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章 编排 偷听
    ,!

    不知道是否人在成年后于人际交往上都会多出些虚情假意的客套,又或是女孩子都天生话多爱聊天。黄容与关落雨两个明明并不熟的,以前都只是止于互相见过并认得,今天才算是第一次正式相见。

    可她们这会儿却还是看起来相谈甚欢地多聊了几句,还互问了些双方近况。直说了好一会儿后,这才结束谈话,关家姐妹俩告辞离去。

    而这个过程中,因为有关雨落在,林旭和关落雪两人始终都没说上话,只能是以眼神交流。两人除了没互相说上话,也都没怎么插话进黄容与关落雨的聊天中。

    聊天的过程中,关落雨早已是抽空把账结了。等到谈话结束后,姐妹俩便直接提着买的东西告辞离去。

    出门离开了商店十来步远后,关落雨转头看了眼关落雪,边走边说地道:“你刚才也看见了吧,林旭和那个黄容拉拉扯扯的,俩人关系也是不清不楚。黄容都上门到他家做客了,他们关系就这么好?别是提前先来认门见父母吧!”

    关落雪闻言,替林旭辨解道:“姐,你想多了,他们俩确实就是关系挺好的。林旭不但是黄老师最喜欢的学生,还是他们班的数学课代表,经常出入桃园。这么一来二去的,也就跟黄容熟了。黄容她是独生子女,没有弟弟妹妹,她对林旭只是对弟弟一样,并没别的。”

    她刚才看见林旭和黄容又是挺亲密的拉着手走在一起时,也确实是挺生气的。而且这还不是第一次被她看见了,林旭这算是再犯。被她看见过的两人亲密行为就有两次,那两人私底下没被她看见过的,却不知还有多少次。

    这般一想,更是生气与伤心难过。可林旭毕竟是她男朋友,被姐姐一说,她还是选择先维护林旭,不能跟着一起数落。不然姐姐本就要拆散她跟林旭的,现在更是能抓住机会与好借口了。两人的事,最好就两人之间处理。站在她跟林旭男女朋友的关系立场来看,姐姐关落雨倒算是外人了,何况还正是现阶段要拆散他们的“敌人”,自然是不能顺着敌人说。

    而且再一想,林旭和黄容上次都抱过了,这回只是拉下手,也并不算什么。何况还只是黄容拉着林旭,林旭并没有主动拉黄容。黄容这个人,也就是跟人相处太热情了些。她第一次跟黄容相见时,黄容向她打招呼的方式与礼节,也是抱了她一下。刚才跟姐姐见了,不也是很热情地多聊了几句吗!

    “他说你就信啊?我的傻妹妹!”关落雨摇头晒笑道,“姐弟?姐弟也很有可能发展成姐弟恋的,他们俩又没差几岁。别看这个林旭不声不响不爱说话的,可还真挺招女孩子喜欢的。我上初中……”

    她本想说“我上初中的时候,要是遇到这样的男生,说不定也会喜欢”,这也确实是她昨天初见林旭的时候生起的感觉。但说出了四个字后,她就立即意识到这样说不好,连忙住了口。

    顿住停了下后,她才接道:“就算他们俩现在只是单纯的姐弟关系,可现在单纯也难保以后一直单纯。等林旭长大后,他们的岁数相差就更不会有什么问题了。”

    “我承认你说的,林旭是很优秀。可他越优秀,岂不是也越招更多的女孩子喜欢。你就能保证他从今以后的一辈子只喜欢你一个,只爱你一个?”说罢又叹了声,“你们还太小了,又哪懂什么爱不爱的?反正我不准你跟他在一起,也不管是谁,你现在这年纪,是绝不允许早恋的。”

    关落雪知道说不过姐姐,自己这两天已是被她教育好几通了。而且不论她怎么说,来软的还是硬的,姐姐也都是“不准”两个字,说再多也没用。所以这时又被说一通,她也没反驳,只是好奇姐姐刚才的话为什么只说了半截就忽然打断。想起她的“我上初中”四字就打断,她忍不住据此联想地道:“姐,你是不是上初中时也早恋过?”

    关落雨转头瞪她道:“胡说什么呢,我才没有。我那时候,就只知道专心学习。”

    “那你刚才要打算说什么呢?”关落雪问。

    关落雨面色变了变,道:“没什么,跟你没关。”

    关落雪猜疑地看着她,道:“你不肯说,那就是有。”

    “你这小丫头,还敢编排起我来了!”关雨落笑骂了句,强硬地道:“我说没有就没有。”

    “你说我就信啊?”关落雪眼转一转,忽然拿关落雨刚才的话反驳她,“我回去问咱妈去。”

    “哎呀,你这臭丫头,你敢……”姐妹俩接着笑闹了起来。

    林旭站在商店门口处,听到这里后,也是开始听不清后面两人说什么了。

    关落雨自以为离开商店十几步远后,那边便已是听不到她们姐妹俩的说话了,却不知林旭早非寻常普通人。以他现在的功力,这点儿距离,中间除了商店门口一道窗纱式的薄薄纱帘外,并无任何遮挡障碍物,却是能将她们的对话听得清清楚楚。

    关家姐妹俩告辞出门离去后,黄容便开始在商店里挑选买起了东西。林旭因为刚才没跟关落雪说上话,担心关落雪对他和黄容这事的看法,所以却是站在门口处,竖起耳朵偷听着姐妹俩的动静,看她们会不会在他能听到的距离内说起这事。

    这一听正着,倒也没出他意料之外。而在听到关落雪维护他,为他说话时,他也稍微放了心。从关落雪的这番话看来,应该还是挺相信他,并没太生误会的。

    “你站门口干吗?过来帮我看看,这酒你爸喜欢吗?”黄容在里面叫他道。

    “随便什么都行,我爸不在乎的。”林旭连看也没看地道。

    他站门口处,除了是方便偷听关家姐妹俩说话外,也是免得麻烦地不想参与黄容买什么。女人买起东西来也是挺麻烦的,买什么都挑来挑去地挑半天,挑好后还要跟人讲价。随便买点什么小东西的,都要好半天。

    以前他小时候,还挺喜欢跟着母亲一起赶集什么的,跟着去能给他买点儿零嘴好吃的等,但现在越大则是越不喜欢了。因为跟妈妈逛街,已经成了一种烦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