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五章 拿黄容没办法 抵达机场
    汾县县城的西面,有一条纵贯而过的省道公路。这条路叫做雁云路,乃是从晋省最北面的地级市雁门市起始,直通到最南面的地级市云城市。由北至南,贯穿了整个晋省,乃是省内的交通要道。汾县、平阳、云城,都是位于这条雁云路的左右,或被其从中穿城而过,省城晋阳也是位于这一条交通要道上。

    林旭平日前往市里平阳时,就是到达县城后,拐上这条路。然后只需沿路而行,即可到达平阳。去平阳,是左拐向北。现在去云城,则是右拐向南。

    按说这条雁云路既然直通云城,那要到云城就简单的很了,只需上了这条路后右拐向南,然后一直沿路而行即可。但实则不然,因为这条路并不是简单的笔直一条,在许多地方有着岔道口,再加上还有穿城而过的,在城里的道路名称也会变化,改叫别名。比如平阳,就是被雁云路从中穿城而过,而在平阳市区内,这条道路就改换了别的名称,甚至因为道路分段,还有前后两个别名。

    这些岔道、改名的综合下来,实际路况就复杂多了。换一个说法的话,也可以说整条雁云路,是由自雁门到云城的各市县间这些道路所组合而成的。

    实际路况复杂,而云城又不像汾县距离平阳一般,离得这么近,根本就是紧邻状态,由汾县到云城,中间虽再没有什么地级市,却是要经过两个县区与一个县级市。

    所以,如果没有实际走过,对于像林旭这样的初行者来说,还是有很大可能会走错路。现在的车上,可还没有普遍安装先进的电子卫星导航系统。

    夏季白天长,不但晚上天黑的晚,早上天亮的也早。林旭开车到达汾县县城时,还不到四点半,但东方的天际却已开始蒙蒙亮,露出了一抹鱼肚白。

    汾县县城的主体城区是位于雁云路的东边,不过自从这条路修起来开通后,汾县近些年却也是开始逐渐往路西边发展,现在县城范围内的道路两边,沿路都有着不少住宅与商店。不过现在还太早,商店却是基本全关闭着,就连卖早点的摊铺,也没有起来这么早的。

    这么早,路上的车辆也是很少,不必担心有什么拥堵。林旭将速度提起来,很快就开出了县城的城区。出了城区后,沿路所见的景色就已是十分陌生。

    林旭虽然对汾县县城算得上熟悉,但是却从来没有从南边出城走过。他最熟的,还是城区内,以及通往他家关村的这边道路。现在到过几次平阳后,要再加上通往平阳的北面这边道路。

    不过虽不熟,但好在出城后的这段并没有什么岔路,他只需沿着路一直开就是。

    车行半个多小时,到五点时,天边红彤彤的太阳已是探出了半个头。太阳一出来,自是天光大亮。

    瞧到太阳出来,天色大亮,林旭转头瞧向窝在座椅里打瞌睡的黄容,抬手拍了下她肩膀,叫道:“醒醒!”

    “怎么,不识路了吗?”黄容勉强睁开眼,迷迷糊糊地往前面道路瞧去,问道:“到哪儿了?”

    林旭道:“刚出了汾县不久。”

    黄容嘟着嘴不满地抱怨道:“那你急着叫我干什么,这段儿又没什么岔路,你照着一直开就是了。让我再眯一会儿,等到了新田再叫我。”说着话,又换个姿势,重新闭上了眼。

    新田是平阳市辖下的一个县级市,是附近的一个交通枢纽与南来北往货物的集散地。像他们汾县这边售卖的衣服、日化等许多货物与商品,都是自新田市批发而来。

    林旭以前虽然从没去过新田,但平日里却是听人提起过许多回,也知道这个地方。并且知道新田距离汾县也不算远,中间只隔着一个沃泉县。而他们现在,已是早出了汾县县界,身在沃泉县境的土地上了,只是还没到沃泉县的县城而已。

    林旭有些无奈地瞧着黄容,又叫她道:“换你来开一会儿车,等到了沃泉县城后再换我。”

    他却是想要实际看看黄容的开车技术怎么样,如果技术不行的话,那等到了云城后,就让黄容坐火车回来,免得一路开车回来,路上不小心出什么事故。至于他这辆车到云城后的存放,那就找个好点儿的停车场,最多多花上些钱。不然黄容路上出车祸的话,车撞了事小,人撞出个好歹可就事大了,他也跟黄宗文交待不过去。

    “哎呀,你不就想看看我车技怎么样吗?等我再眯一会儿,有精神了再说,我现在这状态开车,你放心啊?”黄容闻言,却是一下猜到了林旭的意图,眼也不睁地便推拒道,“这一路上还长着呢,有的是机会让我试,你别急吗!”

