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章 正当理由 跟你一起
    ,更新快,,免费读!

    (第二更送到,求订阅!)

    听黄容提起父亲后,林旭便也顺便想起了自己家。不过这一想,却是发现自己好几天没回过家了。昨晚半夜那会儿送关落雪回村时,两次路过自己家门口,因为天太晚,再加上赶回学校后还有事,也是并没进去。这时想到,便不禁想回家去看看。虽然他现在更喜欢自己一人独处,但好几天没见过父母,却也是多少有些想念了。

    想到此,他从转椅上站起身向黄容道:“听你提起我爸,我却是想起自己好几天没回去过了。我打算这就回去看看,你自己一个人留下没事吧?”

    黄容闻言,立即一脸不高兴地道:“怎么会没事,我才刚住过来,你就打算把我一个人丢下不管了。不行,我也要跟你回去。”

    林旭一脸无奈地道:“你跟我回去干吗?再说这学校里也还有好多人呢,又不是光剩你一个了。好多老师你也认识,你要实在一个人没意思的话,也可以去找他们。”

    黄容想了下,道:“我跟你回去也有正事呢,正好再好好谢谢你爸。刚才在乡里,我就是口头上谢了几句。现在去你家,我要买件礼物正式登门拜谢,好好感谢一番。你爸可是帮了我们家大忙呢!”话落一顿,接道:“另外,我也想彤彤呢!”

    林旭疑问道:“你想她干吗?”

    黄容前面所说的那个理由可谓十分正当与充分,人家要上门正式感谢他父亲,他却也不好推拒阻拦,只能质疑了后面那个。

    黄容哼了一声,道:“我想她叫我姐姐,某人又不肯叫我。”说罢,斜了林旭一眼,这某人自是指他。

    “你是有多缺兄弟姐妹的爱啊!”林旭抱怨似地叹了一声后,又心生一计地道:“我不打算开车,要步行回去。”

    他却是并不想带黄容回家,既然没办法也没理由推拒,他便想让黄容自己知难而退。现在可正是后半晌,大夏天的时候,正是这个点儿的太阳最毒最热。而回村的学校外那条沙石路,两岸所栽种的树木大多都还低矮幼小,遮不下多少树荫。所以在这个点儿上于这条路上步行赶路,可谓是种折磨。更别说女孩子都还爱美,不愿被晒。

    “步行就步行,又没多远,就当散步了!”黄容却是看穿他的意图,瞧着他得意一笑,很不在乎地道,丝毫没因为步行而退缩。说罢后,还将推起到额头上的太阳镜往下面鼻梁一拉,表达自己毫不畏惧毒辣太阳的决心,挥手道:“行了,走吧!”

    林旭瞧着,不禁无奈地叹口气,一时间实在没别的办法,也只能由她了。当下拉开电脑桌的第一格抽屉,将那个装有《清风剑法》与笔记本的文件袋放进抽屉里收好。

    他听黄容提起父亲林朗,因而想起了好几天没回过家,便临时起意打算回家看看,但是却并不打算今天晚上在家留宿。他想着在家吃过晚饭后,便再返回学校。

    一来是因为家里的住房问题,他晚上留宿的话只能睡客厅沙发,还不如回来在学校的单人宿舍住的舒适自在;二则是回到学校后,也更方便于他晚上练功,留在家里还是多有不便。

    既不打算回家停留太久,那这文件袋也就没必要随身带上,反正回家期间抽空也是抄不了多少。

    不过,如果黄容不跟他回去,选择留下的话。那为免被黄容随意翻看到,这文件袋自是也不方便留在李飞燕宿舍,他免不了还要回自己宿舍一趟去收好,或是选择开车地直接放车里。但现在黄容要跟他一起回去,那就不妨先留在这里,等晚上回来后再顺便拿走,也可免得再多跑一趟自己宿舍。

    “行,走吧!”收好东西后,林旭道了一声,便往外走去。

    黄容正在门口处,闻言转身先他一步出了门。

    林旭出门后把门锁好,想起黄容说的派出所那边要三天才会结案解封她家的院子,锁了门后便顺手把自己那把李飞燕宿舍门的钥匙解下来递给黄容道:“既然你要多住几天,那这钥匙就先给你。”

    “嗯,谢了!”黄容伸手接过后,拿出自己的钥匙串,先暂时串上去。免得光是把钥匙,不小心弄丢。

    走出几步后,林旭想起件事,问她道:“对了,你中午是几点的火车回来的?”

    黄容回想了下,道:“到站时间是十二点十三分。”

    “十二点十三。”林旭默念了遍,又是不禁为黄宗文与黄容这父女俩的错过而默哀。

    黄容乘坐的火车是十二点十三分到站,而黄宗文所要乘坐的火车是十二点三十五分才发车。也就是说,黄容到站下车时,黄宗文仍然在火车站的候车厅里等车,父女两人那时都是身处车站。只是因为一个在候车厅里,而另一个在出站的通道路上。虽同处车站,却在不同的地方,便就这样非常可惜地错过了。

    不过林旭心里虽为他们可惜,但这时自是也不会说什么。他既答应了替黄宗文保秘,对这种情况却也算保密之列,不然说出来后黄容一问,他圆不过来谎,难免就会把所有实情都牵扯出来。

    倒是黄容和郭静十二点多才从车站出来,却是比他要晚一些,他十二点零几就已离开车站了。不过他回到学校时,却是又比她们要晚。

    不过这却也并不奇怪,他平阳压根没去过几次,平阳火车站这回也是头一次去,从车站出来后出城的路难免不熟地多绕了点冤枉路。再加上城里红绿灯路口多,会时不时地堵个车,这也就更多耽搁些。

    而郭静却是从小在平阳长大,平常也又喜欢开车骑摩托的,自是对平阳的道路很熟悉,知道近路。再加上她骑摩托车,不但方便走小道,也不怎么会遭遇到堵车。所以比他晚一些出发,却比他先到,却也实属正常。况且他也见过郭静开摩托车,知道她开的很快,那速度简直就是飚车。即便跟他走同等路程的路,以郭静的车速,也是一定会比他先到。

    “对了,你爸喜欢什么,我该给他买个什么礼物?我记得你说过你爸不抽烟,那喝酒吗……”

    林旭问过之后,黄容开始问起了她的问题。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