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一章 以身抵命 初吻就这么没了
    (白天有事耽搁了,抱歉。感谢书友“天台山主”的打赏。)

    “你别乱来啊,你想做什么?”

    黄容听林旭说的话里带了个“死”字,不禁面色一变,又往后退了一大步。

    林旭没说话,直接再往前逼近一步。

    “你停下,别再往前走了,再靠近我可就不客气了!”黄容跟着再退,有些色厉内荏地道。还拿手电筒的光芒直往林旭眼睛里照,希望能借手电强光晃他眼地将他逼退。

    可惜的是,林旭自从功力提升后,眼睛不但更适应黑暗,暗中视物的能力增强,对于强光也是同样有所适应地更加有抵抗力。他现在白天的时候,有时都敢直视下太阳,更别说手电这点光芒了。哪怕这密室里的手电筒,还是当初李飞燕与其师兄李飞虎所带下来的那两个专门购置的装四节电池的强光手电,也是一样不惧。在手电的光芒中仍大睁双眼地直视着黄容,丝毫不受影响。

    闻言之下,他不但没停,更是脚下再进一步地道:“你能对我怎么不客气?”

    “我打你!”黄容一声娇喝,猛地抬腿一脚往林旭胸口踢去。

    不过林旭只抬手随便一抓,就轻而易举地将她脚腕捉住。而且还是捉住了不放,让她一时只能单腿支地。

    而腿比手臂长,她这样腿伸直地被林旭捉住不放,却是两只手够不到林旭地发挥不了什么作用去解救。而她另一只腿还要用来支撑站立,也是不能随意抬起动用。她可没有郭静的本事,能在这种情况下使出横身凌空打旋拧踢的那种高难度解危反击动作。

    好在她这时右手里还拿着手电筒,而这只手电筒是装了四节电池的强光手电,自是比普通装两节的要长了许多,能当根短棒来用。加上这把加长的手电筒,她便能够攻击到了林旭。当即手往后移地一把握住尾部,挥起手电筒便直冲着林旭抓她脚腕的那只手砸下。

    只是不等她砸下,林旭另一只手便跟着抬起地又是顺手一抓,然后她只觉手里一轻,手电筒便已是不知怎么给林旭夺了过去,跑到了林旭手里。

    夺过手电筒后,林旭再随手一抛,将手电筒抛落至后面云床上放着的那床旧被子上,而手电筒的光芒在这过程中仍是方向不变地照向着这边。

    手电筒被夺后,黄容不由惊呼一声,脸色再变,这下她手里已是没有任何武器可以帮忙。瞧着林旭,她忽然面上一哀,一副受欺负后的委屈样子地道:“好,我知道错了,以后再也不敢了。你的秘密,我以后保证绝对再也不打听。”说罢又哀求道:“你就饶了我这回吧好不好,好歹我也一直对你挺好的,我爸也一直对你挺关照。你不看我面上,也至少看我爸面上吗!”

    林旭摇摇头,道:“你这也不是第一回低头认错了,可总是屡教不改。”

    黄容道:“我这回保证。我发誓!”说罢,便立即举手对天地道:“我以后要是再打听你秘密,就让我变成小狗儿。”

    林旭闻言,忍不住有些想笑,这誓言未免也太过儿戏了。他存心要给黄容一个深刻的教训,别说这种没什么信服力的儿戏誓言,便是她发个正经的毒誓,他也不会轻易放过。当下又作阴沉一笑,学着某本小说里看过的话,道:“我觉着最能保守秘密的人,就是永远也再开不了口的人。”

    “喂,你差不多就行了,别再玩了,还真想要杀我灭口啊!”黄容面上的害怕畏惧之色忽然一扫而去地道。

    “谁跟你在玩儿?”林旭闻言,不禁眼神略一慌乱,然后又连忙变作坚定之色地强撑着板住脸作生气状地道。为加强威胁性,他话音一落的同时,往后一扯抓着的黄容脚腕,让黄容一声惊呼下,不由自主地身子往他倾来。然后瞧着黄容倾到,他另一只手顺势抓住黄容细嫩的脖子。

    被掐住了脖子要害,黄容却反而还是全没一丝害怕,一脸满不在乎状地道:“行,不是玩儿。那你想干吗就干吗吧!哼,摆明是趁着我爸不在地欺负我。”

    她这么一副满不在乎,任由处置的样子,反让林旭一时不知该作何处理了,总不能真一把把她掐死了。敢情她之前那会儿的害怕样子,也是全跟他装地在配合他演戏。

    “掐吧!”黄容微笑地看着他。

    林旭面色不变地瞪着她。

    “是不是觉着我脖子好滑,抓着好舒服,舍不得掐啊?”黄容笑得更开心,“行,那你就多摸一会儿!”

