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五章 哥哥 守住了丹田一下
    ,更新快,,免费读!

    林旭回到自己的那排宿舍区,走进月亮门后,不禁面色一变,因为他看见黄容正站在自己宿舍前等着自己。

    这时太阳早已升高照了过来,他的宿舍门前正被阳光照着。黄容怕晒,站在了旁边围墙的阴影里,她背对围墙,一只脚朝后抬起撑着围墙,以脚为支点倚靠着,脸则正对向宿舍区最前面月亮门的方向。

    林旭没料到黄容会在这里等着他,刚一进月亮门,就远远地正好跟黄容打个照面,也来不及再躲避。只能是脚下略一顿后,略无奈地叹口气,继续向自己宿舍走去。

    “林旭!”

    那边黄容瞧见他后,面上一喜,扔掉手里因为刚才等的无聊把玩的一根狗尾巴草,后面蹬墙的脚用力一撑,放下脚快步迎了过来。

    走近一些后,黄容高声问道:“你一大早跑哪儿去了?我找了你一圈都没找见你,还在饭店跟你这儿都等了好半天。”语气里面颇有些抱怨。

    “我早上起来到学校外面转了转,跑跑步。”林旭拿应付饭店服务员小翠的那个借口说道。

    “是吗?不是故意躲我吧?”黄容盯着他,面上有些狐疑地道。

    林旭笑了下,毫不慌张地扯谎道:“我躲你干吗?”

    两人说了几句话后,已是自两边走近地到了一起。黄容盯着他双眼微哼了声,没作追问,道:“以后去哪儿记得告诉我一声。”

    “我想去哪儿就去哪儿,干吗要告诉你?”林旭微皱眉头地道。他才不会事事都跟她报备,自己妈都没这么管着自己,关落雪这正牌女朋友也没要求过每天都必须知道他去哪儿。

    “我不管,反正你不准丢下我一个人。”黄容有些不讲理地道:“我爸没回来前,你要负责照顾好我。”

    “你都多大了,又不是生活不能自理,要我照顾你什么?”林旭简直要无语了,这家伙竟赖上他了,“就你这两下,还成天想着当人姐姐呢,姐姐不应该是照顾人的吗?”

    黄容瞪他一眼,道:“你又不肯叫我,你要肯叫我的话,我一高兴,肯定什么都听你的。”

    林旭才不上她这当,不管她说的是真是假。想了下,故意道:“你要肯叫我声哥哥,我也肯定毫无怨言的照顾你。”

    黄容闻言眼一瞪,便要发作。但临了却又忽然眼珠一转地甜甜一笑,当真叫道:“哥哥!”

    林旭不由瞪大了眼,这回是真无语了。好半晌后,方才道:“你这也能叫得出口?我可比你小。”

    “有什么叫不出的,不过就是个称呼,我觉着跟叫林旭没什么区别。”黄容不在意地撇撇嘴,末了又哼道:“我这也是给某人作下示范,别老觉着那嘴有多金贵!”

    “我觉着区别大了!”林旭摇摇头,没再多说,也实在没什么好说的了。黄容对着他都能开口叫得出“哥哥”,他实在是对她只能写个服字。

    看着黄容无奈叹了口气,他绕过黄容往自己宿舍走去。黄容立即转身在旁边跟上道:“我叫了你了,那你可不准反悔,以后到哪儿要跟我说一声,不许再丢下我一个人。”

    林旭无奈道:“学校里除了我还有不少人呢,你又不是几岁的孩子了,独自在外地上学也都好几年了,别你爸一不在,你就这么没安全感!”

    黄容道:“我自从考上高中后,是经常跟我爸分开,但可从来没有联系不上的时候,更别说是失联一整天了。我早上起来后,又给我们宿舍打过电话了,她们说我爸还是没到。”她虽没明说,但话里还是透着浓浓的担心。

    林旭听出她话里的担忧,心下叹了一声,安慰道:“我敢保证,肯定没事,最多也就晚一天,今天一定能联系上的!”

    黄容叹道:“你保证有什么用!”

    林旭一冲动,很想把实话告诉她,但最后还是忍了下没说。

    “你只要保证,我爸没回来前,你别离开我就行。”黄容接下来却又话音一转地道。

    林旭闻言,不禁摇头苦笑,没接她的话。他可不想做这种保证,也不敢应下。现在黄容都把他缠得够紧了,要真下了这保证,他估计自己这几天,都别想干别的了。

    好在黄容倒也没逼他,走了几步后,黄容道:“我昨天晚上睡觉前,又试了下你教我的那练功法子。试了几回后,好像有一次能守住丹田了。”

    “是吗?”林旭闻言,立即生起了兴趣,问道:“那你守住的那次,是什么感觉?”

    “我感觉丹田很大,就像大海一样。”黄容说着,低头扫了下自己丹田的位置,“你说我肚子加起来也就最多这么点,为什么会感觉丹田像大海那么大?是不是我练的不对,出现了幻觉?我昨晚也就感觉似乎守住了一下,都不太确定!”

    林旭听着黄容的描述,面上又是不禁生起疑惑。他第一次意守丹田守住时,其实并没什么特别的感觉,也没能具体察觉丹田的大小,只是感觉准确把握住了那么一个位置。同样练过这门内功,并且已经过了意守丹田这一关的岳俊锋,在初次能守住丹田时,也是跟林旭差不多的感觉。

    而要能具体察觉感知丹田的大小、状态等,是林旭在成功修炼出了内气后才能做到的事。而且是随着内力修为的增长,丹田中所修炼出的内气越多,他感知的也才能越清晰。

    而黄容在这一步的修炼上,却是又跟林旭与岳俊峰不同,实在颇为异样与古怪。

    “看样子,她的丹田确实太过不同,黄老师多半确实是在她丹田布置过什么手段的!”心中思忖地暗道罢,林旭又问道:“你就只成功了那么一次,之后都没再成功吗?”

    黄容叹气道:“都不算一次,只是一下,‘唰’的一下就过去了,快得都不到一秒钟。”说罢又连忙问道:“我这到底有没有练错?守住的那一下是不是幻觉?”

    林旭摇摇头,道:“不算有错,丹田别称气海,在感觉上确实是很大的,否则又怎么能容纳那么多修炼出来的内力。内力本质上来说是一种能量,能量的容纳与存储不同于实物。对于这种形式,我目前也不是完全理解。”

    顿了下,接道:“你的情况,我也还弄不明白究竟是怎么回事,目前只能归结于各人体质不同。而且我们本身也就是男女有别,相差挺大的。这内功我也就是自己照着秘笈练,可还谈不上有什么经验。你要觉着有什么不对的,那就先暂停别练了。”

    他其实已大致猜到了原因,但事关黄宗文,却暂不能跟黄容说。要说开,也是要由黄宗文说,他不能横插一杠。而且如果真是黄宗文对黄容的丹田布置有什么手段的话,那他也确实不应该再多插手了,让黄容停下最好,免得不知情下打乱了黄宗文的布置。

    黄容闻言想了想后,点头道:“我完了再试试吧,不行就停下。”

    林旭听罢点了下头,也没再多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