    林旭闻言,不禁又是无奈。不过黄容说得却也有道理,他想了下后,便也没再坚持,等黄容睡醒有精神了再说。

    车再行不到十分钟后,便到了沃泉县城。不过雁云路却也是自沃泉县城的边缘穿过,而这一段也没什么太明显的岔路,再加上沿路还有路牌指示,所以他也是很顺利地开过沃泉县城,并没走错路。

    沃泉县的县城距离新田市已是十分近,比他们汾县县城距平阳的距离还要近许多。出了沃泉县城,林旭只再开了二十来分钟后,便已抵达了新田市。

    而这一段的雁云路,便如同平阳一样,是自新田市中穿城而过。甚至近市区后,林旭已看见这段路的标示牌是叫晋都路。明显也是跟平阳一样,市区里的路重新取了名字。而且到了这里后,明显岔路也多了起来。他已没法儿分辨,哪一段路是雁云路的路线。

    不过当下他也没多想,连忙叫醒旁边的黄容。带她来,本来就是带她来指路的,而且她之前也说过了,到了新田叫她。

    “嗯,到新田了吗?”黄容被叫醒后,又是迷迷糊糊地问。

    “到了。”林旭有些没好气地道。

    “啊!”黄容又张嘴打个哈欠,然后伸个懒腰,搓了搓脸,打起精神地看了看路,忽然道:“停!”

    “怎么,走错了吗?”林旭闻言,连忙放慢速度开到路边地踩住刹车问道。

    黄容摇头笑道:“没有,我是想下车买点儿吃的。我吃过饭,就会精神多了。你要吃什么,我下去给你买。”

    “我想吃你!”林旭闻言,又是没好气地瞪她一眼道。

    “来,吃吧!”黄容哈哈一笑,凑着脸到他跟前,嘟起嘴道,示意他先从嘴吃起。

    “要去就快去,快着点儿!”林旭抬腕看了下手表上的时间,懒得理会她。

    在赶到云城之前,他本是不打算吃早饭的。可他不吃,总不能强令黄容不吃。人家主动要求来,是来帮他的,他要这么强制,可有点太不近人情。好在黄容也知道些要紧,没说要下去到店里吃。只是买回来在车上吃的话,倒也耽误不了多少时间,她吃着,他在旁边照样开车就是。

    “好,那我先下车了,一定快去快回!”黄容说着话,忽然又猛地凑过来要亲他。

    不过林旭这回却是以眼角余光瞧见,有了防备,抬掌一竖,挡住了她嘴地皱眉道:“你别闹了行不行,别真误了我赶飞机!”

    “放心,误不了你的!”黄容在他手心里亲了一口,白他一眼,转身开门下车去了。

    不到五分钟,黄容便买了十笼小笼包与二十个茶叶蛋以及五瓶矿泉水迅速赶了回来。林旭既然没说,她便自己做主买了。知道林旭食量大,买的也是很不少。

    上车之后,不需林旭说,她便开始主动为林旭指点道路。

    “来,吃个包子!”黄容打开袋包子,用一次性筷子夹起一个,先递到了林旭嘴边喂他道。

    林旭以眼角余光扫了一眼,又复看着前面的路,道:“你吃吧,我不想吃。”

    “这就开始为你的燕老师茶不思饭不想了啊!”黄容语气微酸地道了句,上下审视着他,“你不会是喜欢上她了吧?”

    “胡说什么,我是有女朋友的人。”林旭立即反驳道。

    黄容笑着道:“有女朋友又怎么了,男的还不都是见一个爱一个的。再说燕老师这种成熟漂亮的大姐姐,不都是你们这种小男生更喜欢的类型吗!”

    “我就没有。”林旭口上强硬,心里却是难免有些心虚。他对于李飞燕的感情,实在颇为复杂。但要说里面没有夹杂着喜欢,他自己也都信不过去。何况两人之间,还经历过好几次亲密尴尬的时刻。

    可是要说跟李飞燕发展什么男女间的关系,他却也实在对此没多想过。有的时候,心里也不免有些矛盾。所以他觉着跟李飞燕之间的关系,很复杂。

    但无论如何,他自是一点儿不想透露给黄容知道。口上坚决地回了一句后,他转移过话题道:“你专心吃你的吧,别跟我说话了,我要专心开车。”

    “你吃了我就信你的话。”黄容说着,又把包子往他嘴边送了送。

    得,她这是迂回战策,却是在这儿等着呢!林旭无奈地看了眼带着得意笑容的黄容后,实在不想她再生烦,便张口吃了包子。

    黄容见状一笑,道:“这才乖吗!”说罢话,才自己夹了个包子送到嘴里吃着。

    接下来,她便是先喂林旭一个,然后再自己吃一个。不过她只吃了十来个小笼包与两个茶叶蛋便饱了,剩下的便是专心喂林旭。而林旭只需饭来张口,眼也不需多移一下,倒是也不耽误开车。

    黄容吃饭喂他之余,倒也不忘做好自己本职工作地为他指点道路。等到她自己吃饱的时候,林旭已是在她的指点下开车出了新田市区。出了市区不久,见车流量开始减少后,林旭便推说吃饱不吃了,专心开车。

    刚才在市区里面,车辆、行人不少,提不起来速度,他不妨边吃边开。现在可以提起速度来,还是要专心开车。另外他刚才也是为应付黄容,确实还是没什么心思吃饭。

    黄容见他已吃了不少,却也没再逼他。

    等到开车出了新田市地界后,其实便已是进入到了云城市的辖境内。不过这中间还隔着云城辖下的一个县城,距离云城市区却还是颇有些距离的。

    但既已进入到云城辖境内,却也是代表着距离目的地近了。而这个时候,是刚过了六点多些。按照这个速度,七点前赶到云城还是没问题的。而且云城的机场,也并不在市区内,而是在距离市区较远些的位置。而这个位置,却也是偏向着他们行进方向的这边,这就代表着,距离也更近些。

    一路疾驰,在六点四十八分时,林旭终于赶到了云城机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