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三章 武学研究 对黄容的试探
    ,更新快,,免费读!

    (抱歉,晚了点)

    林旭看着侧躺在云床上的黄容,很是感叹世事的多变与无常。

    在此之前,他从没想到过自己的初吻会在这种情况下失去,而且还是很丢脸的被黄容强吻而去。同样的,他也没有想到过,自己已经练会挺久的备而未用的点穴功夫,会是在这种情况下首次用出,用出的对象也同样是黄容。

    无声的叹了口气,他对黄容很是头疼与无奈。是不是她这种有爹没娘的单亲家庭成长起来的孩子,性格都比较执拗一点。他不知道要拿她怎么办,以后又该如何相处。

    “既然点穴是真的,那内功、轻功这些,也都是真的了?”

    沉默了好一会儿后,黄容看着斜对向她的那面被削刮后的空白石壁,忽然开口问道。

    “是。”林旭点头道。

    “那我知道这两面墙上原来刻的是什么了!”黄容双眼一亮,忽然又兴奋起来,两手撑着坐起,看着林旭问道:“是不是传说中的武功秘笈?”

    “是。”林旭想了下后,承认道。

    黄容闻言,却是不由愣了下。她猜对了答案,但是却没想到林旭会这么坦然地承认,半点遮掩否认的意思都没有。不过她也没就此多想,略作得意地一笑,又问道:“那你的武功是不是就从这里的秘笈上学来的?”

    “嗯!”林旭又点了下头,仍是没否认。

    他最初的武功实际上并不是学的空空儿遗刻在这里的秘笈,而是靠着那几本自己家里找到的武术书籍中的知识自己琢磨地学来。不过真正的学武途径与来源,他却没必要跟黄容解释,也懒得多说。反正他确实是有学空空儿遗留下的秘笈,所以这个答案也没错,他只是模糊了下而已。

    “所以你才把墙上的秘笈毁了,生怕别人学去是不是?”问罢顿了下,黄容又接着道:“上次我跟小静发现这里时,你是不是还没来得及毁,所以才不让我们下去?哼,小心眼子,好像谁稀罕似的!不就是武功秘笈吗,有多了不起?我就不想学。现在这个社会,早就不是古代那种靠武功打天下的年代了。练得再厉害,我觉着也没什么用。而且在古代,也不是武功高,就一定能出人头地的。你看历史上那些开国皇帝,不见得个个都是武功高手,但他们照样打下了天下。可见人本身的成就,跟会不会武功以及武功高低,是没关系的。”

    “你不想学,却不知你爸可是个隐藏的武学大师。而且,似乎早就教过你的。”听着黄容这番说辞,林旭不禁心下暗自腹诽道。

    他这么很坦然地承认两边墙壁上原本所刻的秘笈,却是忽然对黄容产生了些想法,想要试探她一番。想起黄宗文说过的“并不算没教过”黄容的话,他对此很好奇,不知黄宗文这话到底是什么意思,搞得神神秘秘的,究竟是教了还是没教,又教的是什么。

    心中暗道罢后,他开口对黄容道:“你说的这些也挺有道理。不过我认为学武功,并不是就为了用来出人头地与争强斗胜的。学武本身,就有很多乐趣与钻研的地方。武学也可以当成是一门学科,就像文学、数学、物理这些。既然有文学家、数学家,那也同样有武学家,都是精深钻研这门学科的。武功可以说是探究开发人体本身潜力的一种学问,这里面有些东西也是很深奥的。”

    黄容见他说得很认真的样子,不禁有些被吸引。而且他说的这番话,也确实是有道理的。看着他这么认真的态度,她忽然兴起地开玩笑道:“大武学家,你这是把武功当成学术研究了吗?那不知研究明白了有什么用,对人类的进步与社会发展又能做出什么贡献?能让所有人都轻而易举地学会飞檐走壁吗?”

