抬头仔细打量了他会儿后,问道:“你是不是叫林旭?”

    听客服小姐这么一问,林旭便猜到应该是岳纤云提前向其打过招呼并描述过他样貌的,毕竟他昨天在电话里也有说过今天会来平阳。见被认出,他当即点头道:“嗯,是我。”

    客服小姐闻言微微一喜地笑道:“小姐提前吩咐过的,我带你过去吧!”

    “好!”林旭点头致谢。

    客服小姐叫过旁边的一名同事,暂时交接了下手头工作,便从工作台后走了出来。到了林旭身旁,她作个请的手势,指向大厅另一边的电梯。

    林旭回头向黄宗文看了眼,两人一起随着客服小姐走向电梯。

    电梯口处一共有四部电梯,不断的上上下下,不时有人进出。但客服小姐走到这里后,却拐了个弯,带着两人绕过了这四部电梯。

    林旭见状,不禁面上有些疑惑。黄宗文看出他的疑惑,在旁轻声道:“这旁边还有部隐藏的专用电梯,直接通向岳向阳在顶楼的办公室,你上次没用过?”

    客服小姐其实也看出了林旭的疑惑,本正要解释,不想黄宗文先开口了,听罢后不禁有些惊讶地瞧着黄宗文道:“这位先生以前来过吗?”

    岳纤云昨晚的吩咐,只是提了林旭,并未有提及黄宗文。但这客服小姐见黄宗文是跟着林旭一块儿的,便也没有多问。现在黄宗文这话一说,她才知道黄宗文也是来过的,看样子应该也是认识老板。

    黄宗文闻言点了下头,道:“来过一次。”

    “原来如此。”林旭心道了句,向黄宗文道:“我上次只去了旁边的餐饮部,没来过这边。”

    “哦!”黄宗文点点头,没有多说。

    两人接着再随客服小姐走了几步后,便到了两扇对开门前。推开门,里面是个三平米左右的空间,然后这里面的右手边才是一部电梯门。电梯门的上方处,装有一个监控摄像头。

    客服小姐领着两人站到摄像头下面,抬头向着上面的摄像头道:“小姐等的人来了,请开门!”

    说完等了片刻后,就见电梯门一响地向两旁打开。看起来这电梯是由上方监控处控制着的,而这电梯门旁边也确实没见任何按钮。

    黄宗文三年前就来过一次,对此没什么出奇的。林旭却是第一次来,不免有些好奇的左右打量。这电梯做成这样的设计,应该是为了防止陌生人乱用。另外也是出于安全考虑,若有对岳向阳不利的,上面监控一看,不给开门,那下面的都没门路上去。

    黄宗文三年前那次,是直接抓着一个岳向阳的手下过来叫门。当时宋永华也在上面,岳向阳自信有宋永华在就一定没事,可以对付的了黄宗文,而宋永华隔着个监控画面也是看不出黄宗文的具体修为功力如何,再加上对自己的自信,所以便轻易开门让黄宗文上来了。而黄宗文一上去后,他们俩才知道后悔。

    “二位请进!”等到电梯门完全打开,客服小姐做个请的手势,请两人进去。等两人进去后,她在门外低头微鞠个半躬道:“上去会有人迎接,我就送到这里了,再见!”

    两人见状,也都客气地冲她点了下头。

    直到瞧着电梯门关上后,这位客服小姐才转身离去。到底不愧是目前平阳全市唯一的五星级酒店,服务人员的礼仪很到位。

    电梯门关上后,林旭与黄宗文也不用任何操作,电梯直接开始自动上行。

    因为是专用电梯,没有别的楼层按动阻碍,所以这部电梯的速度很快,只约摸一两分钟后,便是脚下一顿,“叮”地一声开门,最顶层的二十五楼已经到了。

    电梯门一开,林旭就见岳纤云和宋永华都正站在门外等着。上面既有监控,他们自是提前一步知晓两人上来。

    一见林旭,岳纤云便是高兴地笑迎道:“林旭,你来了!”

    而宋永华则是面色肃然带着些敬畏地先向黄宗文点头致礼道:“前辈!”

    黄宗文虽然看上去只是四十来岁的样子,只从样貌上看,他跟宋永华也相差不大。但所谓达者为先,黄宗文修为既深,宋永华便尊他为前辈。而且他觉着能有黄宗文这般深厚功力的,也必有着一定的年龄打底。只是修为到了内力境,就有着延缓衰老之效,所以无法从外表上准确判断其年龄。

    黄宗文闻言淡然一点头,先抬步跨出门去,道:“不用客气,叫我‘黄老师’就行。”

    “黄老师!”旁边岳纤云闻言,却是先客气地叫了声。

    “嗯!”黄宗文点头向岳纤云笑了下,道:“我跟你父亲也有过一面之缘,没想到他这么年轻就忽遭不幸,你节衰!”

    “嗯!”岳纤云含笑应了声,也没多说什么。

    黄宗文顺口向她安慰了句后,便转向宋永华道:“你找个地方,我有事要跟你单独谈谈。”

    宋永华自是不敢怠慢,连忙做个请的手势,将他往一旁引去。然后又转头看向岳纤云,示意她招呼好林旭。

    眼前是一条长有十来米的宽阔走廊,走廊两边各有几间房,宋永华领着黄宗文进了一间离得最近的没人空房间去说话。

    目送着两人走进了房后,岳纤云凑过来向林旭问道:“那就是教你武功的师父啊?”

