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章 不相往来 拾我牙慧
    第二十章 不相往来 拾我牙慧

    林旭因为想到了庄子的那句“相濡以沫,不如相忘于江湖”,而连带地想了许多有的没的。请大家搜索(品%书¥¥网)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说不过境界什么的,离他现在也是太过遥远了些。他一时间,也真谈不追求什么境界。目前而言,便是顺其自然,见招拆招,凭着本心做事。能够不太违逆本心地做好自已,便已是足够。

    其实能够自然而然,本身已是一种自由。这世间的万事万物,很少有能够完全自然而然发展的,总是免不了会有许多外物的干扰。尤其人是群体性动物,生活在身边到处是人的世界,很少能够不被周边的人或事干拢到。家长里短,鸡毛蒜皮,一些可能根本毫无关系的琐事,也会因为些意外,而干拢到你。

    越是人口密集,便越是事物繁复庞杂。各种事情掺杂发生在同一个区域范围内,便会因此而产生各种冲突、碰撞、牵扯等等。如此一来,也越容易产生生种种不可控的意外。

    也无怪乎古代一些修道之士、隐士,都会选择远离社会,远离人群,独自一人在人迹罕至的深山老林避世潜修。除了是远离红尘烦扰,更加清净,利于修行外,也是为了更加的自由。深山老林独自一人隐居,没有任何外人的干拢,也不用担心任何人的非议,那几乎是想干什么干什么,完全的随心所欲,岂不是种逍遥自在?

    这跟林旭要选择申请一个单人宿舍,并且放了暑假也仍然选择要留校的原因差不多。除了因为假期留校,能够更好的练武外,也是为了有更大的自由性。像现在这种情况,学校里的人离去了九成九,整个那一排宿舍只有他一人独居,便有了相当大的自由随性。

    人是群体性动物没错,但像他这类的人,那是独居动物。与人相处,反而不自在。孤单与寂寞对他们来说,那反而是向往的自由。

    老子还有句名言,叫作“鸡犬之声相闻,老死不相往来”。是说邻居间能互相听见对方院子里鸡犬的叫声,但这两个邻居,平时却从不有任何交际往来,各过各的,直至老死。这是一种理想性的生活方式,大家互不干拢,各过各的,平常有各自的追求与生活方式,不必因交际干拢而打扰到别人与自己。

    林旭很喜欢这种“老死不相往来”的生活与相处方式,虽然他是了初后才从书看到的这句话,但却从小基本这么一直奉行着。他自小不喜欢过多的跟人交际往来、与人交谈,大家课各学各的,下课各玩各的。不喜欢玩的,如他一般,独坐自着看看书之类自得其乐,何必互相之间非要有什么交流。他不打扰别人,别人也别来打扰他。

    只是,他是这样想这样做,但别人却从不这样。所以从小到大,也还是免不了要跟人交际一些。不过他还是能免则免,尽量地少。像他现在在学校里的朋友,除了同村的关滔,与同班同舍的岳俊锋外,基本再没别的了。是这两人,他平时也很少会经常跟他们待在一起。

    像现在,如果可以的话,他也很想跟黄容老死不相往来,大家以后谁都别见谁最好,他实在是被黄容烦得不行。

    所以,他这时对黄容暗讽他花心的话,也根本懒得理会,只是自想自的,应都没应一声。

    黄容对他来说,是典型的外物所扰。本来他下午只打算自己一个人回家的,黄容却非横插一杠子的也跟着他一起回来。这可不能让他自然而然了,要是没有黄容,也不可能导致后面的这许多事。

    “好了,姐姐我大人大量,不跟你计较,把这法子告诉你吧!”

    黄容见林旭真的一副满不在乎的样子,还在那里自己想事情地出了神,完全不理会她的话,却是很无奈地自己先忍不住了。在停了片刻后,又接着说道。

    林旭闻言,仍是爱搭不理的样子,只是瞧着她等她说,还是没开口应句话。

    黄容见状忍不住狠狠瞪了他一眼,自己在这儿给他出谋划策地想办法呢,他却还是这么副臭脾气,好像谁赶着似的。自己不过是因为他先服软了,自己跟着服个软,想缓和下双方关系帮帮他而已。但既然话已出口,她想了下,还是接着说道:“这办法倒也简单,只是要多费些工夫。你如果没法留下她,又想跟她在一起的话,那可以跟她一起到省城去学。你家里如果没有这方面关系的话,可以请小静帮忙。你次帮她学到了通背拳,她还欠着你人情呢,她也一直跟我念叨着要怎么还你。现在正好是个机会,以她家的关系,帮你到省城个初,那是肯定没问题的。”

    林旭闻言,并没太意外,露出一副不出所料的样子。他本也没指望她能想出什么好主意,现在这自是不出,拾他牙慧罢了,他早有想到了。只是她把所走的门路,打到了郭静身。她不说,他倒还有些忘了,郭静确实是算欠着他人情。也跟他说过,以后有什么事需要她帮忙,只要是她能做到的,她都一定会帮。

    郭静家在平阳的生意做的也不小,是平阳物流行业的老大,同样有钱有势。请郭静帮忙的话,到省城个初,也确实同样不是什么难事。只是到底亲疏有别,在这件事选择帮忙,他首先想到的是李飞燕,其次是岳纤云。而对于郭静,他则压根没想到。

    这也是因为他跟郭静的关系,实在只是一般。两人之间的论交,完全是建立在黄容这个间人的钮带。如果没有黄容,两人平时独处的话,基本都没什么话。相对来说,岳纤云与他的关系,都郭静更近些。

    但在黄容这里来论,跟她关系最好的是郭静,所以她自是第一个想到了请郭静来帮忙。这也算是她所认识的人,唯一确定有门路可以帮得林旭的。而且因为郭静还欠着林旭人情,这也正好是郭静还人情的机会。

    “我跟你说了,该想的我都想过了,这个我也早想到了。”林旭说罢一顿,接道:“不过这虽然是个好办法,但我却不能用。因为我没法跟我爸妈解释我在武乡学的好好的,为什么要突然转到省城去,他们肯定不会答应的。算我把跟小雪的事向他们摊了牌,他们也一定不会答应。我们这个年纪谈恋爱,本来不合适,他们要是知道了,肯定也是会跟小雪姐姐一样阻止我们。而且说不定还会把这事闹大,让小雪的父母也知道了,那时这事可更糟了,还不如现在。”

    ://..///36/36538/.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