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九章 相忘江湖 逍遥自在
    ,更新快,,免费读!

    林旭闻言,又是不禁暗自抱怨了下自己的妹妹林彤。黄容口里的听说,肯定是听林彤说的。也是黄容不安好心,蓄意跟妹妹打听他的秘密。

    对于黄容的话,他并没打算解释。他跟关落雪的感情,确实还并没到深厚得不可分割的地步。但这段自己的初恋,他却也不想弄到无疾而终,至少不想是现在这种被关落雨强行拆散棒打鸳鸯的结果。所以,他还是会想办法地维护与保持跟关落雪的感情。除非是某天,关落雪真的跟他主动提出分手;或是将来发现两人不合适,产生了不可调和的矛盾之类而选择分手。

    但在此之前,只要关落雪不放弃,他便绝不会主动放弃辜负她。就像他从某本书里看到过的句话,“你若不离,我便不弃”。而假若真的到了需要分开的那天,那他也会同她好聚好散,祝她以后找到幸福,那时便是“相濡以沫,不若相忘于江湖”。

    爱情这种东西,他真的不是很懂,也不认为“直教人生死相许”的要死要活才是爱情。大家喜欢就在一起,不喜欢不合适了,就选择分开。这个因为某些原因,无法继续缘分,那就不妨另找一个。虽有遗憾,却也没什么太过大不了的。

    或者是因为他年龄还小,不能够完全理解。又或者是他这人天性感情淡漠一些,不是什么深情之人。他真觉着,爱情这东西,并没什么大不了,也并不是生活的必需品。

    有的话,固然是好;没有或失去的话,也当真无所谓。就像有句话说的,“得鱼固可喜,无鱼亦欣然”。每个人的人生,都不可能是完美的。人的一生中,总是不免或多或少地要失去一些东西。

    失去的无法挽回,但人生还要继续。不能因为一次的失去与一时的挫折,而就此一蹶不振,浑浑噩噩,失去人生的目标,乃至失去自己的整个人生。

    “相濡以沫,不如相忘于江湖”,这句话是与道祖老子一脉相承的庄子所说的话。

    整句是“泉涸,鱼相与处于陆,相呴以湿,相濡以沫,不如相忘于江湖。”原意是,泉水干了,两条鱼互相吐沫润湿以存活,但是何不各自到大江大湖里去更自由。引申意为,一起在困境中艰难相互扶持,彼此执着;有时不妨放下执着,相忘自然,开阔眼界,另换一种活法。世界很大,不必固执于一处。

    放在爱情上来说,两个人在一起时,相濡以沫固然美好,但如果不合适了,那不妨便相忘于江湖,不必互相困在一起。

    道法自然,道家的精神、哲理以及处世等,一切都是追求自然。讲求自然而然,不必刻意。感情上也是一样,爱情该来的时候,自然而然而来,情意也是自然而然而生,到该结束的时候,那也就自然而然结束,不必太过刻意去强求。

    相忘于江湖,听起来有些绝然,但忘情却并不是绝情。忘是一种心态、一种态度,而不是决绝。老子也曾说过,太上忘情。忘,乃是一种超脱的境界。代表着能真的放下执念,心无挂碍。

    这有些像现在挺流行的一句话,“不在乎天长地久,只在乎曾经拥有”。都是讲的不必刻意强求,该放手时就放手。如果真的不能长相厮守,那记住曾经相濡以沫的美好就够了,不必非要牺牲各自的自由强行绑在一起。人生无论如何,都总是要继续,每个人都有各自的路要走。谁离了谁,也都能活。

    相濡以沫,或许令人怀念感动。但相忘江湖,则是更高的境界。拥有过的,可以放下;享受过的,则不沉迷。自然而来,自然而去。太过痴迷的深情,在修行中来说,其实是种执念。痴情自来绝非修行种。无论道家,还是佛家,都在修行中讲求放下执念。

    就像在修炼内功之时,也是讲求一个自然而然。无论以神化火,还是以意运气,都要自然而然,不可用意太过。着意太过,也会化成执念,那时便有走火入魔之危。就算是外功打熬身体,不加注意练得太过,也会有损身体。

    相忘江湖,太上忘情,林旭目前来说,当然还没有这样的境界,也并不能完全做到。但是,他追求这样的境界。

    “相濡以沫,不如相忘于江湖”,这话出自庄子的《大宗师》。这篇《大宗师》,林旭并没看过,他是在某本杂志上的某篇文章里看到的这句话,也是从其中看到的这句话出处。不过《大宗师》他虽没看过,但庄子的另一篇名作《逍遥游》他却是有看过。

    说起来,这篇《逍遥游》还跟黄容有关。那是他有次到黄宗文家去补送交数学作业晚了的几名同学的作业本,因为当时只有几本,并不多,所以黄宗文便当场批阅,让他在一旁等着,批完再拿回去。

