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二章 过时新闻 红砂手心法之疑
    ,更新快,,免费读!

    (上一章的章节名没注意弄错了,应该是二十一章。这里先跟大家道个歉。不过章节名不好改,就这样吧,大家知道就好,反正内容是二十一章的没错。既然闲话了,那最后就再顺便求个收藏与订阅!)

    脚步再近,林旭已听了出来竟又是黄容,不由得眉头微皱地心下略生烦。自己这刚开始,都还没抄完一页呢,黄容竟然又找了过来,还能不能让他安静一会儿了?

    当下不等黄容过来,便猛地从座位上站起地开门出去。出了门口后,见黄容已离得不远,立即面色不悦地不客气道:“你干吗?又有啥事儿?”

    黄容没料到他会忽然开门出来,被他这么忽然出来地一声喝问,不由得受惊吓地愣了下后,方才松口气地嗔道:“你才干吗?猛地出来吓我一跳!”回怼了他一句后,又立即接道:“前面停电了,我不知道燕老师宿舍里的手电与蜡烛放哪儿,黑灯瞎火的也找不见,所以过来问下你。”

    “哦!”林旭闻言,不禁面上讪然地带了些歉意。这才知道自己是错怪黄容了,人家过来是有正事,却不是特地又来烦他。

    他们这乡下地方,供电不稳,停电乃是隔三岔五经常性的事。尤其夏季是用电高峰期,停电更是比别的季节更频繁一些。有时候还会大停地停上一天一夜,乃至停两三天的。

    学校开学期间还好,怎么也是乡里的重点,会照顾一些,尽量保持供电稳定。但现在这放假期间,学校里空了一大半地全都休息了,却是不必再特别照顾,该停就停。除了外部电网断电的原因外,有时也是学校内部出问题,因为线路等原因,也是会跳个闸之类的。

    林旭所在的学生宿舍区,放假期间本就是拉了闸不供电,而他这里又离的前面很远,再加上房屋阻隔也是看不见,所以却是不知道前面这时刚好停电了。略带不好意思地应了声后,他道:“我这里有多的蜡烛,你先拿上用吧!”

    说罢话,连忙返身回房,然后从自己书桌下面的抽屉里取过一支没用过的整根蜡烛,又顺便把桌上的打火机也拿了,再返身出来后,伸手向黄容一并递过去道:“给,打火机你也拿去用,我这边还有盒火柴。”

    “哦!”黄容原本以为林旭会陪着她再过去一趟找东西,没想到林旭却是直接给了她蜡烛和打火机,便要把她打发走。意外之下,她略迟疑地愣了下后,方才应了一声,接过递来的蜡烛和打火机。

    不过她接过之后,却是并没立即走,而是看着林旭道:“刚才小静在电话里跟我说了件事。”

    林旭看着她,却没问什么事,只是一副等着她说下去的样子。当然,如果她就此打住不说的话,林旭也不会有什么好奇想要探究,就只当没听见她刚才的话。他向来对与自己无关的事,都一向没什么太大兴趣。

    黄容却也是很了解了他脾性,见他不问,心里又无奈了下后,还是接着说道:“她跟我说,岳纤云她爸,那个平阳的黑老大岳向阳,前天晚上被人给杀了!”

    她说这话时,面上还带着很震惊的样子,只是说完一看林旭反应,却见林旭还是一脸淡然的样子,好像这事真跟他毫无关系似的。

    “哦!”林旭闻言,口里也只是淡淡应了一声。这事他早就已经知道,并且算是半参与地有亲身经历。杀死岳向阳的仇家,都是他帮着岳纤云制服后,看着岳纤云杀了的。这时再从黄容口里听说,自是没什么好大惊小怪的了。本该有的惊,也早就惊过去了。

    “你就这反应?也不关心下岳纤云死活?好歹你们也算是认识一场,你还假装过人家男朋友去见过家长呢!”黄容看着林旭这么淡然的反应,忍不住道。这家伙反应这么平淡,简直可称得上冷血了。

    林旭无奈叹了口气,道:“我知道岳纤云没事,这事我早就已经知道了!”

    岳向阳被杀的事,对郭静和黄容来说,还是新闻。但对他来说,却是早没什么新鲜感了。因此见黄容说的是这事,他更加生不起什么兴趣。

    “你早知道了?”黄容闻言惊讶地提高了些声音。随即则面现恍然,既然他早已经知道,也难怪能表现得那么平静淡然了,自己还以为他真是冷血没感情呢!

    惊讶过后,她又忍不住抱怨道:“早知道你怎么不告诉我?”

