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四章 心忧未练功 上路
    第三十四章 心忧未练功 路



    “嘀嘀嘀,嘀嘀嘀……”



    凌晨三点三十分,林旭昨夜临睡前所定好的电子表闹铃准时响了起来。 昨晚他难得地没在修炼内功度过,而是选择了睡觉。



    没练功一是现在的这凌晨三点半得准备出发,时间不太够;二则是他昨晚因为担心李飞燕,心有些难以静下来,所以干脆没练。不然若是在这种难以入静的情况下强行修炼的话,很可能会有走火入魔的危险。



    闹铃只响得几声后,林旭立即睁眼醒来。伸手拿过表看了下时间后,他顺手将电子表的闹铃关闭。然后起床迅速刷牙洗脸梳了个头发后,换了一身干净的新衣服。



    说来这身新衣服也是李飞燕给他买的,不过他在学校的这段时间,每天都是经常练武地出一身臭汗,穿新衣服却是未免糟贱,所以一直都是拿几件旧衣服轮换。这身衣服除了刚买回来试了下后,他之后便都没穿过。



    不过现在出门,却是可以换。正所谓“人靠衣装,佛靠金装”,虽然林旭一直都不怎么在乎穿着的好坏,但出门在外,又是要前往滨城这种大城市,难免会遇不少势利眼的人物靠衣着判断地狗眼看人低。他要是还穿自己平常的那种乡下土气衣服,遇到这种人难免会被看轻地凭地添些闹心与无谓的麻烦。还是换周正入时些的,也省得遭遇这种事,更省心一些。



    衣服换好,鞋也换了一双李飞燕给他买的运动鞋后,他将床头放着的旅行背包拿过打开,又再仔细检查了一遍所带的东西没落下什么后,便拉拉链,将背包单肩背起。背后,他走到窗边将窗户关好后,回身望了下宿舍,确认没什么问题后,便返身出门。



    出来返身锁好门后,他径直往前面去叫黄容。到了之后,但见宿舍里的灯光已是亮起,看来黄容却也是紧着他的事,并没贪睡,这时也是已经起来了。



    看着亮着的灯光,他心里也是不禁暗暗感激,他可是知道黄容一向是颇有些爱赖床的。可是当他走过去敲门后,却是敲了好一阵儿黄容方才过来开门。然后开门一看,见黄容头发凌乱,睡眼惺忪,还张口打着哈欠,身也还穿着睡衣,明显是还没开始收拾。



    “你来了啊!”开门看到林旭,黄容说话打招呼之际又是张口打了个哈欠。不过随即在注意到林旭明显换过一身的穿着打扮后,却是不禁双眼一量地下打量他一番,夸赞道:“小伙儿今天挺帅啊!平常咋不这么穿,好模样儿都给糟贱了!”话落又问道:“这衣服不会也是燕老师给你买的吧?”



    她却是也了解林旭的穿衣风格,并且知道他衣服一向都是他妈给买的。而现在这身,明显不是他妈所买的风格。不但瞧着有型入时,而且看料子也是高档,肯定不是便宜货。



    林旭闻言没理会黄容的夸赞与问题,而是微皱眉看着她这副样子,然后抬胸看了下表,道:“我给你十分钟,没准备好的话,我独自先走了。”



    他刚才看见灯光亮着时,心里还暗暗感激呢,没想到黄容却是个样子货。醒是醒了,灯也亮起了。不过如果没有他来叫的话,怕是还会倒头继续睡过去。肯定是一醒来后见他还没来,又倒在床或是歪在沙发打瞌睡了。



    “别急,马!”黄容闻言惊叫一声,连忙又关房门地在里面开始换衣服、洗脸刷牙地收拾。



    趁着她在里面忙碌之际,林旭转身走到车旁,拿钥匙开了门,然后坐进驾驶位发动汽车,先把车头调转了过来。



    等十分钟到时,黄容急急忙忙地拎着个小挎包拉开门向他叫道:“好了!”不过她看起来头发还有些乱,应该是没顾得梳好。



    林旭却也懒得在意,只是打开旁边副驾驶位车门,示意她车。



    黄容连忙又再返身锁好宿舍门后,这才过来车。



    等她车坐好后,林旭抬腕看了下表,但见这时已是三点四十九分了。当下自不多留,连忙开车拐出宿舍区的月亮门外。到了学校大门口处时,他停下车后也没去门房叫醒柴大爷,向其要大门的钥匙,而是直接在自己钥匙扣拆下一枚曲别针,用李飞燕传授的开锁技术把门锁给捅开了。



    现在是快凌晨四点,天还黑着,而且正是属于黎明前的黑暗,所有人基本都还在沉睡。门房的柴大爷自是也不例外,而且因为年纪大了,睡得也更死沉些,再加他还有些耳背,所以林旭担心一时叫不醒他,算能叫醒,也是要多费些时间,而且叫醒后他起床开门也是需要时间,更加多耽搁了。



    但林旭现在却是不想多耽搁时间,所以根本没打算叫,直接自己过去开门。另外,这个点儿把人叫醒也是免不了有起床气,再加这柴大爷也有一年纪爱唠叨的毛病,到时候怕也是免不了絮絮叨叨地一通抱怨,凭地麻烦,还是他自己开,更直接干脆。



    不过他开锁时,却是手法隐秘,一直以自己的身子遮挡着,并没让后面车里的黄容瞧见。等开完锁打开大门,回来开车时,黄容见他没要钥匙开了门,不禁问道:“门没锁吗?”



    “嗯,没锁好,老头儿年纪大了,有时候是会忘!”林旭顺着应付一句,车开出校门,然后又再下车返身锁好校门。



    黄容对他的这解释倒也没起疑,也没多问。这柴大爷年纪大有时会忘事,确实是常有的。甚至因为忘事,也曾误过几回学校的事,不过都不算什么大事,再加他看了多年的大门,没有功劳也有苦劳,且校长也念几分旧,所以一直都并没辞退他。



    重新了车后,林旭便开车直往县城方向进发。这一段路他并不用黄容指点,往云城的大致方向他还是清楚的。昨天晚所查的地图与路线,也还是有些用的。



    市里平阳位于他们汾县县城的北面,而云城则是位于汾县南面。这三个地点若在地图连起来的话,基本是一条直线。所以他只需到了汾县拐往平阳的那个十字路口处,直接拐往反方向顺路开,是前往云城的道路。



    本来自  http:///html/book/36/36538/index.html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