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七章 丹田古怪 是谁所为
    ,更新快,,免费读!

    时间很快过去了半个小时,不过黄容这时既然已经成功入静,林旭自是不会再随意唤醒她,只是在一旁静候着。

    不过半小时过去没多久后,黄容却是忽然自己睁眼醒来。睁开眼后,她眉头略皱,带着些疑惑地向林旭道:“我感觉自己已经入静了,可是我没守住丹田。我意念一下移到丹田位置后,就忽然消失了,怎么也守不住。我这应该算是失败了吗?”

    “消失?”林旭闻言,也是不由皱起了眉头地十分诧异与疑惑。

    本来他还正觉着黄容第一次修炼,就能做到成功入静,也是天资绝世,属于那种一开始就能直接修炼内力的万中无一练武奇才。甚至因为她本身继承了她父母的优秀,天资可能比他还要好还要高。没想到黄容现在睁眼开口后,却忽然道出这么个意外情况。

    意念一到丹田位置就忽然消失,这状况可实在太过意外,也同时太过奇怪了。

    林旭自己修炼时从没遇到过这种情况,而在他教过的几人中,岳俊锋在经过一番长久的坚持后,现在也是已经成功度过了入静关。但天资比黄容要差的岳俊锋在修炼时,却也是从没遇到过这种状况。他只是丹田比较难守住,修炼费事一些而已,可从没在这过程中出过什么古怪的意外状况。

    像黄容眼下这种状况,实在是令林旭颇为费解,不知究竟是什么原因造成的,甚至丝毫没有半点头绪。

    这也是受限于他本身在修炼方面的知识储备与积累不足,他自己本身就是个野路子,既没有师父教导,也没有系统的学习过,基本全靠自己看书地钻研瞎琢磨。有些地方弄不明白,有些还是半懂不懂。而他自己研究整理出的这个《抱朴秘要》,本身也还是很不完善。再加上学过的人也是少之又少,自是积累不下足够的学习经验。

    他本身当然有经验,但那是成功的经验。岳俊锋现在勉强也算是成功了,至少过了入门的入静一关。关文滔和妹妹林彤都失败了,两人都是连入静都过不了。关文滔是纯粹资质太差了些,许多东西都理解不了;林彤则是年龄还小,小女孩儿心性不定,再加上不愿吃苦坚持,且对练武也没什么兴趣,所以稍遇挫折即放弃了,根本都没算正式练过,只是稍微尝试了下。

    对于妹妹的资质如何,林旭现在还不好说。他目前还做不到只凭眼力就能判断出一个人的资质,只能是靠修炼的情况作为判断标准。所以林彤既没正式开练,他也就无法判断。他决定等妹妹再长大些,性子定一定,也更明白些事理后,再教给她看看。

    关文滔与林彤失败的原因虽各有不同,但都是卡在了入静上。就连岳俊锋刚开始练的时候,也是卡在了入静上很久。所以单是入静,对个人的资质要求就很高,不是任谁都能轻易成功做到。

    入静不好过,这是个经验,但这经验对黄容来说,却不适用。她这第一次练,很顺利地就成功入静了。而入静之后,本应顺理成章的意守丹田,她却反而失败地出了意外状况。即便是岳俊锋修炼这一步时难一些,却也是没多久就能守住丹田了,他难得大头是在入静上。

    而黄容现在却刚好反过来,入静很顺利过了,但偏偏比起入静更较容易些的意守丹田她却做不到,而且还弄出个林旭跟岳俊锋身上都没发生过的意外状况。

    这状况林旭也是第一次遇见,自是毫无经验,而且还半点都没头绪。所以一时之间,他却也不知该如何向黄容解答释惑。他自己也是满脑子疑惑不解地一头雾水呢!

    “说消失其实不太对,我自己也不知道该怎么形容。”黄容接着细说起来,“我感觉我丹田就像个无底洞似的,意念一接触,就掉进去不知踪影了。然后我一惊,意念又重回来了,或者是重新聚起了,我也不知道这是个什么运作方式。反正我一接触就没,然后又回来重新探,再探又没。就这么反反复复,反正是怎么也守不住,连靠近都靠近不了,你说这是怎么回事?你练的时候有这种情况吗?”

    林旭听着她的描述,不禁心下惊疑地猜测暗道:“难道是黄老师对她丹田布置过什么手段吗?这听起来也太古怪了点儿!”

    心里虽有所猜测,但没法证实,再加上他答应过黄宗文暂替其保密,所以这时自是不能说。他当下只是摇摇头,道:“我没遇到过,也不明白是怎么回事。但每个人的体质都各有不同,你可能就是稍微特殊点儿吧!”

    “那我这种情况,是不是就练不了了?”黄容带着些担心地问。

    林旭劝慰道:“也不一定,你坚持一段时间练练看吧!第一次没成功,也实属正常,练武可不是一蹴而就的。凡事都贵在坚持,你多练练,说不定就能守住丹田了。”

    对于黄容没能成功意守丹田,他心里另一方面却也是松了口气。因为这样就有很正当的理由,不必继续教黄容后面正式修炼的内容了,同样也就不会打乱黄宗文对黄容所做的安排。至少能拖到黄宗文赶回来,他可不认为黄容丹田的这问题一两天内就能够解决。

    黄容听罢他这番话后,点了点头,然后又低头看向自己的丹田位置,猜测是否因为没有用林旭说的那个“一线灵光照丹田”的办法,所以才没能守住丹田的。只是身为已经发育的成年女性,她却又有什么办法,女人有时候就是免不了像这种烦恼的。倒是把衣服脱光了的话,或者有可能做到。

    她却是也早有想到了这个办法,但她自是不会当着林旭面儿地就脱了衣服练功。决定还是等回了学校后,自己一个人时,再去试试。

    因为想到了这个可能的原因,她对此便也没有过多纠结。当下舒展身子伸个懒腰,同时两腿一伸,从床上下地站了起来。

    现在这个时间,距离她被林旭点穴,已是早就过去了半个小时。时效一到,她被封住的穴道便自然解了。她从睁眼醒来后,便已是察觉到能重新控制自己的双腿了。林旭说的时间到了穴道就会自解,倒是并没骗他。

    伸个舒服的懒腰后,她向林旭道:“虽然没能守住丹田,但光是这个入静,我觉着也挺有用的。我这么入静一会儿,就感觉精神了许多。本来之前还有点儿犯困的,现在一点儿也不觉着了。这个内功,看来确实是真的,挺有门道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