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六章 虚实之间 终得父信
    ,更新快,,免费读!

    《气功》杂志中,有一篇文章论述了个观点,说是丹田、穴位、经脉等,都是介乎于虚实之间。也就是说,介乎于存在与不存在。

    这说法看似矛盾,但实则不然。如果人死后,把人解剖了看,那身体里面确实是找不到经脉、穴位等这些东西的。因为这些并不属于确实的人体器官,这也是近现代西方医学不认可中医的经脉、穴位这一套理论的根源。

    但如果说不存在,这些东西却又确实在人体内发挥着作用,而且是不可忽视的作用。中医有着几千年的历史,诊脉、针灸等都是根植于这一套理论上,而这些医术手段也被证明确实是有效的。所以说,从侧面来论证,这些东西确实存在。

    只不过经脉、穴位等并不是具体的实物,所以说是介乎于虚实之间。这些东西的存在形式,类似于人的灵魂。人一死,灵魂自然不存在身体里了。同理,人一死后,经脉、穴位等也是会消失不存在了。点死人身上的穴位,那也是完全没效果的。所以解剖的话,自然也是发现不了。

    这些争论,也可以归结到现代科学一个很大的论题里,人究竟有没有灵魂?

    虽然严谨的科学证明不了人的灵魂确实存在,但无论古今中外,人们都是相信身体里有灵魂的存在。而一些现代的科学研究,也从侧面证明了人确实有灵魂。

    就像有个科学实验,证明了人在死后,体重会忽然减轻21克。这21克,就被认为是从身体里消失的灵魂,也是灵魂的重量。

    做为一名深受武侠文化熏陶,并且现在自身也已踏入修炼之途的少年,林旭当然非常相信经脉、穴位的存在,以及这一套理论的正确性。而灵魂,他也是非常相信存在的。

    人身有精、气、神三宝,道家的修炼体系也有三大阶段,乃炼精化气、炼气化神、炼神还虚。其中的神,便是灵魂。修炼中的意,以神化火,也可谓是用的灵魂的力量。

    所以灵魂与经脉、穴位等,都是同一体系,同一种存在形式的东西。道家修炼体系的这三大阶段,用通俗的话来讲,就是最先把体内的精炼化为气,然后最终精修的真气又炼化入灵魂。这时自身的灵魂就会更加强大与状大,可以成为神。这一段的修炼,便有出阴神、炼阳神。阳神也即元神,通过修炼,最终追求的是长生不老。

    道家中有些流派认为,如果自己的身体做不到不朽,不能够肉身成圣,那么也可以最终修炼出元神,使元神不朽,直接以灵魂能量体存在。所谓神灵,灵与神自来不分,在炼气化神的阶段,如能修炼出阴神,便能有种种神通,凡人视之,已与神无异。

    最终的炼神还虚,是为更进一步。前面的修炼,是为了得到更长久的生命,而这一步,是为了保护这已经得到的长久生命。时间可以磨灭一切,没有能够永远存在的事物,只有虚无例外。毁灭的最终,是会化为虚为,但如果本身已经炼神还虚,能够化身虚无,那又还怎么会毁灭?所以练成这一步,才是真正的永生不死,厉万劫而不灭。

    林旭目前的修为,当然还无法奢望这么久远,他也还并不能完全确认,这世上是否真有神仙事。只不过道家的这些修炼理论,他却是从《气功》杂志中引述的某些道家典籍文章中了解到了。

    话回原题,经脉、穴位、丹田等既是介乎于虚实之间,也并不属于确实具体存在的人体器官,那么也就不能以具体的大小而论。这种大小,更多是一种主观意向上的感觉。而且道家中也颇有以小容大的观点,如“壶里日月”、“方寸乾坤”。佛家也有类似的说法,比如“芥子可纳须弥”、“一花一世界,一叶一如来”等。所以丹田所存在的部位具体虽小,却能容纳非常广大的内力能量。“气海”之称,可非虚言。

    只是这气海,修炼出内气才能称气海,乃存储内气之所在。黄容现在就觉出丹田如海,难道是她丹田中已然拥有了内气的存在?

    林旭带着黄容一路往宿舍而行,心里却是还在忍不住琢磨这个问题。他此时已可确认,黄宗文定是在黄容的丹田布置过什么手段,只是无法确定,究竟是什么手段。

    “如果黄容丹田中真是已经有内气的话,那可就了不得了,等于黄宗文到时一解封,黄容立即就能成为拥有内气的高手!”

    心中这般暗自猜想罢,林旭忍不住都想拉过黄容,伸手探到她丹田处,好好仔细查探查探。黄容以前是从没练过内功的,黄宗文这等手段,等于是凭空造就出了一个内力高手,实在是让他不得不惊。

    当然,这目前也还只是他的猜测。而且丹田的位置,已是近下身私密部位,也实在容不得外人随便乱摸乱按做什么检测。

    所以想过一番后,林旭还是暂时压下了心中的好奇。黄容的丹田之秘,只能是等其父黄宗文来解了。

    走到宿舍门口处后,林旭刚打算掏出钥匙开门,却是忽然想起了一件事。黄宗文交给他暂时保管的那把剑,他早上拿这把剑练完后,就顺手放在了门旁边的桌子上,并没作什么遮掩。打开门黄容一进去的话,难免会看见。她对自家的东西,当然是很熟悉,怕是一眼就能认出来。认出来后,那就难免会问这把剑怎么会在他这里。

    实话自是不能说,所以他需要现编个理由。只是之前忘了这茬,事到临头才忽然需要现编,一时急切间,也是难于想到个好理由。

    “哔哔哔……”

    正在林旭放慢动作地在口袋里摸着钥匙,同时脑子急速转着要想个合理的理由时,忽然黄容身上的呼机响了起来。

    呼机忽然一响,都把两人惊了一跳。黄容想到有可能是父亲的信息,更是立即连忙把呼机扯了出来。

    按键一看,黄容不由惊喜地叫道:“耶,这回真是我爸,终于联系上了,太好了!”

    林旭闻言,也是不由松了口气。他还正发愁要想个什么合理的好理由,来解释黄宗文的那把剑为何会在自己宿舍,现在却是不用了。当即笑道:“看,我就说今天保证联系得上的,你赶快去给黄老师回电话吧!”

    “啵”地一声,黄容忽然猛地凑头过来在他脸上亲了一口,然后转身迅速跑开地高兴笑道:“那可真是借你吉言了,谢谢,回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