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四章 抱朴实验 虚极静笃
    ,更新快,,免费读!

    “你先盘膝坐好,就像电视里演的那样。”林旭开始指点黄容。

    黄容看了眼自己的腿,抬头道:“我腿动不了啊,你先帮我把穴解开吧!”

    “我不是说过了,我现在只学会了点穴,还没学会解穴。”林旭重申了自己先前的话,没上她的这个当,说罢指着她腿道:“你用手把腿扳好就行,反正现在练的,也用不着腿。”

    黄容闻言,忍不住又是没好气地瞪他一眼,哼了一声,然后却还是自己把腿扳着盘膝坐好。坐好后,又端正下姿势,问道:“行吗,我这姿势对吗?”

    “可以。”林旭点了下头,道:“接着是双手握固,自然放于双膝上。注意,这个握固一定要把大姆指包在里面。”他说着话,伸手向黄容比划了下握固的姿势。

    他现在教黄容的,却并不是空空儿在密室遗刻下的那门内功《青冥诀》,而是他自己所研究整理的那门《抱朴秘要》。他要教给黄容的最基础入门东西,就是正式修炼前的入静功夫。

    他打算在试探黄容的同时,也于黄容身上再实验下自己的《抱朴秘要》。因为他自己研究整理的这门内功,目前除了他自己外,已教过的其余三人,关文滔、岳俊锋以及他妹妹林彤,都是并没能修炼成功。甚至连门都入不了,且都是卡在了入静这一关上。

    其中岳俊锋算好点儿,关文滔和林彤都是在试过没成功后,就直接放弃不学了,而岳俊锋在之后却是还一直尝试地继续练习。值得一提的是,在通过数月的坚持不懈努力后,岳俊锋在放暑假前终于是做到成功入静,并且能够守住丹田了。

    可他在接下来的以神化火炼精化气这一步上,却又是再次卡住,那以神化火始终是成功不了。不过他对此也是并未气馁,仍是每日不断地坚持练习。

    三人之中,表现最好的就是岳俊锋。可他在这个内功修炼的过程中,却也是一卡再卡,练得十分艰难。可说得上是步步难艰,每一步都要付出极大的努力。

    后来林旭认识了李飞燕后,终于从李飞燕那里了解到了些练武的基础常识,这才知道了直接修炼内功,对于个人的资质要求很高。像他这样一开始就能直接修炼内功的人,属于一万个人里面都未必能找着一个,真正的万中无一,十分难得。

    而在他之后的经历中,也证明发现了,像他这样的人确实是十分稀少。他目前为止遇到过的所有练武人中,除了已经死去的韩鹏跟他一样,是一开始就直接修炼的内功入门外,其余人等则尽皆修炼的是外功,走的是由外入内的外练路子。并且这些人中,还是全都未能有练出内气的。

    当然,像黄宗文、魏长江与彭家兄弟这四人则是例外不算。除了这四人都已是内力精深的大高手外,也是他没法确定,四人一开始入门,究竟走的是什么路子。毕竟通过由外入内的外练途径,也是可以最终修炼出内力的。所以没法确认,也就暂排除在外。

    除过这四位高人,目前所遇的练武人中剩下的一算,便就是只有韩鹏一个是跟他一样。以这样的少有,那确实可说是万中无一,极难遇见。可遇不见这样的人,林旭对他所整理研究出的《抱朴秘要》,也就没有确实的把握。不知道自己东拼西凑所搞出来的这门内功,是否具有学习的普适性。是只有他自己能练成,还是别的与他具有同样资质的人也可以练成。

    而之前教过的关文滔、岳俊锋与妹妹林彤三人,因不具备与他同样的资质,在这三人身上也就拿不出可靠的参考性。现在好不容易发现了理应是同样具备这个资质的黄容,他自是不会轻易放过。他可是还想着将来完善自己的这门《抱朴秘要》呢,要想玩善,自是免不了要找些合适的人多加实验,然后再根据实验的结果,进行归纳总理,找到其中具体可行的理论与方法。

