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章 有理抄录 混得开的林父
    ,!

    (第一更,晚上还有第二更。求收藏,求推荐,求订阅!)

    郭静既然一定要主动帮忙,林旭便没有再跟着凑热闹。虽然因为两次见义勇为奖励的原因,他认识乡派出所的所长、副所长,甚至派出所一半以上的警察都称得上对他熟悉,如果有他跟去出面帮忙,事情可能会更较顺利一些,但他是天生不爱说话的性子,却是不愿多跟人打交道。不认识的也就罢了,认识得见了却是免不了要先一番客套地打招呼,凭地多说话的麻烦。

    当要,如果是非常紧要的事,不得不跟人去打交道的话,他也一定会尽量克服自己的问题,努力达成想做的事。但眼下这件事在他看来,却并不算有多么要紧。既然黄容的住宿问题已经解决,那她家院子的解封,多拖上几天也并不算什么,误不了什么事。反正黄宗文这一两天内也是回不来,就算回来后这事还没解决,以他的身份随便在学校找间宿舍借住几天也不是问题。

    所以,他对于要主动帮黄容解决这事,连提也没提,而黄容也并没要求他。当下,三人便于此处分手,郭静骑摩托带着黄容去乡里派出所,而林旭则带着从摩托上卸下的黄容行李,先送到李飞燕宿舍。

    道别之后,目送了两人远去,林旭先提着黄容的行李回到车旁,打开门放进去,然后便又是去门房跟柴大爷借钥匙开中间的大门。

    开门后把车开进去,然后再又锁好还了钥匙,接着便又是照例开回李飞燕的宿舍前停好。停好车,他拿了黄容的行李与黄宗文给他的那本《清风剑法》下车,到了宿舍门前开门进去。

    进门后,随手把黄容的行李袋丢在沙发上,他便拿着那本《清风剑法》坐到电脑桌前的转椅上,然后打开透明文件袋,将书从里面取出来。

    取出一看,他便发现这书确实很古旧。翻开一看,里面的书页也很轻薄。也难怪黄宗文要装个文件袋保护,不然的话,在哪儿磕碰上一下,就有可能弄破损坏。

    略加翻看了几页后,他心中决定,还是要先抄录一份。虽然他之前答应了黄宗文不另行抄录秘笈,但黄宗文要他答应那些条件的最主要目的,不外就是为了不让交给他的秘笈随意流传泄露出去。所以他只要抄完学会之后,便把所抄的副本毁坏或烧了,不私自保留下来,也就不算违反了黄宗文所设的条件。

    他打算抄一份的主要原因有两个,一是他在经过以前的解读《拳经》后,对看这种古体书虽然不算怎么费事了,但因从小所养成的习惯,他对这种繁体字、竖排版以及没有标点符号分隔的古文,看起来还是不太习惯与方便。抄录的同时,把字体、排版等转换过来,看起来就会方便许多。

    二则是这原版的古书看起来不太结实,万一他在翻看的过程中不小心有所损坏的话,那就不好了。照着书本练习,可不是看一遍就行的,在练习的过程中势必还会不停的翻看。看的次数越多,也就越难免哪次可能出意外。他抄录一份的话,把这原版的保存好,练习时只看自己抄下的副本,就不用担心可能会损坏到原版了。

    他答应黄宗文的条件中,可也有练习期间不得对秘笈造成任何损毁遗失这条,对此自是也要保证做到。

    另外,他在抄录的过程中,也能够加强对书中内容的记忆。正所谓“好记性不如烂笔头”、“眼过千遍不如手过一遍”。他记忆力虽然不错,背诵课文等都比别的同学快,但却也没有过目不忘的本领。有时候为了加强记忆,抄写是很有效的手段,这也是他上了这么多年学的学习经验。

    做好了决定后,他便没再多作耽搁,当下就从李飞燕这台电脑桌的抽屉里找了本新的笔记本,然后再从旁边的笔筒里拿过支笔,于笔记本的第一页上写下了“清风剑法”四字,开始着手抄了起来。

    李飞燕的这张电脑桌也同时兼做着书桌,很宽大。而她现在既是学校里的老师,平时也能够从学校领到不少办公用品,这种没用过的新笔记本,抽屉里还存着不少。

    林旭做起事情来,很是专心投入。这一抄起来,便很快心无旁顾地专注投入了进去,认真转换着字体、排版等抄录着。

    有过了前面解读那本《拳经》的经验后,他现在对繁体字也是很熟悉了,大部分的常用字都能认得,基本已用不着字典等工具书去简繁体的对照了。这时抄起这本《清风剑法》来,便显得很流畅,繁简体的转换,基本是不假思索。

