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九章 毁去副本 李飞燕出事了
    林旭看到下午六点时,将书签夹住合上书本,然后便又拿着剑到宿舍外面继续练习《清风剑法》。

    夏季天长,到这个点儿,外面还是天光大亮。不过太阳这时早已西坠,没有了阳光直射的助威,这时的天气便凉爽了许多。

    趁着凉爽,林旭一遍又一遍地练习着《清风剑法》,越练越熟,越使越快,到得后来,当真是出剑如风,只见剑光不辨人,剑在快速的挥舞中模糊成了一团团影子。

    不得不说,林旭现在所练的《青冥诀》,对任何武功的施展都有着提速的加成效果。这门内功,本就是空空儿专门研创出来,配合其独门轻功与武功的。而空空儿的武功特点,也是一个字——快。所以这门内功在摧动运行时,也是运转极快,以《青冥诀》来施展《清风剑法》,也是相得益彰。

    一直练到七点多快八点,太阳落山后的黄昏时分,黄容过来一起叫他去吃晚饭的时候,他方才停了下来。

    “哇塞,你竟然还会剑法啊,耍得太厉害了,那剑快得我都看不清楚,能不能也教教我?”

    黄容在过来看到林旭练剑后,又是忍不住满脸惊讶,同时也瞧着有些兴奋地双目放光满脸羡慕道。

    “你想学的话,当然没问题。”林旭闻言,眼中闪过一抹古怪地道。这门剑法本就是黄宗文交给他的,结果她女儿竟还要跟他来学。

    “太好了,够哥们儿,不枉姐姐我白疼了你这么久!”黄容伸手拍了下他肩头笑道。

    林旭懒得理会她又哥又姐的乱用,执剑走到自己宿舍的窗前,将窗台上的剑鞘拿起,收剑入鞘,然后就着窗台下盆架上早已放着的一盆清水洗了把满是汗液的脸。

    趁着他洗脸,黄容过来拿起剑抽出来把玩细看。看了几眼后,她道:“你这剑没开刃啊,我爸那把就开了刃的,还挺快的,我有次趁他不在,拿下来玩儿过。我有次问他,他说这剑是古代的,挺有年头儿的了,似乎还见过血,这样的古剑,更镇宅。”

    当地土话说刀剑快不快,是指锋利程度。快是就表示锋利,越快越锋利。

    林旭拿过毛巾擦着脸,口里道:“现在是什么年代了,哪有随便就有卖开刃的刀剑的。越快的刀剑,越是属于管制品。”至于黄容提起黄宗文的那把剑,他则明智地没接这话茬,免得黄容忽然想起地想要回家去看一看这把剑。

    说罢顿了下,他接道:“你要练剑,那刚开始最好是用没开刃的,或者干脆弄个差不多的木杆当剑。不然要用开了刃的,刚开始不熟,一不小心很可能会伤到自己。”

    “这倒是!”黄容闻言点了下头,又把玩看了会儿手里的剑,重新收剑入鞘,递给已经擦完脸的林旭。

    林旭接过后,先顺手将脸盆里洗过脸的水泼到远处地上,然后才将剑送回宿舍放到桌上。放下剑,他退出锁了门,招呼黄容一起走。

    到了前面饭店,两人一起点了饭菜吃晚饭。晚饭过后,林旭回去略作消食,又接着开始练习《清风剑法》。

    在消食休息之时,他将自己所抄录译制的《清风剑法》副本,就着蜡烛点燃,付之一炬地烧毁了。

    他曾答应过黄宗文不另行抄录秘笈,虽然他为了保护秘笈原本以及自己阅读习惯的需要,还是私下里另行抄录了,但现在既已学会,为了不让秘笈外传泄露,那就可以毁去了。

    至于他之前答应的教黄容,他觉着这并不算外传,这不过是传回黄宗文自家去了。而且黄容也就是临时意动地那么一说,未必真心要学。就算要学,她单基础也怕是也要打好久。那时黄宗文早回来了,教不教,就可以推给黄宗文而定,不必他费这心了。

    况且就算要教,他也可以先教《乙组剑术图解》,反正他又没告诉黄容自己练的是什么剑法,凭她的眼力也分辨不出两者的区别。

    在烧毁自己所抄的副本之前,林旭又把自己所学的仔细跟原本对照,确认了并无错误后,这才把副本给付之一炬。烧了之后,他也是松了口气,不然明明答应了黄宗文不得另行抄录的,却又私下抄了,还是难免多少心中有愧。

    烧完之后,他便又到宿舍外面开始接着练习《清风剑法》。连练三遍,他收了剑休息一会儿后,又开始练习《妙手十三式》。

    不过《妙手十三式》的变化比起来又更多了许多,修行的难易度比起《清风剑法》也是要难许多。他目前的《妙手十三式》,都还并不算完全练会,后几式的变化就还不太熟练。

    “林旭……”

    林旭的《妙手十三式》一遍还没练完,黄容却是又忽然打着手电急急忙忙找了过来。

    “你又怎么了?”林旭见状,无奈地收了势子后,不禁有些不耐烦地打断她道。

    “出事了,燕老师出事了,你快跟我去接电话!”黄容面上带着着急惊慌地道。

    林旭闻言一听是李飞燕出了事,立即面色一变地收起了不耐烦,然后闪身一步跨出,便直掠到了黄容身前,抓着她肩膀问道:“你说清楚,到底怎么回事?”

    “呀!”黄容被他这么猛地一下忽然趋到了身前,不由被吓了一跳,惊呼一声,看清是他后,拉着他手转身便走地道:“我们连走边说。”

    “刚才我正在玩电脑上网的时候,忽然旁边电话响了起来,我接起来一听,一个男的问我认不认识燕老师,我说认识,然后他就问我跟燕老师是什么关系。我说是朋友,他又接着问我认不认识燕老师的家里人,说燕老师出了车祸,现在正在医院抢救,所以希望联系到她的家里人到医院去。”

    “车祸?”林旭闻言,却是不由奇怪,凭李飞燕的身手与本事,岂会轻易跟人发生车祸,这场车祸怕是并不简单。心里奇怪了下,他又连忙接着问道:“是哪里的医院?”

    黄容道:“我还没来得及问,一听燕老师现在在医院,就让对方先稍等,急忙来找你了。平常你跟燕老师的关系最好,她家里的情况也就只有你清楚了。”

    林旭见她对情况并不完全清楚,也就没有再多问。这时嫌她跑得慢,伸手一把将她抱住,展开轻功纵掠前行,只几个呼吸的功夫便赶到了李飞燕的宿舍。

    “我靠,这就是轻功啊,简直太酷了,我一定要学!”

    黄容直到到了李飞燕的宿舍前,被林旭放下后,方才反应过来。瞧着几乎是眨眼即到,刚才林旭抱着她施展轻功时也是风驰电掣一般,她虽知这时不该兴奋,却还是忍不住地叫了一声。

    不过林旭这时却也顾不得理会,放下她后,就先一步跨进宿舍去接电话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