    当时他干等的有些无聊,便在黄宗文的书架上找书看。书架上的书一般摆放的都是挺整齐的,但当时有一本,不知道怎么,却刚好比别的书突出了些。他一眼便注意到,然后就顺手抽出一看,却见是黄容上高中时用过的语文课本。既抽出了,想到自己以后也会上高中,他便顺手翻看起了这本高中的语文书。而庄子的《逍遥游》,正是这本语文书上的一篇课文。

    他看书习惯先看目录,因为《逍遥游》的名字他以前也曾在武侠小说中见过,并且《天龙八部》中还有个鼎鼎大名的逍遥派,可谓是贯穿全书。所以他一看这名字就立即被引起兴趣,先看这篇。

    看完之后,他对这篇《逍遥游》非常喜欢,尤其喜欢其中的思想与精神。《逍遥游》的名字,可谓非常点题,整篇文章的中心思想,完全可以用这三字概括。而逍遥自在,也向来是道家的追求,所谓超脱世间,求大逍遥、大自在。甚至道家的求仙长生之说,也可说是根源于此。长生、成仙,都是为了能够更好地去追求逍遥自在,不受世间种种一切的束缚。长生成仙等都是手段,大逍遥、大自在才是最终的目的。

    林旭也是个天性喜欢追求自由的人,不喜欢被种种规则所束缚。所以道家追求逍遥自在的这观点,实是深谙他所想。而到他之后开始练武,钻研的内功所学,一切也都是源于道家典籍。他《抱朴秘要》的主要根源,《抱朴子》的作者葛洪,也是道家之中一位举足轻重的人物。就连他现在所练的空空儿的《青冥诀》,其中也是蕴含有不少道家学说的理论在内。

    一切的种种,都让他跟道家之间有着非常深厚的联系。更别说因为那枚昆仑令所联想到的世上是否真有神仙之事,如果真有,那成仙求道也绝对是道家的学问。因是种种,他现在也是很喜欢钻研些道家的典籍与学说,并深受其中思想、观点等的影响。

    以他现在的年纪及知识增长、积累等,许多东西还看不明白,也理解不了。但道家追求逍遥自在的这一中心思想,他却是深谙其理,这也是他本身所向往的。一切跟自由相关的东西,他也都喜欢。

    就连现在的练武,若认真来说是为的什么,那也可以说,最终是为了自由。其余的钻研、喜好等,都可以稍往后排。

    自由,有时候听起来觉着很简单。但要真正追求那种无所束缚,任自逍遥的自由,却并不简单。世间的一切,都有着种种的规条所束缚。国有国法,家有家规,学校、单位、社会等也都有着种种不一的各种规章制度。就连江湖,也都有些约定俗成的江湖规矩。要想冲破超脱这些,没有足够的力量,又岂能做到?

    世间做任何事,都需要付出代价。自由也不例外,甚至自由的代价,会更大。就像爱情与男女关系,同样会形成一种束缚。要超脱、要冲破,是不是这些也全都要放弃?

    这问题又回到了之前的那个观点上,便是“忘”。道家对这些,并不像出家的和尚那般,要求强行斩断放弃。一剃渡,一出家,就斩断红尘俗缘,世俗间的一切全都不要了,舍弃了,甚至有的为此抛家舍业、乃至抛妻弃子。可谓一入空门深似海,从此相识似路人。剃落了三千红尘烦恼丝,便也要斩断一切种种的联系。

    但道家在这方面却并不强求,而是讲“忘”,讲求自然而然。该断的时候自然就断了,不刻意,不强求。断了之后,也不是就决绝的无情了断,而是渐渐忘了,自然而然地去放下执念。所以庄子说“相忘于江湖”,老子说“太上忘情”。

    林旭当然还没有这样的境界,也还远远做不到,但这是他所追求的。终有一天,他相信自己能够达到。以这个命题结果来论的话,那他跟关落雪之间,也终是不会有结果。而既然终不会有结果的话,那他现在做的这一切,又算是什么?又有何意义?

    林旭对此不知道,也不想多想。有时候想多了,还容易把自己给绕糊涂。他现在只把定了一点,随缘而定,顺其自然。不多想,让一切自然而然地去发展,依着自己的本心走。

    自己既然不想分离,至少不想在这种情况下被强迫分离,那就依着自己的心,去尽量维护这一段关系。违逆本心,强求超脱与自由,也是一种执。

    道家之中,还有个说法,叫作“赤子之心”。老子说,“常德不离,复归于婴儿”。就是说,有时候不要想得太多太复杂,依着自己内心的想法而走,这也是种自然而然。不刻意,不强求。既然心里这样想,那就去这样做。

    又或者,如果未曾拥有,又如何去忘,又有什么可忘?这换个说法的话,不知是否算是种红尘间的历练?又或者,他只是为求“只在乎曾经拥有”?现在所做的,只是为了未来的“曾经”?

    莫多想,但凭本心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