    不过做为一本剑谱,《清风剑法》的字数倒不是很多,占了大部分篇幅的,还是各种持剑的人形图画动作。好在他有过抄空空儿遗刻的经验,像《妙手十三式》与《猿公剑法》这两门也都是图画占了大半儿,所以他现在绘起这些人形图画来也是不怎么费事了。

    其中的窍门就是,不用非对照着跟原版一模一样,画的只要跟原版上的动作、出剑方位等相同一致即可,其余的一些细节则不必非要完全相同。就像这《清风剑法》的人形图画,是个穿古装的男子,他就完全可以换成现代的,画起来就会精简不少;原版画的较精致,他就可以画简陋些,只要动作没偏差就行。

    这原版武功秘笈是创作者要留存给后世门人弟子或子女后代的,所以自是制作的精致优良一些。但林旭只是抄给自己看,自家能看懂即可,再加上学完后这抄的副本还要烧毁了不留底,自是不用弄得多精致。

    专心投入之下,他也忘记了时间的流逝,直到不知过了多久后,听得门外有脚步声走近,他这才回过神儿来地停下了笔。停笔仔细一听,他便听出了脚步声正是往李飞燕的宿舍走来,再多听几步,更是辨认出了是黄容的脚步声。

    这时他再抬腕一看表,才发现已是过去了一个小时左右。这么长时间,武村又离得不远,那确实是该回来了。

    果然不多大会儿后,就见门帘一挑,黄容自外面走了进来。

    “你回来了!”见到黄容进来,林旭转向门口向她打声招呼。

    “嗯,你写作业呢!”黄容微笑回了句。

    她见林旭正坐在电脑桌前,手里拿着笔,而桌上还有个笔记本,便误以为他是在写暑假的作业,也没多留意去细看。

    “嗯!”林旭见她误会,自是也不解释。当下随口应了声,将笔记本和那本《清风剑法》都合了起来,并将《清风剑法》压在笔记本下,又一起装入黄宗文交给他时原本的那个透明文件袋里。扣好文件袋后,他转头问道:“你事情办得怎么样了?”

    黄容笑着一点头,道:“还挺顺利的,派出所那个王副所长说,三天内就会结案,然后把一应手续办好后,就会派人过来撤去警戒线解封。”顿了下,接道:“不过事情能办得这么顺利,却也还多亏了你爸呢!”

    “我爸?”林旭闻言,不由面上一讶。但稍一细想后,却也是转了过来地多少明白了。

    武乡在同级的乡镇行政单位中,算是规模较小的。所以乡政府各单位的办公地点都是合着共处在一个乡政府大院子里,除了乡卫生所外,其余并没有单独分列出去的。武乡派出所也是同处在这个大院子里,只是基于其办案的特殊性,单独分置了一角。

    林旭父亲林朗,自从因为他的关系,被乡长调任了乡里的会计,到乡财政所上班后,每日的上班地点也是在这个乡政府大院里。都在同一个院子里,又是乡里乡亲的,各单位间自是平常来往地都互相挺熟悉。所以林朗若在这期间认识了派出所的人,那也并不出奇。而郭静和黄容去这个乡政府大院里的派出所,也是有很大的几率会碰上同样在大院里上班的林朗。现在看来,她们就是遇到了。

    “对啊!”黄容这时已是笑着解释道:“我们到了乡政府的那个大院儿里时,正好碰到了你爸。然后他问了我们来做什么后,就说他正好认识派出所的所长,说得上话,所以就带着我们一起过去办这事了。也多亏了他,我们才能办得这么顺利,不然还不知要拖多久呢!”

    林旭一听黄容这解释,却是果然跟他猜得差不多。只是他平常也不太怎么多关心父亲的交际圈,所以并没立即想到。而现在就此事来看,让他不禁心中暗道:“没想到我爸现在在乡里也算挺混得开了!”

    与林旭不同,他父亲林朗却并不像他这样沉默不爱说话。再加上在村里也是当了多年的会计,在为人处事与人际交往等方面,却也是很有一套。就像林朗在关村的村民们看来,便是向来为人很好,再加上在村里不多的高中学历,也称得上是德高望重。现在他到了乡里,看来也是维持了在村里的一贯为人处事风格,与人为善,四下交好。

    某些事上,林旭虽然并不是很认同父亲,但现在从黄容这件事上侧面了解到父亲在乡政府里做得很不错,他却也是为此很高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