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三章 故意躲你 试剑
    第二十三章 故意躲你 试剑



    林旭今天的《红砂手》与《旋转乾坤掌》,却是并没在自己宿舍前的空地练,而是施展轻功,跃出了围墙外,在墙外的田间地头练习。请大家搜索(@¥)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说这却是他怕黄容一大早地来找他,所以故意提前躲开。



    练完了《红砂手》与《旋转乾坤掌》后,他又接着抽出剑来,准备练习昨天刚学的《乙组剑术图解》。他早有打算,所以跃出围墙时,也顺便把剑带了出来。不过他现在带出来的却不是自己所买的那把剑,而是黄宗暂时交给他保存的那把。



    这把剑一直都挂在黄宗房的墙,林旭多次出入黄宗家,也早见过了许多次。不过他见归见,却是从没取下拔出来看过。直到前晚知道了黄宗是名隐藏的武林高手后,他才因此而推断,这把剑,恐怕也不只是黄宗以前说过的买来镇宅避邪装饰所用,而是一把真正用来当作兵刃的利器。



    事实证明,他猜的没错。前晚为了帮助黄宗,他便想到了把此剑抛掷给黄宗,让其拥有趁手兵刃后以争胜。不过当时他为了争取时间,取下剑后只是拔出一截证明了下自己的判断,并没全部抽出来细看。



    后来黄宗把剑留下后,他也一直没怎么得空儿,直到这时,方才有机会仔细打量。



    拔剑出鞘后,他立即感觉到,这把剑的重量,自己大前天在平阳买的那把还要更重一些。



    两把剑的形制并没什么太大不同,都是古代标准的三尺长剑,宽度也皆是在三指左右。而他那把剑因为还没开锋,按理应该是要多一些份量的。大小、长度等皆差不多的情况下,眼下这把剑更重,应该是两者的材质密度有所不同。



    想来也是,他那把剑是在街头随便买的,价格也并不是太贵,肯定质量是不怎么好的。而黄宗的这把剑,应该是他当年行走江湖时的随身佩兵。以他这样的高手及用剑行家,自是不会用一把寻常普通的剑。眼下这把剑,虽然看外形并不是特别起眼,但说不定还可能是那种削铁如泥的宝剑呢!



    其实他刚才带剑出来时,有感觉到了这把剑自己买的那把要重。不过因为之前还没拔剑出鞘,所以那一部分重量也有可能是剑鞘带来的。现下抽出剑来,才能确认,确实是剑本身的份量更重。



    竖到眼前细看,但见剑刃寒光闪闪,显得非常锋利,整把剑明晃晃的并无半个缺口。剑透着一股锋芒寒气,在初升的朝阳照耀下,耀眼生辉。



    林旭伸手轻轻一抛,将剑鞘准确抛置到旁边一棵半人高的扫帚草横架住,然后右手执剑挥舞了几下。挥舞几下,适应了这把剑的重量后,他忽然挥剑一斩,砍向旁边地头一棵杨树的树枝处。



    “噌”地一声轻响,剑刃滑过,那截约摸有两指粗的树枝应声而断地掉落到地。而林旭挥斩过后,只觉是如若无物,好像丝毫没感受到有阻挡似的。



    新鲜的杨树树枝,通常都颇有韧性。以这生长到两指粗的树枝,平常以锋利的斧头砍,也未必能一下很利落地砍断。而眼下他只是用这把剑轻轻一挥,便十分轻松地砍断,而且还感觉没受阻挡似的,容易的程度简直像是在砍豆腐,由此可见这把剑的锋利。说不定眼前这已长得有人大腿粗的树干,他也只是一剑挥过,能轻松斩断。



    瞧着眼前的树干,林旭颇有些跃跃欲试地想要再试下这把剑的锋芒。不过再又一想后,却还是忍了下来。这树可长得很高,要是一下砍断后倒下来,未免弄出的动静太大。而且要是倒下的方向不对,砸到人家田里,也是要砸坏不少庄稼,这可破坏太大了。



    另外,田间地里的树虽大多是野生野长,少有专门种植的。但向来的规矩,长在谁家田里或田头的,便是属于谁家的。所以他要是一下砍断了整棵树,也是属于破坏人家的私产。这么一棵树,卖木料也是能卖好些钱的。而将来长得越粗大,卖的价钱也会越好。



    压下了砍树试剑的想法后,林旭便走到路央宽阔处,然后摆好起手式,开始练习起了《乙组剑术图解》。



    虽然黄宗给了他本更加高明精妙的《清风剑法》,但林旭目前却是还没把《清风剑法》抄录完,再加《乙组剑术图解》他也不过昨天才刚学了,却是不妨再练练。做为拿来入门练手,用以熟悉剑法的刺、点、削、提、抹等各种基础剑式来说,这套《乙组剑术图解》却也是足够了。既是入门练手,那不妨再多练熟了。练熟后,对后面学习《清风剑法》也是更有帮助。



    他昨天已是把这套《乙组剑术图解》学会使顺了,现在练来,也是十分流畅。只见“唰唰唰”剑光闪烁,很快练完了一遍。



    一遍练完后,他并不停顿,又接着练下一遍。这第二遍练到尾部快要结束时,他忽然听到围墙那边传来黄容呼喊他的声音,“林旭,你起来了吗?”



    林旭的单人宿舍,跟他原本分配与人合住的那间宿舍一样,也是位于靠墙的最后一间。而他这时在这边离墙不远的地方,所以黄容叫他的声音,却是清清楚楚地传了过来。



    不过听到之后,他只是动作稍一迟滞,便不再理会,又接着练习了下去,只当没听见。



    “起来我们一起去吃早饭吧?”那边黄容又叫着,话落片刻后,可能已是走到了林旭宿舍的门口,忽然声音惊讶地道:“咦,怎么门锁着?这么一大早跑哪儿去了,难道已经先去吃了,这混小子也不说叫我!”



    林旭这边听得清清楚楚,却只是充耳不闻。第二遍剑法练完后,又接着练习第三遍。



    那边黄容眼见林旭的宿舍门铁将军把门,只当他已经先去前面饭店吃饭了,便也没在他门口多留地随后转身离去了。



    本来自  http:///html/book/36/36538/index.html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