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章 错过的父女俩
    ,更新快,,免费读!

    (第三更送到,今天加起来可是更了八千字了。求收藏,求推荐,求订阅!)

    林旭回程的途中,也是一路顺利,并未出现什么意外状况。不过他在回到学校门口时,却是大出意外地惊讶了一番。因为他在通往桃园的那座小桥桥头处,看见了郭静的那辆宝马摩托车。

    郭静与黄容乃是闺蜜好友,两人经常是焦不离孟、孟不离焦地一起出现。眼下郭静的摩托车出现在这里,那自是说明,黄容回来了。而且又是同往常一样,郭静送的她回来。

    林旭才刚送了黄宗文到火车站离开,没想到这一回来,就看见黄容已是回来。而按现在的时间,黄宗文早已是坐上了开往首都的那班列车,父女俩人竟就是这样生生错过了。

    黄宗文身上没呼机,即便有,现在在火车上也是联系不上。而这趟从平阳前往首都的列车,要行经十几个小时,最早能联系上黄宗文的时间,也是要到第二天了。而那个时候,黄宗文也已是身在首都了。且他也必须是身在首都,他们才有可能联系上。

    因为他是去看女儿,而黄容的学校及宿舍方面都有电话,这样他到了黄容学校后,他们这边才有可能联系上。不然的话,就只能被动地等着黄宗文联系他们了。

    黄容刚开始放假的时候并没回家,留在了首都打暑期工。按她所说的,是只打一个月,一个月后便会回来。而林旭听黄宗文提起的黄容最近消息,是说她八月初才会回来,且还并没确定具体日期。有可能是一号,也可能是二号、三号,甚或是四、五号。

    但是,今天却还只是七月底,并且才只是七月三十号,明天还有个七月三十一日,七月才会过去。黄容今天就已回来,那是比她说的整整提前了两天。这还是按最近的八月一号算,要是按晚的算,她就是提前了好几天。

    可这提前回家,她却是也并没有通知过黄宗文。看样了,她也是打算要给黄宗文来一个惊喜。而黄宗文也没通知她地就坐上了前往首都的列车,也是打算要给她一个惊喜。

    好嘛,这父女俩也算是心有灵犀,想到了一块儿地互相给惊喜。可这默契度却是稍微差了点儿,现在这情况,喜是没有了,光剩惊着了。在这同一天,一个走了,另一个回来了,刚好错过了。

    “唉,这可真是非常之不巧了!”林旭在车里摇头一叹地苦笑着自语了句。开门下车,走向郭静的那个摩托车旁。

    对面桃园的黄宗文家院子里并不见郭静与黄容的身影,这时的整个院子,从那边桥头处开始,都还整个拉着警戒线地封着。林旭走到郭静的摩托车旁后,便站在旁边等着两人。

    按他所想,两人就算一时不在,也应该并没走远。瞧见自家院子这种情况,黄容这时应是带着郭静在学校或是饭店里向人打听情况。他也不必去找,等一会儿她们打听完就自会回来了。

    果然,他等了没多大会儿后,就见黄容与郭静两人从饭店里挑帘走了出来。见到两人出来,他向两人笑了笑,算是打过招呼。

    “林旭,你小子跑哪儿去了?我家里出了这种事,你也不说打我呼机通知我一声?”黄容一见林旭,却是有些没好气地道。

    “我有事出去了一趟。”既然黄宗文与黄容父女俩已经是成为事实地错过,他便也绝口不提自己是去市里送黄宗文到火车站坐车。不然的话,黄宗文今天才走的事被抖露出去,就跟他昨晚为黄宗文作证所说的口供对不上了。到时若被警察知道,他跟黄宗文都有得麻烦。

    随便敷衍了一句后,他接道:“既然你爸到首都去找你了,我是打算着,等他到了首都找到你后,再打呼机通知你,到时就一块儿给你们俩说了。反正你们俩在首都也是一时赶不回来,也不急在一时半刻的,我是准备今天晚上给你打的。哪想到你现在就提前回来了,你说你也不提前打声招呼,这下可好,跟你爸错过了吧!”

    就算按他给警察说的那个口供,黄宗文是昨天走的,以这时间来推算,两人也仍是会错过。而且那时两人的错过,很有可能就是在交错而过的两列火车上。一列到平阳,一列去首都。

    “我爸真的到首都去找我了?”

    “当然是真的,你刚从饭店里出来,不也是找人问清楚了吗!”

    黄容闻言苦笑一声,无奈地抱怨道:“我哪知道我爸忽然就想着要去看我,我没通知他地提前回来,本来是打算给他一个惊喜的,现在,唉!”最后又满是无奈地叹气。

    叹了口气后,又接着抱怨道:“还有啊,我家怎么会忽然出这种事的?简直是莫名其妙,什么人就哪儿不去地非跑到我家院子里打架,真是倒霉催的。这简直是人在家中坐,祸从天上来。还幸亏我爸不在家,提前走了,不然的话,他好好的在家遇到这种事,很可能会遇到危险呢!”

    趁着她这番抱怨时,旁边的郭静向林旭笑了笑,算是回礼打过招呼。然后听黄容说罢后,她插嘴安慰道:“黄老师这也是托你的福,因为想你才走的。不然的话,晚上就可能会遭遇到这事。你这是无形中保护了爸,可真是颗福星!”

    黄容闻言一点头,颇有些自得地道:“那是,本小姐那从来都是福星高照、逢凶化吉的,不止护自己,还能护家人朋友。以后别到庙里烧什么香拜什么佛了,拜我就行,我一定会保佑你的。”

    说罢,又是不禁自己笑了笑。但才笑过了片刻,却又是忽然脸一苦地叹气道:“可现在要怎么办,我都没法联系上我爸。给咱们宿舍打过电话了,但她们说我爸还没去到学校找我,我们现在就只能干等吗?唉,我爸也是,明明有钱的,也不说给他自己买个呼机。现在可好,一出门都联系不上了!还有这里啊,这要怎么办,我家的院子要给封到什么时候?”

    话落转眼一瞧郭静,“咱们就偷偷进去,警察也应该不会知道吧?不弄掉他们的那警戒线就行了。”

    郭静道:“可要是被警察知道了,未经允许私闯进犯罪现场,那可是属于犯法的。”

    “啊!”黄容忍不住苦恼地叫了声,“那咱们怎么办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