    林旭微哼了声,手上加了点儿力。

    “哎呀,好疼,我快喘不过气来了!”黄容一副面色夸张地装模作样道。

    “你是觉着我真不敢把你怎么样吗?”林旭放开她腿,捏着她脖子将她一把提到身前,脸对脸地威胁道。

    黄容瞪大眼,认真地看了他双眼一会儿,道:“嗯,我觉着要是被逼急了的话,你可能真敢。就是你那句话吗,再是老好人,真被逼到绝处后,也是敢豁出一切去玩儿命。兔子急了还咬人吗!”

    说罢顿了下,接道:“不过,我觉着我不至于把你逼到这地步吧!不就是这墙上的东西吗,你要真不想说,我保证不问就是了。”忽然眼珠一转地一笑,道:“要不,我以身抵命怎么样?”

    “什么以身抵命?”林旭一时没听明白。

    黄容眼珠转动地往他身下瞧了瞧,暧昧地道:“就是那个吗!你好歹也青春发育期了,应该懂的了,嗯!你看,你把我变成你的人,是不是就肯信我了!咱们有了这么亲密的关系,以后就坦承相见,也不用再有什么秘密了!”

    “你胡说八道什么!”林旭闻言之下,不由面色一变地连忙松手一把将她推开,生怕跟她多沾上似的。她说的那些,他虽然还并不是完全明白,但却也多少有些理解。

    黄容被他推开后,不由面上得意一笑,然后又故作娇羞状地道:“哎呀,还要我说的多直白呢,人家好歹是女孩子吗!”

    林旭闻言,不由翻着白眼地心下暗道:“你这还女孩子呢,简直是女流氓,跟李飞燕有得一拼!现在的女孩子都这么直白大胆吗?还是我家小雪温柔乖巧,有含蓄美。”

    “来吧,姐姐我今晚豁出去了!”黄容见他没应,暗笑一声,接着又上前一步地直往他怀里扑去。

    林旭连忙退后一步地躲开。

    黄容再进,他又再退,这回竟成了反过来。

    “切,没意思,怎么现在不玩儿了!”黄容又追了两步后,忽觉没趣地冲他做个鬼脸后停下道,“早知道我刚才就该再多装会儿,看你还能怎么演?”

    见她不追后,林旭松口气地道:“我不是要跟你玩儿,我只是想让你记住个教训。以后真的别好奇心那么重,老是想要探听别人的秘密。‘好奇害死猫’这话,可不是没道理的。”

    “我还用你教!”黄容不屑地撇撇嘴,“姐姐我只是多关下你而已,竟把好心当成驴肝肺,没良心的。搁了是别人,我才懒得理呢!”

    林旭道:“关心也有个度。我明说了不想说的,你还想方设想地偏要问。这种关心,我不需要。以后也请你注意点儿界线,你真不是我姐姐。就算我爸妈,我的**与秘密,也会跟他们分开界线。他们有什么事要想瞒着我的,我也不会特意去问。这是对彼此的尊重。”

    “喂!”黄容被说的不禁有些恼羞成怒,猛地一步趋到他身前,抬手举指戳着他胸口地大声质问道:“我关心你,把你当弟弟看,还有错了?”

    “这种过分的关心,对我来说,就是错。”林旭坦然看着她,眼神丝毫不让地道:“我跟你的关系,也没有你所认为的那么亲密。我之前说的话,并不全是故意装的。我是什么样的人,你不清楚,别自以为你真的很了解我。也别再把我当你弟弟,我不想要个什么姐姐,也不需要。你要真想找弟弟,麻烦……”

    “林旭!”黄容气愤的抬手指向他鼻子,大声喝止住他,“你个混蛋!”

    林旭强硬地道:“嫌我混,那就最好以后别理我。”

    “老子偏不!”黄容气的混话都已出口。话音一落后,忽然一把扑入他怀里,两手搂住他头地凑唇亲到了他嘴上。

    四唇相接,林旭不由得瞪大眼睛地一下懵住,感觉脑子都整个当机地不会动了。他哪料得到黄容下一刻会忽然做出这般举动来,自是根本毫无防备。

    直愣了好一会儿后,他方才反应过来地连忙双手捧住黄容脑袋,强行将她扳离地茫然不解问道:“你干吗?”

    黄容仍是一副气怒地样子道:“你不是说我跟你关系不够亲密吗?那我就好好跟你亲密亲密。我就是爱管你,我就是偏要管你,我就是要知道你的一切秘密……”说着话,又猛地要凑头亲来。

    林旭连忙用力把住她脑袋不让她动,满脸都是莫名其妙难以理解她思维方式地道:“你有毛病吧,我刚才说的话是这意思吗?”

    “我管你!”黄容理直气壮地道:“别叫我管你,你也别管我。我爱怎么想,爱怎么做,爱做什么事,都是我自己的事,是我的自由,你又凭什么来管我?我就是要亲你了,你能怎么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