    “告诉你干吗?这事又跟你没关系。”林旭很理所当然地道。

    黄容瞪着他,忍不住被他的话噎了下。认真说来,这事确实跟她没关系。但岳向阳这平阳地下世界的龙头老大被杀,在平阳地界完全是属于爆炸性向闻。尤其对清楚岳向阳身份的人来说,更加是。这么件大新闻,对本地人来说也更具敏感性,知道的人通常都是会忍不住四下传播,说给更多的人听。

    这可是很有话题性的谈资,而且由自己说出来,震惊一片尚不知道的人,也显得自己消息灵通,非比寻常,立即就能被周围想听消息的人所重视。

    信息的重要性,早已是不言而喻。有时候知道的比别人多,确实就能显出高人一等来。就像武侠小说里,如江湖百晓生这类的人物,通常的江湖地位也都是不低,还经常有人上赶着去向其打听消息。为了知道有用的消息,也是不惜付出些高昂的代价。

    时事、新闻、日常身边所发生的各种大事小情……这些对常人来说经常谈论交流的话题,对林旭来说,则只分与他或与当事人有关无关。与自己无关的,他向来不太关注。与当事人无关的,他向来也不会去传播谈论。就像岳向阳被杀这事,他觉着跟黄容无关,自然也就没必要跟黄容说起地特意告诉她。

    “你这人真是不会聊天,这种大新闻都不跟我说!”黄容最后也只能是又抱怨了句。

    林旭闻言没接话,他本来就不会聊天,这也没什么好置喙的。

    “这事是岳纤云跟你说的吗?”黄容问。

    林旭随意应付地点下头,不想再跟她多说,又打发她道:“你没事就赶快回去睡觉吧,我还有作业要写。”

    抄秘笈不好明说,既然下午那会儿黄容把他抄录秘笈当成了是写作业,他这时便也继续拿这当借口。

    黄容本来确实还想再跟他多谈论几句的,但听他说要写作业,便也不好再多耽搁打扰。当下只好拿了蜡烛与打火机,无奈告辞离去。

    林旭目送着黄容远去后,也是不禁无奈地叹了口气,觉着很是有些烦恼。本来停了电黄容过来找他帮忙,他觉着是算正事的,可没想到他给了蜡烛与打火机后,黄容却是又跟他说聊地谈论一番,又多耽误了他些时间。

    他就只是想要安静地独自一人不受打扰地做自己的事,怎么黄容一回来,就这么难。只是跟黄容相处了一下午兼半晚,他就已是烦到不行了。黄容有时候确实是挺善解人意,但常态却是很让他生烦。

    他虽然为人也是有些木讷不善言辞,但可不是书里面郭靖那种真正的木讷老实蛋,对于像书里面的黄蓉这种说好听是活泼的性格,他真是接受不来地相处不了。现实里的这个黄容,也是属于类似物种。

    相比起来,还是关落雪文静娴雅的多。他喜欢关落雪的其中一点就是,她平常也是比较安静话不多的女生。他就是喜欢这种文静甜美的类型,对话多活泼的则敬谢不敏。话太多的,都称得上厌烦了。黄容现在,就有这种倾向。

    他曾有生出过某个很偏执激进的想法,对于自己理想化的情侣,觉着最好是个不会说话的哑巴。当然,首先也要生得美丽。

    以曾看过的小说中女主角来论,他挺欣赏小龙女的那种性子,冷冰冰不多话。或许有人觉着这种不够激情,但他觉着这性子挺好。在一起时卿卿我我、搂搂抱抱,不一起时就各做各的,谁也不打搅谁。

    目送黄容走远后,林旭立即转身回房,然后坐在桌前略排解了下烦恼,便又接着开始抄录起了《清风剑法》。这一抄,直抄到凌晨一点方才住笔。

    当凌晨一点的手表闹铃响起后,他把手头的一幅动作图画完,便收拾一下,吹熄蜡烛,上床盘膝而坐,开始每日惯例的内功修炼。

    照例练满三个时辰,到早上七点收功。收功之后,他又照例练那两套《红砂手》与《旋转乾坤掌》。这两套武功,于他现在来说,其实已是作用不大。不过他一直坚持练下来,却也算是练成了习惯。而且也还想着有朝一日,能把《红砂手》给真正练成。

    只是在清楚了内功与心法之别后,他觉着要想能真正施展出书中所描述的红砂手那般威力,怕是这门武功也肯定有一套专门相配合的内力运转心法。若无心法增威的话,纯凭他现在所练的这几套动作,根本发挥不出多大的掌力。

    不过,《气功》杂志上所登载的这篇《红砂手》,却就是只有那几套动作,与行功要领的呼吸配合等,并无具体的内力运转路线。也就是说,并无心法,甚至连进攻的招式也没有。

    以此判断,要么就是登载者本人也不了解,只知道这些;要么就是对方把心法及招式等都故意截留了下来未登,明显是不想让人真正练成。练书上的这些,只能是强身健体,练不出真正厉害的武功。

    不过深想也是,要真是非常厉害的绝技,也不可能就随意刊载在这么本杂志上。

    关于这门《红砂手》,他想或者可以问问黄宗文。不知道武当的典籍收藏中,是否有这门武功的真正全本秘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