    “嗯!”林旭不愿在这个问题上多解释,只随口应了声地给了个模糊答案,没准确回答“是”,或者“不是。”

    好在岳纤云对黄宗文的身份问题也不是很感兴趣,问过句后便没再多问,向他道声“走吧!”在前面引着他往走廊最顶头所正对向的那间房门走去。

    “对了,你东西。”跟着走出两步后,林旭将手里拿着的岳纤云昨天落在他车里的那个背包递了过去。这包里装的,是岳纤云的那身月蝴蝶的服装与装备。

    岳纤云接过后,道了声谢,然后犹豫了下,开口问道:“你昨天跟你女朋友真的没事吗?”

    “没事。”林旭淡然道。

    “那她……”

    “我不想谈这件事。”岳纤云还要问,但只说了两字个,就被林旭制止地开口打断。

    岳纤云见状,有些悻悻地闭了嘴,接下来也没再多说什么。走到顶头的那间房门前,她推开门将林旭往里让进,介绍道:“这是我爸的办公室。”

    其实不用她介绍,林旭也能一眼看得出来,里面是很明显的办公室装修风格。不过这间办公室却是特别大,约摸足有一百平米,对面是整个一面墙的宽大落地窗,视野极好。从窗前望去,所对向的正是那一条流经平阳的河流以及河畔的滨河公园。正值盛夏,草木青绿,鲜花盛开,河水幽幽,波光粼粼,风景特别优美。

    落地窗前,是一间很大的办公桌。上面既有台式电脑,也还放着个笔记本电脑,其余是一些摆饰与办公用品。办公桌对面放着几张椅子,门口这边处则有套真皮沙发,地面上也铺着柔软的地毯。其余电视、空调等也不必一一细述,反正在林旭看来,就是很豪华。

    进门后,岳纤云请林旭到沙发上落座。不过林旭却没坐,而是走到落地窗前,望着窗外远处的风景欣赏。岳纤云见状,便也过来站在旁边陪着他。

    经历过了昨天的一场共患难,再加上岳纤云还正处于丧父之痛,林旭觉着也不好一直干晾着她不说话,接下来便随口问了些她父亲案子的后续处理。说了没多大会儿后,就听见办公室门响,两人转头望去,便见是宋永华引着黄宗文进来,看来是已谈完了话。

    黄宗文站在门口处也没进去,只是瞧向林旭道:“林旭,我跟宋永华的事情谈完了,我们走吧!”

    “好!”林旭点头应了声,便抬步走去。

    岳纤云见状忙拉住他道:“怎么这么快就走,已经快到中午了,等吃了中午饭再走吧?”

    这时已是过了上午十点,离中午确实没多长时间了。但既然黄宗文要走,林旭自也不会多留。那边宋永华也是挽留黄宗文好一番了,只是黄宗文问清楚事情与他无关后,便不愿再多跟他打交道,自是婉言谢绝地不多留。

    “我们还有事,黄老师还要赶火车,就不多留了。”林旭解释了句,将手从岳纤云手中轻轻抽出。

    “几点的火车?这么着急?”岳纤云问过后,又道:“那你送过黄老师后,也可以再回来吗!”

    林旭道:“就是中午的。送完黄老师后,我回去也还有事,就不多留了。你要实在有什么事的话,就再呼我吧,我会给你回电话的。”

    岳纤云听罢很是无奈,眼见再挽留也没用,也只能依依不舍地直送了林旭和黄宗文到酒店楼下后道别,宋永华自是也一起跟着。两人本还有意再送两人到车站的,林旭和黄宗文自然也都是一起谢绝了。

    上了车,驶离了向阳大酒店后,黄宗文看了眼还在后面目送他们的岳纤云,向林旭笑道:“这女孩儿明显对你生了情意啊!”

    被黄宗文开这种玩笑,林旭不禁脸上一热,有些不好意思地辩解道:“只是经过昨晚的事,她暂时对我有些依赖感,没别的。”

    黄宗文见状又笑了笑,没再多说。

    林旭并没到过平阳火车站,但黄宗文却是以前送黄容时到过,在黄宗文的一路指点下,他也并没怎么费事地就赶到了平阳火车站。

    平阳直达首都的车次,确实是中午就有一趟,发车时间是十二点三十五分。黄宗文以前送黄容坐过这趟车次,自是了解。不过赶到火车站时,时间确也还早,尚没到十一点。

    在火车站前停好车后,黄宗文向林旭道:“现在时间还早,我先去买票。买好票后,咱们在旁边找个饭店,我再接着请你吃饭。早饭因为我,你也没吃饱,现在就再补你一顿,这回你放心敞开吃。”说罢,笑着开门下车去了。

    等黄宗文买好票回来,确实真就拉着林旭到旁边饭店里再吃了一顿。这回没什么顾忌,再加上黄宗文还要了个包间,两人便敞开肚皮大吃了一顿。

    在饭店消磨到了快中午十二点时,黄宗文这才结了账。接着两人出门后,林旭便送他进了车站的候车大厅。

    “祝您一路顺风!”

    “你也多保重,等我回来时,希望你已经练成了《清风剑法》,那时我就再把《明月刀法》的刀谱交给你。”

    在候车厅前道别了之后,黄宗文便向林旭挥挥手,进入了候车厅检票。

    林旭目送着他的身影远去后,这才返身拾级而下,然后上了车,开车回返武乡中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