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八章 剑走轻灵 张驰有道
    林旭仍是像学《乙组剑术图解》时一样,一边仔细研读记忆招式的同时,一边在脑海中虚拟画面,将招式模拟演练一遍。

    这其实也不止是他学剑法时的学习方式,他在学《太祖长拳》、《三路华拳》、《妙手十三式》等拳脚招式时,也是同样的练法,都是先在脑海中虚拟演练一遍。等脑海中虚拟演练得熟了,觉着没什么错时,这才开始实际的练习。

    等将第一段的十二招《清风剑法》在脑海中连贯起来,虚拟演练熟后,他便拿上剑,出门到了宿舍外面,开始实际的练习。

    他这回自是没用黄宗的那把剑,而是拿了自己所买的那把剑,并且此剑是在获得《清风剑法》之前,就已经被他命名为了清风剑。之后见到黄宗给他挑选的正好是《清风剑法》时,只能是很巧。

    剑走轻灵,刀重刚猛。

    因为这两样兵器的形制不同,剑更利于削刺,所以多是走的轻灵路子,较重技巧;而刀利于劈砍,所以多是走沉重刚猛的路子,出招更加着眼于力量与气势,技巧反而在其次。就是那种一力降十会,以拙破巧,管你千百招来,我只一招去。若气势力量十足的刚猛一刀你接不下,那再多的技巧也是没用。

    当然,凡事都有例外,使这两样兵嚣的,也有反其道而行之的。像神雕中杨过的那“重剑无锋,大巧不工”,反而是走的刚猛一路,重力而轻技巧。

    也有使刀者,反而是走轻灵一路。像林旭以前在某本武侠里,就看到过一门“蝴蝶刀法”。使这门刀法之人,可以做到在一个呼吸间,斩断四下乱飞的二十四只蝴蝶的翅膀,却不伤蝴蝶性命。如这种刀法,便是属于轻灵一路,重技巧。假如是沉重刚猛的路子,还管什么精确到蝴蝶翅膀,直接讲求的就是,一刀出去,蝴蝶全灭。

    《清风剑法》并不算是门太过高明精妙的剑法,所以这门剑法也未脱剑之窠臼,是走的轻灵一路,重技巧。除了招式变化的技巧外,另一要求是快。既带“风”字,这门剑法便也讲求出剑如风,使的要快,最好能做到像风一样快。

    不过林旭第一次练习,自是还做不到快,他反而使得很慢。慢是要确定每招每式都使得对,出剑方位等都不能偏差。第一遍不追求速度,要先做到准确。等做到出招准确无误后,再接下来去追求速度。不然若是一味求速,但出剑失准,剑招凌乱,那这样的剑法,也谈不上有什么威力可言。

    对这第一段剑法的学习,林旭仍是像《乙组剑术图解》一般,先练三遍。第一遍要练对,做到招式准确无误;第二遍要做到剑招从头到尾使得流畅连贯,把每一招每一式都流畅的衔接起来,没有什么明显的卡顿,这第二遍时,慢一些也无所谓;到第三遍时,则就要做到基本练熟,出剑的速度也会提起来。

    像这样的三遍过下来,这一段的剑法就基本算是掌握了。掌握之后,就可以开始接着学下一段。下一段的学习步骤也是一样,依次为之,直到最终把整套剑法学会。

    分段式的学习练完之后,接下来就是对整套剑法再来一次如分段式的那三遍过。到最后完成,这套剑法就算是掌握学会了。接下来,则是每日抽时间不断的练习,加强熟练度。正所谓熟能生巧,等练得十分纯熟之后,自然而然就能掌握这套剑法的种种变化。对敌之时,如何应对出招,便也了然于胸了。而且不断练习,也是加强身体的记忆,练习随机的应变力。把出招先想,练到想也不想,身体先头脑一步就能做到自然的应对。

    林旭现在的修为,忍饥挨饿的能力也是大有增强。别一两顿,就是一整天不吃,也不算得什么。所以他为求尽快学会《清风剑法》,在抄完之后便没做耽搁,接着便开始练习了起来,连午饭也不吃了。

    这般急迫,一是黄宗明天就会赶回来,给了他些紧迫感;二则是正好趁着黄容不来打扰的这段时间,抓紧一些,一次性完成;不然空过这段儿,黄容不知什么时候又会来找他,也是又会耽搁到。

    另外,除了忍饿的能力比常人强外,也是他早饭吃得较晚,而且吃过早饭后就没再有什么大量运动,消耗也。所以到抄完秒笈的那会儿,也实在是还并不觉着怎么饿。

    不过等到他把剑法全部学完,那般三遍三遍复三遍地练下来后,却是着实感觉饿了。当即收剑回宿舍洗了把脸后,便赶去前面饭店吃下午饭。

    吃完饭回来后,他没再接着练习,而是拿过本买来的武侠,翻到插书签的位置,接着往后继续看起。

    虽然他现在自己已经开始练武了,但对于武侠,却还是一惯地十分喜爱。只是前段时间因为练武占去了大量的课余时间,所以看这爱好,一时便也不太得空。但现在放假期间,时间却是又充足富裕了起来,让他在练武之余也可以做些别的自己喜欢的事,享受自己一人独处的自由时光。

    练武是很重要,但却也不能一整天除了吃喝拉撒睡外,就全部用来练武,那样未免太过紧绷了。无论做什么,都讲究一张一驰,不能一直绷得太紧。就像弓,弦绷得太紧,是会断的。

    所以练武之余,也需要适当的放松休息。况且他练武最开始是出于爱好始然,又不像里那些苦大仇深的主角一般,有什么血海深仇等着要报,非得练成高手,拥有了更高武力才能报仇。他没有这种压力,自然也就不用一天到晚疯狂地抓紧一切时间练练练。

    现在他隐约想明白了,自己练武的目的,强大自身,是为了能更得自由,过得更加逍遥自在。所以练武也不能妨碍他的自由,该练的时候练,该体息的时候就休息,一切都应该由他自由支配,不应该是自我强制管束。

    而且这会儿正是一天中最热的午后,外头阳光毒辣,实在太热,他现在看放松休息一会儿,也是避避暑。等到太阳西斜,最热的这会儿过去,那时就再接着直练到晚上半夜。

    他对自己一天中的时间,也是有着合理安排的。虽然并不像学校作息时间表那般强制严格,却也是早中晚地都有所分配。像这会儿,就正是放松休息的时候。即便不是在这一年中最热的三伏天,需要避开午后最热的这会儿,他也是会为自己安排休息时间的。·k·s·b·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