    从这方面来看的话,他这搞得倒也确实是像在做学术研究。本质上来说的话,与物理、化学等实验并无不同。发明创造,都是要在不断的实验中,才能够成功。而他这门内功,也是属于他自己的创造。

    只是人家的实验,最多是浪费些材料。他这实验,却是一开始就要在人身上搞。说起来的话,不免显得有些不够人道。不过他刚开始就只是拿入静来试,这个倒也造成不了什么伤害。入静只是摒除杂念的静坐,还并不涉及具体的修行。

    “就这样?”黄容照着他的动作,双手握固后各放在自己两边膝上,然后却是有些生疑地道:“我看人电视里练内功时,不是都双手比划来比划去,做各种动作吗,你这就这么简单?放着就行?”

    林旭无奈地道:“你都说了是电视了,那能全信吗?所谓内功,就是主要靠在身体内部进行,不是靠在外面比划手势的。电视里那么演,主要是向观众表达那是在练功。不然光坐着不动,又拍不到身体里面,谁知道那是练功还是干坐着。”

    “电视里演的不能信,可你这轻功、内功、点穴的不都有了吗,我这还不是顺着推想!”黄容抱怨了句稍顿后,转回正题地道:“好,那接下来做什么?”

    林旭道:“接下来是要入静。修炼内功必须要静,不止外部环境要静,自己内心也要静下来。正所谓‘致虚极,守静笃’,只有当自己体内达到至静之时,才能够察觉体会到身体内部的运作。”

    “哟,还拽起古文来了,老子的《道德经》都出来了,听起来还真挺像回事儿的!”黄容笑道。

    “你们大学还学《道德经》吗?”林旭不由奇怪问道。

    孔子的《论语》是自小学起的语文课本上就经常节选学习的,但老子的《道德经》就比较生僻了,一般人很少知道《道德经》中的具体内容。尤其“致虚极,守静笃”这两句,也并不像是“道可道,非常道”、“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这类的其中名句那么出名,还有可能在别处听到。

    林旭要不是刚好在《气功》杂志的某篇文章里有看到这句,他也并不知道“致虚极,守静笃”乃是出自于道祖老子的《道德经》中。而黄容一听,就知道这么生僻的句子是出自于《道德经》,自是不免让他有些奇怪与疑问。

    “不学。高中也没学过。”黄容摇了下头后,解释道:“是我爸经常爱看《道德经》,还经常写些《道德经》里的句子来练字,我从小看的听的多了,也就记住了。‘致虚极,守静笃’这句,我记得我爸以前好像还跟我讲过呢!只是太小时候的事,我也记不太清了!”

    “哦!”林旭口上恍然地应了下后,心里却是不免一动地暗道:“难道黄老师就是小时候教过的黄容,然后在她大了后的某一天,可能会用什么法子让她忽然想起一切,这样她就自然会武功了?”

    “致虚极,守静笃”这句,是《气功》杂志中某篇写静功入定法门的文章中提到的。而细究武功的源头,尤其内功方面,理应是出于道家的炼气术。所以《气功》杂志中,节选涉及到的道家典籍很多,一些练功术语,也常有是干脆节选摘抄的道家典籍原句。所以要想研究内功并练得更加精深,那是不免要在道家典籍这方面下些功夫的。黄宗文经常看《道德经》,那当是应有中事。可他特意跟小时候的黄容讲过“致虚极,守静笃”的入静要求这句,不免就让林旭怀疑他当时就是在教黄容练功了。

    当然,除了道家外,武功体系中还有另外一大源头,便是与道家齐名并称的佛家。只不过林旭目前所学的内功方面,还并未涉及到有关佛家的,《气功》杂志中凡有引经据典的,也多是出自道家典籍。而黄宗文所出身的武当隐仙派,也明显是道家门派。虽然据传说武当祖师张三丰原本是个在少林寺出家的和尚,但并不妨碍人家最终弃佛入道,开创下了武当一派道脉。并且还很快就崛起地称雄武林,跟少林这老前辈并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