    林旭摇摇头,道:“谈不上是什么研究,也没有多伟大的目标,这只是我的个人爱好。每个人都有不同的兴趣与爱好,就像有的人喜欢音乐,有的人喜欢舞蹈。你不喜欢练武,而郭静就喜欢。”

    “那你上次是在防着小静了?”黄容问。

    林旭摇摇头,道:“我倒也不是有多藏私,只是这里并不是我独自发现的,而是我跟另外一个人同时发现的。所以这里并不只是我的秘密,还有其他人的。我没征得同意前,没权利把共同保守的秘密私自向他人开放。”

    他这话倒不是假话,这里确实不是他独自发现的,说起来还是李飞燕先发现的,他只是跟在后面捡着了便宜。不过具体如何,他自是不必跟黄容说。

    倒是上次他其实已经做好了最坏的打算,准备带着黄容和郭静下去看一圈,秘笈暴露也就暴露了,反正也不是谁看了都能练成。是事到临头,郭静先讲江湖规矩地说不下去,他便也就顺势而为了。当时的情况下,自然还是能不暴露就最好不暴露。

    “就像有件事,我答应了替黄老师保密,那没得到他的允许前,我就绝不会把这件事说出去,包括你在内。”林旭说罢顿了下后,却是又接着说道。

    黄容听了前面的话,本正要问跟他一起发现密室的人是谁。但听了后面的话,不由转为一惊地改口道:“我爸?”惊讶过后,她问道:“你是只借用我爸打个比方,还是真答应了要替他保密一件事,然后连我都不能告诉?”

    林旭略带神秘地摇头笑笑,道:“你就不要问了,反正没得黄老师同意前,我是绝对不会告诉你的,你再问也是白问。”

    黄容盯着他想了下,撇嘴道:“切,不就是他要去首都看我,打算给我个惊喜这件事吗,我不都知道了!”

    林旭道:“并不止这件事。”

    “还有什么事?”

    “我说过了,不会告诉你,你问也白问。”

    “哼,故作神秘,肯定没什么事,你故意唬我呢!”黄容嘴上这般说,但心里面却隐约觉着,似乎还真有什么事。好像父亲这次上首都去看她,并不只是她表面所了解到的那么简单。就像他们家院子里出的那事,未免太过巧合了些,透着点诡异。为什么是她家的院子,而不是别家的或别处哪个地方,为什么又刚好发生在同一天,不是早一天或晚一天?这中间如果没有联系的话,难道就只是巧合?

    林旭笑了笑,并不解释,而是抛出自己的目的道:“这密室里原本所刻的武功,你想不想学?”

    “你肯教我?”黄容狐疑地瞧着他,不太相信地道。

    林旭没直接回答,而是道:“普通的武功,你肯定是没兴趣了。就像散打,练得再厉害,也不过是打架,最多有点儿防身的本身。但你明显不喜欢跟人打架,打架的本事你不爱学,那内功、轻功、点穴这些呢?”

    这么一说,黄容不由非常意动。尤其是轻功,学会了之后能够飞檐走壁,高来高去,肯定会很有趣。她对自己感兴趣的东西,总是不介意去尝试。就像她对林旭,从第一次见面起,就始终很有兴趣,现在则是兴趣越来越大,所以总是忍不住地想要知道了解他的一切。而通过学习同样的武功,显然也能更加多地了解他。

    想到这里,她带着些兴奋地点头道:“只要你肯教,我就学。”说罢后,忽然又有些怀疑地道:“但你不是说,这是你跟另一个人的共同秘密,不能随便泄露吗?”

    “她现在不在,我过后会征求她同意的。”林旭装模作样地随便应付句,道:“在这之前,我会教你点最基础的东西,看你能不能入门。如果你连入门都入不了,那其余的也就免谈了。练武对个人的姿质要求是很高的,尤其是内功,更是讲求天份。现在就看你有没有这个姿质了?”

    既然是黄宗文的女儿,林旭想黄容的姿质定然也不会差了,现在就到真正试探的时候了。看黄容姿质究竟如何,又究竟有没有练过?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